• 圆桌会
    首页  研究动态  圆桌会
    长江产经智库圆桌会:当前制约长江经济带发展的热点、难点、痛点
    发布时间:2020-11-27 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作者: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编者按

    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领导提出,要围绕当前制约长江经济带发展的热点、难点、痛点问题开展深入研究,摸清真实情况,找准问题症结,提出应对之策。长江产经研究院组织学习领导重要讲话精神,分析当前制约长江经济带发展的热点、难点、痛点问题、症结与应对之策。

    王思彤 江苏省统计科学研究所

    当前制约长江经济带发展的热点是十年禁渔,难点是长江经济带如何成为一个有机整体,痛点是环保和水患问题。

    第一,十年禁渔是中央的重大决策,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但由于禁渔时间长,长江沿线广大渔民的安置与生存发展问题,沿江承包鱼塘的合理处置问题,都会随之而来,需要妥善考虑,避免激化矛盾。其中最重要的是解决好渔民上岸后的生活问题,要确保他们的生活持续改善,而不出现越来越差、越来越难的情况。

    第二,长江经济带未能成为一个有机整体,主要还是沿江各地百姓从经济带得到的获得感较少,缺少直观体会。可以考虑建立一些沿线各省市共享的福利机制,比如公园门票打折,车船住宿费打折,高速通关打折等,让群众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让地理上的自然经济带变成生活上的有机经济体。

    第三,环保问题重在常抓不懈,随着追责力度的加大,应该会不断好转。目前更需要关注的是水患问题,尤其要解决好沿线大坝拦水与放水的科学调度,把握好旱涝调节的时机与力度,统筹好发电与抗洪的关系,确保局部利益服从沿线整体利益,尽最大可能减少对中下游的负面影响。

    叶茂升 武汉纺织大学

    当前制约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难点表现在:长三角,武汉城市圈,成渝都市圈之间的经济联动性不强,区域之间相互开放的程度有待提高,沿长江经济经济带的产业布局还不合理,长江经济带下游发达地区对上游欠发达地区的经济辐射和带动作用不够,长江经济带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之间的兼容性也面临着挑战。

    力争在长江经济带沿线地区率先实现构建国内统一大市场。(1)有效降低物流成本。在长江经济带中心节点城市,比如上海,南京,武汉,重庆等中心城市建立集水,铁,空,公多种运输方式于一体的立体化物流交通枢纽,打通物流交通运输大动脉,有效降低物流成本。(2)建立长江经济带各省市协调发展的联动机制。消除地区间在自由贸易,投资准入等方面存在的政策性壁垒。(3)建立长江经济带跨区域之间生态补偿机制。通过碳排放权跨域交易,实现绿色资源与经济资源之间交易流通。让适宜发展经济的区域加速发展经济,适宜生态保护的区域更加注重环保。(4)加强长江经济带沿线地区水利设施建设,发挥长江经济带在抗洪、防涝等方面的重要保障作用。

    陈长江 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

    经济发展的资源环境代价过大是长江经济带发展面临的核心问题,因此形成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之间良性循环的绿色发展新道路,这是新时代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亟待解决的难点问题。以“重化工围江”现象为代表的长江经济带发展环境困境体现了长江经济带产业发展与生态环境之间存在的系统性、结构性、空间性矛盾,这也是长江经济带发展的痛点所在。

    导致长江经济带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困境的主要症结还在于经济增长目标驱动下的政绩考核,是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没有摆正。总书记指出“(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的成败归根到底取决于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方式”,建立与生态环境相互适应、良性互促的绿色经济体系,不仅要建立包括绿色产业、绿色技术、清洁能源、资源节约在内的绿色生产体系,倡导绿色生活方式,建立资源节约与环境友好的绿色发展体系。还要需要从统一的指标、政策、标准、统计、绩效评价、政绩考核、技术创新等方面,给予有力的支持和保障,切实落实、压实、做实生态环境保护的“党政同责”与“一岗双责”。要遵循“市场主导、政府引导”的原则,绿色技术进步和绿色发展体系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要解决当前产业绿色发展面临的“不经济”困境,构建政府推动力与市场驱动力相结合的激励和约束机制。

    刘志迎 中国科技大学

    热点:沪江浙继续虹吸周边资源。难点:带动长江9+2发严重展不够。痛点:协调和带动困难。症结在于马太效应应对策略:很多落后地区观念和无实际行动,部分地区仍然是做秀多,做事少,政府和民众之中创业氛围都不够浓厚。

    吴先华 上海海事大学

    区域与部门分割,各自为政,症结在于行政体制的障碍。

    应对之策包括:一是中央层面成立长江经济带工作协调小组等类似机构。二是系统设计长江经济带区域统筹协调的规划、工作机制等制度。三是逐步开展落实专项工作,从交通设施的统筹规划、产业错位发展、户籍制度改革、流域生态补偿等多方面入手,逐步清除阻碍要素自由流动的藩篱。

    谢杰 浙江工商大学

    热点是行政区划壁垒,难点是地区发展不平衡导致的地区保护主义。痛点是经济带区域产业链碎片化形成的产业链循环堵点。症结在于各省市行政权力与整个经济带管理协调的脱节,建议建立经济带协商会议和磋商机制。

    阳旸 湖南师范大学

    难点:生态优先与发展冲动并行。

    长江经济带仍然面临工业结构中高新技术产业占比偏低、传统工业占比偏高的问题,工业结构存在“虚胖之忧”,呈现“大而不强”的弱点,类似华为以“技”制胜的高端企业少,以“贸”取胜的低端企业多,在全球疫情与地缘政治博弈的情况下表现更加明显。这直接加剧生态环境系统保护的难度,也加重环境承载力。因此,要促进长江经济带传统产业“有秩序的淘汰”、“有条件的转型”、有保留的与新兴产业融合,加快生态“绿色效应”向产业延伸,物化为转型升级新推力的催化剂,提高环境生产力和科技生产力对产业转型升级的贡献。

    颜银根 南京审计大学

    从上游的重庆,到中游的武汉,再到下游的南京、上海,这些重要的节点城市构成了长江经济带的主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推动了东中西部区域的协调发展。但长江经济带上若干上游、中游和下游节点城市间的经济关联性不足,这也将制约着长江经济带的全域发展。

    长江经济带上城市间关联性不足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经济带不同于经济圈,城市间的线性连接代替了网状连接,因而经济关联性先天缺乏;第二,跨区域的城市关联不同于同区域的城市关联,异质性带来城市间偏向于垂直分工,但这种分工通常会被区域内的分工替代;第三,各个重要节点之间的串联不够充分,要素在空间上没有得到有效配置。为解决这些症结所在,需要采用更加便捷的通道来促进要素在空间上的流动。对于人员的流动,需要进一步推进沿江高铁、航线等快速交通建设;对于资源货物的流动,需要进一步提升长江航道和高速公路的运输能力;对应技术的溢出,需要进一步鼓励产业跨区域的转移和农业转移人口跨区域的回流。

    于晓华 哥廷根大学

    长江经济带最大难点和热点就是发展和保护的均衡的问题。其核心就是如何高质量发展的问题。

    首先是加大污染治理和环保监管的力度,其次是促进产业升级,提升产业附加值水平,第三,要做好长江经济带的整体产业规划,防止过度的竞争,尤其是要保护好上游的产业和生态。

    何雨 江苏省社会科学院

    热点是高质量发展,难点是联动发展,痛点是生态环境保护。

    从地理形态看,主要是江太长了。横贯东西的带状自然地理跨度,带来了流域区域经济的巨大跨度。无论联动发展还是生态环境保护,都需要走出邻避效应,发挥比较优势,在保护好母亲河生态本底的基础上,共建全领域跨区划的共同市场机制、有效竞争机制以及有为合作机制。

    严文沁 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热点问题:上中下游地区的区域协调和统一市场。作为一个经济带,要重视长江三角洲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这三大城市群的呼应,下游地区着重打造生产性服务中心,其制造中心可逐步转移至中上游地区,这样也增加了长江经济带整体的产业回旋余地。

    王修志 广西师范大学

    热点问题是流域生态环境的系统性保护与修复,流域各省市必须在生态优先这个前提下推动高质量发展。其难点则是流域各省市如何推动经济社会发展转型,主要是绿色发展导向下流域企业、居民生产生活方式转型、产业发展转型。而痛点则在于流域各省市尚未形成系统性、可持续、高质量的内源动能和内生发展能力,尚未形成健全、成熟的流域经济社会协同发展体制机制。

    这些问题的症结主要在于:(1)追求规模和数量增长的目标导向、观念意识根深蒂固,促成了以生态环境破坏和生态资源消耗为代价的粗放型发展模式;(2)地方本位主义思想观念根深蒂固,难以形成真正有效的协同发展机制;(3)流域各方向内开放的观念意识和体制机制长期缺位。

    应对之策:(1)基于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的系统性特征,健全流域生态共治机制,在生态补偿机制的基础上,设立由各方共同出资的流域生态修复基金;(2)在构建新发展格局进程中,健全流域经济社会发展转型协同机制,强化流域各方统一市场建设,推动上中下游跨域创新协同,尤其是下游向上游的创新溢出以及上中下游区域产业链协同转型。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