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产经智库学习党的二十大报告体会大家谈(六)|生态文明 、科教兴国

发布时间:2022-10-24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作者: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贯彻两山理念,深入推进环境污染治理

踪家峰

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研究员


习近平总书记在二十大报告中指出,进入新时代,我国生态文明制度体系更加健全,生态环境保护发生历史性、转折性、全局性变化,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这十年,全国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达到87.5%,建成世界上最大清洁煤电体系,全国地表水优良水质断面达到了84.9%,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下降了34.4%,创立了生态保护红线制度,全国1/4的国土面积划在生态保护红线内。


中国生态环境为什么发生历史性转折性和全局性变化?习近平总书记在二十大报告中给出了答案,那就是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内在要求,那就是牢固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那就是站在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高度谋划经济社会发展。2005年,习近平同志在浙江首次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两山理论,成为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体系的核心内容。习总书记在不同的场合反复强调,“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两山理论成为中国生态环境治理的指导思想、成为生态环境治理的法宝,成为继续深入推进生态环境治理必须坚持的行动指南。


我们既要看到生态环境治理取得的巨大成绩和变化,又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久久为功,更加深入推进生态环境治理再上新的台阶,为此需要:


第一,建立符合中国式现代化要求的中国生态环境治理模式。中国式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华文明历来崇尚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在继续推进生态环境再上新台阶的时候,我们需要检讨生态环境治理模式离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还有哪些距离,需要做出哪些改进?需要继续完善政府主导的生态环境治理模式,需要探索市场化治理的适应性和可行性,需要坚持系统思维坚持山水林田湖草沙一体化保护,需要坚持全产业链生态环境影响与评价方法,需要发挥生态环境治理中对口支援制度和河长制、湖长制的优越性等等。


第二,坚持生态环境治理的速度与节奏的辩证统一。既要加快发展方式绿色转型,又要积极稳妥推进碳达峰碳中和,中国是发展中大国,发展是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高质量发展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首要任务。既不能超越发展阶段,又不能畏手畏脚丧失环境治理的良机。因此生态环境治理要立足我国能源资源禀赋和经济发展阶段,坚持先立后破,坚持系统观念、有计划分步骤实施。


第三,优化环境税制结构,完善环境财政转移支付体系。财政是国家治理的重要基础,环境财政是国家生态环境治理的重要基础,需要进一步完善支持绿色发展的财税、金融、投资、价格政策和标准体系,建立动态的环境保护税政策,实现非线性减免、环境污染物的动态增减。继续优化环境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平衡环境事权与财权,优化生态环境领域的对口支援制度建立横向环境转移支付制度。


只要我们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说的“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全面贯彻两山理论、 下大气力推动绿色发展,生态环境治理就一定能再上新台阶,中国就一定能够引领世界生态文明发展潮流。


科教兴国战略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举措

张得煜

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把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强化现代化建设人才支撑作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基础工程。正如其所言:“教育、科技、人才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基础性、战略性支撑。必须坚持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深入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人才强国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开辟发展新领域新赛道,不断塑造发展新动能新优势。”


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为我国未来的教育指明了方向,也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制定了关键性举措。


在世界教育史上,中国是教育发展最早的国家之一。孔子作为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和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开创了私人讲学的先河,通过兴办教育来培养“贤才和官吏,以实现其政治思想。孔子的教育思想完美的契合了当时的社会需求和社会发展历程,影响了不同民族、不同时代的教育。正是在这种传统教育的影响下,才铸就了中国灿烂辉煌的文化,才有了“唐诗宋词汉赋明清小说”的骄傲,他的很多经久不衰的理念到现在依旧影响着中国乃至整个世界。孔子和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柏拉图一起,被世界各地人民视为是人类文明的化身。


纵观世界的发展史,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的复兴都是从教育入手的。从16世纪开始到17世纪,经过文艺复兴运动的洗礼,科学在欧洲兴起。作为欧洲中心地带的普鲁士地区深受自由思想的启蒙,在后来的几百年里,这片土地已成为全球最出色的“智慧之地”,诞生了一批世界知名大学,如创办于1734年的哥廷根大学和创办于1868年的慕尼黑工业大学等,也涌现出了一大批的全球顶尖科学家,如爱因斯坦、普朗克、海森堡、高斯、莱布尼茨、希尔伯特等。在整个18世纪,哥廷根大学因其极为自由的科学探索精神和氛围而居于德国大学中心地位,尤其是基础科学与应用研究方面十分发达,以理学、工程技术而闻名的科研机构支撑了德国的科学技术的发展。


同样在19世纪,随着英国工业革命的不断推进,高等教育的主要职能由保存、传授和发展高深学问扩展到“为公众服务”,并被看作是“社会前进的主要力量”。这一时期,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这两所传统大学逐渐实现“对外开放”,适应社会新的变革。随着英国社会对科技技术的强烈需求,伦敦大学应运而生。在长达两个多世纪的发展历程中,伦敦大学已与伦敦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各方面实现了深度联结,回应城市发展的需要,适应城市的发展节奏和格局。伦敦后来成为世界的金融中心,与这些世界一流大学教育是密不可分的。


中国教育也是世界教育史上唯一一个流传了近三千年至今没有断绝的教育体系,它并非一成不变,而是紧跟着时代的发展进行过多次的融合、改变,去芜存菁,形成了一套伟大的思想体系。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必须要赋予新的内涵。大学是人类思想市场的高地,必须能够不断提供高质量的思想产品和高质量的人才。


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完善科技创新体系,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健全新型举国体制,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提升国家创新体系整体效能,形成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开放创新生态。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以国家战略需求为导向,集聚力量进行原创性引领性科技攻关,坚决打赢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加快实施一批具有战略性全局性前瞻性的国家重大科技项目,增强自主创新能力”。这是总书记面对世界经济百年不遇的大变局形势下,对我国教育赋予的新的内涵和要求。


党的二十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为我国制定的科技兴国战略,特别是强调了要进行“原创性引领性科技攻关”,这对我国教育赋予新的内涵。落实这一伟大思想,必将能使中国教育重新站立于世界教育的前沿,这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关键性举措。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