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理论研究专栏】侯赟慧、熊检:要素流动与城市产业发展

发布时间:2021-06-29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作者:侯赟慧、熊检


一、问题的提出

长三角一体化等区域发展战略的关键一点,就是减少行政壁垒,促进要素流动。清除要素流动的障碍,打破区域内的市场分割,是准确传导市场需求,保障高端要素的自由流动,打破原本的层级结构的基础,更是推动城市产业发展,进而实现区域一体化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

那么,区域内要素流动与城市产业发展之间的积极关系在不同阶段是否存在显著差别?在不同的城市发展政策与制度下,该影响是否存在异质性?已有文献未能度量出要素市场分割状况,也没有深入探究要素流动性对产业发展的影响。本文利用仿真模拟的方法,运用netlogo软件,构建了区域内要素流动与城市产业发展的模型,探究了要素流动性提升对整体区域产业发展的影响,模拟了不同流动性下区域产业的发展情况,由此得出政策含义。

二、基于仿真模拟的影响关系分析

本文利用仿真模拟的方法,运用netlogo软件,构建了区域内要素流动与城市产业发展的模型,模型存在三个主体——城市,企业以及要素。市场分割程度影响着要素流动性,即随着市场分割程度的下降,要素流动性上升,更多比例的要素能在城市间自由流动。模型假设如下:第一,假设企业是同质的,各产业发展水平体现在其企业数上。初始状态下,城市各产业企业数量代表该城市该产业的基础水平,各城市不可移动的固定要素水平(如土地、城市化水平等)反映在其初始产业基础上。第二,假设城市间等距,即要素从一个城市流动到相邻城市所需的时间一样。第三,当同时存在可供投入生产的要素时,每个城市都更倾向于先使用本地由于市场分割无法流动的要素。模型的参数包括初始状态要素禀赋数量、区域初始产业基础水平以及要素流动性。第四,假定在初始状态时,各地至少在一个产业上拥有一定的产业基础,即每个城市至少存在任意一个产业的企业。

模型的运行遵循如下规则:模型中四种要素三三组合,分别作为四种产业生产所需的资源,能推动对应产业的发展,即在t时刻,当一城市聚集了三种不同要素时,能够将这三种要素投入生产,在该城市诞生出该产业所属新企业,即要素消失,新企业诞生。t+1时刻,一定比例的要素在城市间随机移动(比例取决于要素流动性大小),转移到临近城市,重新组合,投入生产,重复这一过程,直到整个模型无法诞生新的企业。

对模拟结果进行分析,得到如下结论:

第一,区域产业发展水平随着要素流动性的增加而提高,呈现明显的正相关关系。同时,产业发展水平也受到初始的要素数量以及产业发展基础的影响。同时,要素流动性的增加显著提高了要素的利用率,要素浪费显著降低。随着流动性的上升,要素被充分利用。这几点都证明了要素流动性的上升能够充分利用区域内要素,推动整体产业的发展。故打通要素流动渠道,降低市场分割程度势在必行。

第二,要素流动性水平对整个区域产业发展的影响,随着流动性的不同而产生了差别,并不是单一的线性关系。门限回归结果显示,当要素流动性小于12%时,流动性的上升对区域产业发展产生较大的推动作用,当流动性大于12%时,流动性上升对区域产业发展产生的推动作用较小,即该积极作用在市场分割较严重的时候有更大的效果。这意味着,在市场分割较为严重的前期,市场流动性增加能够在更大程度上促进产业发展,而后期不仅降低市场分割的难度加大,市场分割下降所带来的效果也会削弱。

第三,如果城市鼓励本土企业留住其生产所需的要素,即留住优质要素资源备用而没能及时投入使用,会对区域整体产业发展会产生不利的影响。尽管这种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会减少不合理的要素浪费,可能会有利于城市本地产业的发展,但是总体而言阻碍了要素的合理调配,未能最大化利用要素,会对整体区域产业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第四,在各城市有针对性发展某个产业时,要素流动性水平的提高对区域产业发展水平和要素利用率都更为重要。这说明,当区域中各城市有选择性地发展某一产业时,流动性水平的提高能够使得各城市产业所需的要素可得性大幅度提高,同时区域内各城市也能够更加合理地配置各种要素资源,进而拉动了整个区域产业的发展。所以,在区域有规划的发展各地重点产业的情况下,更应该重视疏通要素流动渠道。各地有选择地进行产业发展能够更好发挥出要素流动性提升的作用,破解要素流动性在市场分割水平较低时对产业发展提振较小的问题。通过规划各地重点产业,推进区域内要素流动,各地更容易匹配到关键要素,从而拉动区域整体产业的发展。

三、政策启示

要素流动性的提高能够缓解区域内要素闲置和浪费,提高要素资源的利用率,进而推进区域内城市产业发展。基于上文分析,本文政策建议在于:

第一,为了保证要素流动性,地方政府需要在优化市场环境、完善政府制度、推动区域协同发展等方面做出努力。从优化市场环境来讲,需要行政手段为市场调配开路,运用行政手段,逐步消除不公平的政策和阻碍要素自由流动的障碍,完善市场竞争与淘汰机制,秉承竞争原则淘汰落后产能,推进区域高质量一体化。从完善政府制度来讲,改进政府考核机制避免官员短视,改革户籍制度加大人才的流动性,促使高级要素向非中心城市流动,进而缓和区域内地区间发展的不平衡,缓解区域内“核心-边缘”的结构性问题。

第二,在各地制定产业发展政策时,应该从区域整体角度考虑,要限制本地企业留住优质要素资源储存备用而非投入使用的行为,鼓励将多余的未被利用的要素投入市场。比如,当某地信贷供给较为充裕,而当地企业暂时没有需要融资的项目时,应该鼓励当地金融机构将资金向其他城市借出,而非以较低的利率水平提供给本地企业,等待其新的项目机会。

第三,由于要素流动性影响的非线性性,政府在采取行动降低市场分割程度时,前期更容易产生显著的影响,而后期的难度较大,且效果也相对较弱。针对这一问题,各地需要差异性的规划发展本地重点产业,避免各地对同种要素地争夺,更好发挥出要素流动性提升的作用。

侯赟慧、熊检 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