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静团队专栏:江苏有国际影响力的产业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得怎么样?

发布时间:2020-10-23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作者:江静、丁春林


一、引言

2016年公布的江苏“十三五”规划纲要指出,努力建设高端创新要素集聚、企业主体创新作用凸显、区域创新功能完善、创新创业繁荣活跃、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产业科技创新中心。2019年12月印发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也要求在提升上海服务功能的同时,发挥苏浙皖的比较优势,对江苏的定位要求之一就是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产业创新中心。

江苏“十三五”规划中指明了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产业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设步骤:第一步,经过5年左右努力,到2020年基本形成产业科技创新中心框架体系,主要创新指标达到创新型国家和地区中等以上水平;第二步,经过10年左右奋斗,到2025年形成产业科技创新中心区域的核心功能,成为全球产业技术创新网络的重要节点,全面达到或超过国家2025制造业目标,部分创新指标跨入创新型国家先进行列;第三步,到2035年左右全面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产业科技创新中心。

2020年是“十三五”的收官之年,也是江苏建设有影响力的产业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三步走”中第一步的结束之年。经过五年的培育,目前江苏产业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设状况如何?主要创新指标有没有达到创新型国家和地区中等以上水平?本文对此进行评估。

二、指标选择及数据分析结果

(一)指标选择

本研究重点对江苏与国内部分创新型地区以及创新型国家进行比较。由于“创新型国家和地区”尚未有明确界定,本研究参照2020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2020年全球创新指数(GII)报告》,定义前10位①为创新型国家,将江苏与之相比较。本研究数据均源自中国各省市统计年鉴及统计公报,其他国家数据来自世界银行数据库。

本研究试图从创新投入和创新产出这两方面进行分析。考虑到省市层面与国际对接的创新指标相对较少,在创新投入指标上选择研发经费投入强度、研发人员投入强度;创新产出指标则用劳动生产率、万人专利申请量、高技术出口占制成品百分比、能源使用效率来表示。这6个指标具有较好的数据质量且最能反映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创新能力。具体指标说明如表1所示。

表1  创新指标定义及内涵

(二)数据分析结果

第一,江苏研发经费投入强度虽然显著低于北京、深圳等国内创新地区,但高于英国、荷兰、芬兰、新加坡等,基本达到创新型国家的中等水平。

图1是江苏与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的研发经费投入强度比较。与所列其他省市相比,江苏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处于较低水平。2015-2019年以来,各地区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基本呈小幅上升趋势。

图1  2015-2019年江苏及其他创新地区研发投入强度

图2显示,2019年江苏研发经费投入强度低于韩国、瑞士、瑞典、丹麦、德国和美国,但高于英国、荷兰、芬兰和新加坡,基本达到创新型国家的中等水平。

图2  2019年江苏及创新型国家研发经费投入强度比较

第二,江苏研发人员强度相对较低,不仅低于北京上海地区,也与创新型国家有着较大的差距。

考虑到中国关于研发人数有多种分类,本研究依据世界银行数据库中的中国数据,同时比较了《中国科技统计年鉴》研究人员数与当年年末人口数比值与世行数据库最为相近的一项进行测算,以实现中国与国外数据的可比性②。由于市级层面数据较难获得,除创新型国家外本研究仅选取北京、上海与江苏进行对比。

由图3可以看出,江苏研发人员强度处于较低水平。从国内来看,北京研发人员投入强度为江苏的3倍多,上海为江苏的1.59倍。与所列创新型国家相比,江苏研发人员强度较弱,瑞典、丹麦、韩国研发人员强度均为江苏的3倍左右,即使是所列创新型国家中研发人员强度较低的美国、英国等国家其研发人员强度也是江苏的近2倍。

图3  2018年研发人员投入强度比较

第三,江苏万人专利申请量与上海持平,与北京有较大差距,但显著高于美国、德国等创新型国家。

图4是江苏万人专利申请量与北京、上海以及主要创新型国家的比较。可以看出,除韩国外,主要创新型国家的万人专利申请量都相对较低。江苏万人专利申请量是24.69,而美国和德国分别是8.73和5.62。这可能是因为中国专利申请要求和专利类型与国际存在差异。事实上,专利授权量更能反映出创新产出的水平,但鉴于数据的可获得性,本研究仅能对专利申请量进行比较。

图4  2018年万人专利申请量

第四,江苏劳动生产率与杭州基本持平,与北京、上海、深圳相比水平较低;与所列创新型国家相比,包括江苏在内的中国各地区劳动生产率均处在较低水平。

图5为江苏与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及创新型国家劳动生产率的比较。由于大部分地区数据只更新到2018年,为便于横向比较,本文劳动生产率均为2018年数据。图5显示,江苏劳动生产率为25552.87美元/人,与杭州劳动生产率基本持平,低于北京、上海和深圳地区;与创新型国家相比,包括江苏在内的中国省市劳动生产率均处在较低水平。劳动生产率水平最高的是新加坡,劳动生产率为164357.49美元/人,是江苏的6.43倍;创新型国家中劳动生产率最低的韩国劳动生产率为79529.79美元/人,是江苏的3倍多。美国和德国的劳动生产率是126109.28美元/人和105704.69美元/人,分别是江苏的 4.94倍和4.14倍。

图5  2018年各地区劳动生产率比较

第五,江苏高技术出口占制成品百分比高于北京,略低于上海,显著高于主要创新型国家,显示出江苏高技术制造业在国际市场中具有一定的竞争力,但也存在省内地区发展不平衡的现象。

图6所示的江苏及北京、上海数据来自当地《新中国成立70周年发展成就》,创新型国家数据来自世界银行数据库,江苏、北京、上海为2018年数据,创新型国家数据为2019年。2018年江苏高技术出口占制成品百分比为38%,上海为40%。主要创新型国家中,新加坡位居首位高达51.72%,韩国居第二位为32.37%,而美国和德国仅为19.10%和16.37%。这意味着江苏高技术制造业具有一定国际竞争力。

图6  高技术出口占制成品比率

进一步研究可以发现,如图7所示,2018年苏南5市(南京、苏州、无锡、常州、镇江)高技术出口占全省64.09%,苏中3市(南通、扬州、泰州)占比为24.15%,面积最大的苏北5市(连云港、徐州、宿迁、淮安、盐城)占比仅为11.76%,这也意味着江苏省内高技术制造业发展不平衡的格局较为明显。《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也指出要加快苏南自主创新示范区的建设,也是基于苏南高技术制造业发达这一优势提出的定位。

图7  2018年苏南、苏中、苏北高科技产值比重

第六,江苏的能源使用效率与上海基本持平,但低于北京和深圳地区;与创新型国家相比,包括江苏在内的中国各地区能源利用效率较低。

图8是江苏和部分地区以及创新型国家的能源使用效率比较。中国一般使用单位GDP能耗(标准煤/万元)作为能源使用效率的反向指标,为便于国际比较,本文将其统一为国际数据单位,依据《中国能源统计年鉴》的各种能源将标准煤与石油进行换算,并将货币单位依据2011年不变价换算为美元③,能源使用效率单位是美元/千克石油当量,数值越高表示能源利用效率越高。江苏、北京、上海为2019年数据,其中,江苏近几年未报告单位GDP能耗的具体数值而仅提供同比上升或下降幅度相关数据,因此本文在最近报告具体数值年份数据基础上,通过统计公报公布的升降幅度进行测算。深圳数据为2018年,杭州数据缺失。瑞士等创新型国家为2015年数据(新加坡为2014年数据)。

图8  各地区能源使用效率比较

图8显示,国内能源利用效率较高的是深圳和北京,分别是10.68和7.85美元/千克石油当量,2019年江苏能源利用效率是5.70美元/千克石油当量,基本与上海持平。与创新型国家相比,中国各地区能源利用效率普遍较低,2015年瑞士能源使用效率为22.35美元/千克石油当量,是江苏的3.92倍。即使是以能源浪费而饱受批评的美国,早在2015年的能源使用效率也是8.60美元/千克石油当量,比2019年的江苏高51个百分点,江苏能源利用效率与创新型国家仍存在较大的差距。

三、结论

本文从创新投入和创新产出两个方面,选取6项指标,对江苏创新水平进行测度,并将其与部分国家和地区进行比较,进而判断是否完成“十三五”规划提出的“三步走”的第一步阶段性目标,即主要创新指标达到创新型国家和地区中等以上水平。

与国内部分创新地区相比,江苏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和研发人员强度显著低于北京、深圳等地区;万人专利申请量和能源使用效率基本与上海持平,显著低于北京;劳动生产率也显著低于北京、上海和深圳,基本与杭州持平;江苏高技术出口占制成品比重略低于上海,显著高于北京地区。与国际主要创新型国家相比,江苏在研发经费投入强度、万人专利申请量、高技术出口占制成品百分比这三个指标上,基本上已经达到创新型国家的中等水平(省内苏南、苏中和苏北的地区差异较为明显),但研发人员强度、劳动生产率以及能源使用效率这三个指标上与创新型国家还存在较大的差距。

江苏具有自身的优势,如制造业发达、高技术产品出口超过全国总量的五分之一、科教资源丰富等,这是江苏建设有国际影响力的产业科技创新中心的必要条件。但从相关创新指标看,研发资金投入强度较高而研发人员投入强度低,创新产出相对较低,虽然万人专利申请量指标显著高于创新型国家,但生产率水平和能源使用效率依然处于较低水平,这意味着江苏在创新要素的产出转换方面还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因此,在建设有国际影响力的产业科技创新中心“三步走”的第二步,重点可能需要放在提升创新资金利用效率,促进创新投入向创新产出的转换这个层面。

①前10位创新型国家分别为瑞士、瑞典、美国、英国、荷兰、丹麦、芬兰、新加坡、德国、韩国。该报告中,中国位列14位。
②其中瑞士、美国、新加坡数据为2017年,其余均为2018年数据。
③1原油=1.4286标准煤;2011年美元兑换人民币汇率为1美元=6.4588元。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