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跃农、马艳艳:需求侧管理助民营经济大展鸿图

发布时间:2021-03-26来源:中华工商时报作者:吴跃农、马艳艳


供给需求两侧,脉络相连,这是构成市场不可或缺互为因果的两方面,党中央加强需求侧管理,是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

“需求侧管理”谋求高质量内需市场

新发展格局必须要处理好市场主体的五种关系,即供给与需求的关系,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的关系,上游中游下游的关系,国内大循环与国际大循环的关系,大循环、中循环、微循环的关系。需求侧管理是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着力点,有利于处理好这五种关系,持续优化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进一步激活市场内生动力和提高参与双循环的竞争力,不断增强我国市场吸引力,谋求建设成熟高质量的市场体系和消费对增长的拉动作用。

需求侧管理对加快构建内循环大体系、拓展国内消费市场是必不可少的。与发达国家消费占GDP贡献率80%以上相比,我国最终消费占GDP的比重还有近30个百分点的上升空间,消费需求的潜力巨大,关键是始终把人民利益放在最高位置。

民营经济要有充分的自觉性和大局观,要十分清醒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决定企业义利观,在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中,共同建设现代经济体系才能更好生存和健康发展。民营经济应配合对标需求侧管理,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发挥正能量,致力于构建稳固的现代农业、发达的制造业和高级装备制造业以及门类齐全的现代服务业,促进养老、托育、家政等服务标准化、品牌化,实现产业门类完备和产业结构高端化,而不是陷入红海低层次相互残杀。

科技自立自强是民营经济健康发展的根本支撑,民营企业要秉持科学精神、把握科学规律、大力推动自主创新,破除卡脖子的、影响消费市场提升和通畅的关键技术封锁。民营企业家要弘扬企业家精神,放眼星辰大海,把企业发展和国家发展建立在更加安全、更为可靠的基础之上。维护国内产业链供应链安全,以更好保障我国企业和经济安全,拓展经济发展空间。民营经济特别是头部企业要深刻反思追求利润最大化之弊,要更多关注客户、员工、供应商和社区、社会等利益相关方,要有长远规划,舍得研发投入,与国有企业共进,瞄准前沿领域及军民融合尖端项目,通过企业主体创新驱动,走激发新消费、创造新市场的宽阔大道,做强内需支撑,促进消费对产业发展的带动作用,通过创造长期价值,不断增强民营企业的生存力、竞争力、发展力、持续力。

需求侧管理更是“十四五”开局、迈向第二个100年目标,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和中国更优、引领全球市场体系的必然要求。当前,我国在形成超大规模国内市场的内循环主体,建设统一市场及打造国际化、法治化、市场化营商环境方面还有一定距离,真正形成要素自由流动的统一开放市场还有很多短板要补齐。民营经济要在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中开拓进取,促进消费成为我国经济平稳运行的“压舱石”和“稳定器”,提升民营经济及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

“需求侧管理”谋求增收共富扩消费

“需求侧管理”谋求优化收入分配结构、推进共同富裕和扩大消费,不只是经济策略,更关乎党执政为民的根本。“需求侧管理”需要统筹考虑,按照经济社会发展规律循序渐进,自觉主动解决地区差距、城乡差距、收入差距等问题,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为此,民营经济必须把贯彻落实中央精神,配合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配合宏观层面深化分配制度改革,与社会同步形成“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拉升低收入群体、巩固脱贫成果”的财富稳步增长机制,提高企业员工消费支付能力。为此,民营企业在配合“需求侧管理”优化收入分配结构,谋求全社会增收和支付能力方面,应有异于以往的新作为、大作为。

第一,民营经济要成为完善“主要由市场机制形成、按照各生产要素占国民收入贡献的大小进行初次分配”制度的主动参与方。一是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大幅度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二是保护劳动所得,健全企业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民营企业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和劳动三方协调机制,强化工资收入支付保障制度,减轻员工刚性支出负担,增加一线劳动者、蓝领员工的劳动报酬;三是积极弘扬企业家精神和工匠精神,更为积极地反映现代经济中知识、技术、管理等要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做大企业管理人员、技术人员、高技术工人的收入蛋糕。

第二,民营经济要成为积极主动健全再分配调节机制的重要税赋源。在初次分配基础上进行的再分配,即对部分国民收入进行重新分配,主要由政府健全以税收、社会保障、转移支付等为主要手段的再分配调节机制,合理调节城乡、区域、不同群体间收入分配关系。其中,强化税收调节至关重要,特别是完善直接税制度并逐步提高其比重,有助于更好发挥税收对收入分配的调节作用。

第三,民营经济要成为社会财富第三次分配的积极力量。民营企业家要继续通过对口结对帮扶、承包相对贫困县区的造血授渔帮助致富工作,积极投入民间捐赠、光彩事业、光彩基金、慈善事业、志愿行动等济困扶弱行动,作出自己对社会再分配的积极有益贡献,实质性推动共同富裕。民营经济始终要积极发挥第三次分配作用,勇当促进社会公平和共富的主力军。

第四,民营经济要成为促进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主体性力量。民营经济发展发达程度,与中等收入群体持续扩大成正向关系。这需要坚持高质量发展,解决好发展质量效益、扩大人力资本、发挥企业家作用、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建设技能型劳动者队伍等重大问题。

“需求侧管理”谋求全面绿色数字化

以网络购物、移动支付、线上线下融合等新业态新模式为特征的新型消费在我国城乡迅速发展,民营经济处于信息消费迈向全领域、全场景、全渠道发展的深度拓展期,以此为基础,推进全面数字化转型民营经济当仁不让。随着“双循环”相互促进,海外消费回流,以及新型城镇化推进,民营经济势必迎来新零售、线上医疗、线上教育、5G、物联网及智能制造、智能机器人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新一轮发展机会。

“需求侧管理”要求民营经济关注数字化发展需求对生产供应的强牵引作用。民营经济一是要深度融合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及各个产业的深度融合,积极投入产业基础再造工程;二是要深化“5G+工业互联网”,聚焦产业薄弱环节,发挥官产学研用的企业主体中坚作用,开展关键基础技术和产品的工程化攻关,推动传统产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转型升级;三是要聚焦产业优势领域深耕细作,在培育打造一批先进制造业集群中脱颖而出,成长一批具有生态主导力的产业链“链主”企业;四是大企业要支持带动中小企业提升专业化能力,形成一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和由制造业单项冠军组成的企业集团军;五是民营经济需助力内循环,提供坚实的生产和服务,以形成国际大循环的新优势,成为疫情萎蘼之下全球经济重振的信心源,成为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链主”,形成大国经济马太效应;六是民营经济要以数字化的十倍速、百倍速构建供给创造需求,需求牵引供给的高效良好局面,加大新型“数据化”基础设施投资力度,扩大制造业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投资,建设城市数字化大脑和经络。

政府“需求侧管理”以及全面监管的及时到位,将更有利于民营经济数字化健康发展,其溢出效应更是无限巨量的。为此,民营经济一是携手国有企业深化改革,在互联网产业和数字化发展上共进追击;二是配合各地政府贯彻落实好党的十九届四中、五中全会精神,完善和提升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全力推动经济数字化、生活数字化和治理数字化,构建数字化“新地基”,以完成“十四五”规划及2035年远景发展目标。这是最大的、最普遍的、革故鼎新改天换地的庞大需求,也是民营经济全球范围的产业拓展新方向。民营经济要在推动“经济、生活、治理”全面数字化转型,到构建数据驱动的数字城市基本框架,再到引导全社会共建共治共享数字城市中大展鸿图,在新时代释放数字化蕴含的巨大新需求中如鱼得水,健康成长。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