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中根、杨荷:世界主要经济体消费发展比较及对中国的启示

发布时间:2022-11-22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作者:毛中根、杨荷


毛中根,西南财经大学中国西部经济研究院院长、教授;杨荷,重庆工商大学经济学院讲师


[内容摘要] 消费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2000-2020年间,中国和世界主要经济体在消费水平、消费升级和消费政策三方面既有共性规律,也有个性差异。消费水平方面,中国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但消费率和消费倾向低于主要经济体。结构方面,各主要经济体消费结构持续升级,中国是服务消费提升的典型代表,新消费业态快速发展赶超发达经济体,个性化消费日益显著。政策方面,增收和加强消费配套是普遍做法,中美两国在拓宽服务消费市场准入、促进新消费业态和引导个性化发展方面较为显著。为积极促进消费发展,需持续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完善服务消费体系,促进新消费业态发展。


消费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总结世界十大主要经济体①的消费发展历程和发展特征,可以为中国消费发展提供经验借鉴。


一、主要经济体消费发展比较


(一)消费水平


1.消费规模:中国仅次于美国,增速呈先升后降态势。以2008年为转折点,主要经济体最终消费支出增速在波动中呈先升后降变化态势。中国最终消费支出增速从2000年的12.5%上升至2008年的26.3%,再回落至2020年的0.9%。2020年,中国最终消费支出规模仅次于美国。


2.消费率:中国低于各主要经济体。主要经济体里印度、中国、韩国人均GDP和消费率相对较低,消费率随人均GDP呈现“U”型变化趋势,且中国消费率始终处于最低水平。2008之后中国消费率进入“U”型曲线右端,消费率缓慢增长,到2020年达54.82%,仍处于较低水平。


3.消费倾向:中国低于主要经济体,但差距不断缩小。一方面,与世界主要经济体相比,中国平均消费倾向较低。2000-2020年间,中国平均消费倾向处于76.44%-81.63%区间,处于较低水平。另一方面,2000-2009年间,中国平均消费倾向相对主要经济体的差距不断扩大,2009年之后显著缩小。


(二)消费升级


1.消费结构:中国与各主要经济体均持续升级。2000-2019年,随着收入水平增加,除日本和意大利外,各主要经济体“恩格尔系数”②在波动中下降。2000-2019年,中国人均GDP持续提高,恩格尔系数从2000年的42.87%下降至2019年的28.22%。


2.服务消费占比:中国是快速提升的典型代表。2000-2020年,主要经济体的服务消费③占比显著提升,服务消费市场化程度不断增强,成为消费升级的重要标志。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服务消费占比增幅最大,从2000年的27.34%增长至2019年的33.75%,是典型代表。


3.新消费业态:中国发展迅速并赶超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网络消费等新消费业态模式在中国起步相对较晚但发展迅速,在短时间内已经赶超美国等发达经济体。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等先进电子设备和技术的普及应用,中国网购用户规模持续增加,位居世界前列。


4.个性化消费:中国日益显著。从传统的消费升级阶段来看,主要经济体的消费升级经历了从大众消费到品质消费,再到个性化理性化消费的不同阶段。2015年摩根士丹利的报告显示,与十年前相比,中国的“千禧一代”家庭条件相对优裕,主动寻求消费升级、推崇个性消费的动机较强。


(三)消费政策


1.提高居民收入支撑消费发展:各主要经济体的普遍做法。各主要经济体注重提高居民的收入水平,增强消费能力。一是初次分配加大劳动者报酬在GDP中的比重,提高居民收入水平。二是再分配环节着力健全社会保障体系,增强居民实际购买力。包括提高最低工资水平、完善社会保障等在内的一揽子社会保障政策。


2.拓宽服务消费领域市场准入:美国和中国较为显著。各主要经济体均拓宽服务消费领域的市场准入,加强服务消费领域的有效供给。例如,进入新时代以来,中国政府通过放宽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家政等领域的市场准入,完善服务消费行业和体系。


3.促进新消费业态加快成长:中国和美国成绩突出。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深入普及,居民消费逐步向网络购物和共享经济领域拓展,促进新消费业态加快成长。2000-2020年,中国线上消费不断向医疗、教育、文化娱乐等服务领域渗透。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20年一季度,中国在线文娱市场消费规模超1400亿元,同比增长约27.7%。


4.引导消费个性化发展:美国和中国较为显著。受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消费者的消费理念逐步回归理性,消费行为更加个性化。各主要经济体的政策制定,也由支持信贷消费转变为引导个性理性消费。比如,中国颁布相关政策,推动淘宝等电商平台的个性化消费特征日益显著。


5.加强消费配套设施建设:各主要经济体普遍做法。进入21世纪以来,各主要经济体持续完善消费相关交通和通信配套设施,促进消费环境不断优化。一方面,加快消费品流通服务建设,加大面向消费者的信息服务,调节居民消费。另一方面,大力培育现代化流通组织和流通体系。


二、启示与建议


(一)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夯实消费发展经济基础


中国在消费率和消费倾向等方面仍低于主要经济体。根据中国实际情况,要鼓励劳动者多渠道就业创业,促进居民收入水平提升。从工资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两方面扩大增收渠道,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实现最低工资、社保标准等和物价上涨挂钩联动,促进低收入群体增收。完善收入分配制度,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夯实消费发展的经济基础。


(二)完善服务消费体系,适应服务消费升级趋势


中国是服务消费占比快速提升的典型代表,具有较为成功的经验。有必要进一步放宽服务消费领域的市场准入,推动服务消费持续扩容提质。简化服务消费领域的行政审批程序,引导社会力量进入旅游、教育、养老等重点领域。健全基本公共服务制度,多元扩大公共服务供给。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市场化改革,加快服务消费市场化进程。


(三)促进新消费业态发展,挖掘消费新增长点


中国新消费业态发展迅速并赶超了美国等发达经济体。下一步,既要应用新技术发展消费新业态,挖掘消费新增长点。又要规范直播带货、“工厂直播”等消费新模式,加快构建“智能+”消费生态体系,推进线上线下融合消费模式发展。也要持续推进网络消费,促进消费品网络销售。


(四)引导个性定制产业发展,满足个性化消费需求


中国的个性化消费特征日益显著,采取了引导消费个性化发展的一系列措施。下一步,要引导个性定制产业发展,通过精细化产品设计满足消费者个性化需求,加快个性定制产品的标准化工作。拓展定制渠道和定制消费品展示渠道。完善定制产业相关售后服务,提高消费者满意度。


(五)加强消费配套建设,持续改善消费环境


加强消费相关交通和通信配套设施建设,是各主要经济体的普遍做法。应提升交通和信息配套设施,推动线上线下消费融合。加快城乡商贸设施和综合服务网点建设,完善城乡一体化物流配送体系。着力优化农村消费配套,推动农产品电商下沉,完善家电下乡等惠农政策。加强消费领域市场监管和消费信用体系建设,不断优化消费环境。


①根据2021年世界银行对各国GDP总量的排序,选取美国、中国、日本、德国、英国、印度、法国、意大利、加拿大、韩国等世界排名前十的经济体作为研究样本。

②此处,恩格尔系数根据食品支出额占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计算得到。另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划分标准,恩格尔系数在20%以下为极其富裕,在20%-29%之间为富裕水平,在30%-39%之间为相对富裕水平,在40%-49%之间为小康水平,在50%-59%之间为温饱水平,达60%以上为贫困水平。

③服务消费包括医疗保健、交通通讯、教育文化休闲、饭店旅馆消费等。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