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日报】长三角:以一体化和高质量服务新发展格局

发布时间:2021-06-02来源:南京日报作者:宋广玉 王自创


  5月30日,由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主办的长江产经智库双月论坛(第一期)于线上举行。论坛聚焦“长三角如何以一体化和高质量服务新发展格局”,上海市社科联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权衡,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江苏省政协理论研究会会长徐鸣,浙江大学经济学院教授、CRPE首席教授赵伟,安徽省社会科学院城乡经济研究所所长、安徽省人民政府参事孔令刚,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刘志彪等知名经济学家联合解析。

  长三角需破解四个维度问题

  权衡发表题为《长三角以高质量一体化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与政策建议》的主旨演讲。他从“2021年度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形成的共识出发分析指出:长三角一体化要服务新发展格局并走在现代化前列,关键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在整个国家构建新发展格局过程中长三角如何更好地服务,二是在开启现代化发展新征程中长三角如何更好地走在前面。他认为,长三角需要破解四个维度问题:高效率和高效益、协调可持续、科技创新一体化、市场体系与制度规则一体化。此外,长三角城市群发展有八个方面亟待提升:一是劳动力生产率,二是长三角城市群经济能级,三是城市化水平,四是生态质量,五是长三角城市群创新能力,六是城市群竞争力水平,七是区域发展效率和经济密度,八是营商环境。

  打好长三角一体化环境底色

  徐鸣发表题为《生态文明 打好长三角一体化的环境底色》的主旨演讲。他指出,“2021年度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以生态文明建设为主要议题,标志着长三角区域生态文明建设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打好长三角一体化的环境底色,首先要把生态文明放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重中之重;其次要重点从推动绿色低碳转型、加快环境污染治理、深化生态环境修复和提升环境治理水平四个方面,全面提升长三角区域生态文明建设水平。理念层面,长三角生态环境建设要树立共保联治理念;实践层面,统筹协调区域内生态文明建设的重大事项,加强生态环境建设的科研工作,建立党政引导、社会参与、公众监督的多元共治机制。

  借力自贸区和RCEP协议突破口打通内外市场

  赵伟发表题为《长三角一体化与高质量发展:怎样看?何以选择?》的主旨演讲。他以一体化、高质量发展、国家级战略、“一带一路”、双循环五个关键词,引出长三角一体化与高质量发展“怎样看”以及“何以选择”的话题。“怎样看”其实是两个视野的合一。一是作为国家级区域战略的重要一环,二是作为国家总体战略的重要支撑。他指出,区域竞争的重心由产业转向城市,国家总体战略改变着区域开放与竞争导向。一是双循环战略定调高水平全方位对外开放,二是高质量发展设定竞争目标。“何以选择”分别要摸清约束条件下的高质量发展目标定位、明确政府行为主体及其职责、找准打通内外市场切入点。具体来看,一是长三角最有条件做到消除区际壁垒;二是建立并形成明确的常态化政府协调机制;三是借力自贸区和RCEP协议的突破口打通内外市场。

  孔令刚发表题为《安徽如何在增强区域协同高质量发展动能上强势发力》的主旨演讲。他认为,安徽要以科技创新策源地、新兴产业聚集地、改革开放新高地、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区的“三地一区”建设,在国家战略中找到安徽位置。并通过彻底摒弃观望的客体心态、彻底抛弃跑龙套的配角身份,彻底克服被动接受和承接的消极作为,以主体心态、主角身份、主动作为来充分彰显新定位、新姿态和新担当。

  上海五大新城建设能在功能上与长三角其他城市错位和互补发展

  随后,主持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陈柳,就嘉宾发言与各位专家展开研讨,就“中国的区域发展既竞争又合作的格局下,上海五大新城在功能定位上,与江浙的地级市是否存在竞争?需要政府怎样协调和统筹?”

  权衡和赵伟分别解答。权衡指出,面向“十四五”,上海五大新城的建设定位着眼于整个长三角城市群,而不是上海中心城区的概念,与过去强调的中心城区郊区功能的转移有所不同。五大新城作为独立节点的城市,在向江浙在辐射的过程中,能够在功能上与长三角其他城市错位和互补发展。五个新城建设要跟整个城市群从一体化的角度进行规划和考虑,在产业、人口和功能定位上形成各自比较优势,整体上有助于提升长三角区域发展能级、更好参与更高水平的国际竞争和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

  赵伟表示,上海五大新城与江浙城市应建立省级、地市级、相连地区三个层面协同机制。常态化举办主要领导人座谈会、市长论坛等,并落实协调意见,就轨道交通、城市组织架构、产业链等具体问题建立协调机制。

  多维度理解长三角区域高质量一体化

  最后,刘志彪发表题为《多维度理解长三角区域高质量一体化》的总结演讲。他从主体维度、客体维度、时间维度和空间维度,阐释了长三角区域高质量一体化的内涵。主体维度,要区分政府主导的一体化与市场驱动的一体化,政府主导的公共事务需要主动让渡一部分行政权力,交给按照协议形成的机构统一行使,而市场驱动的一体化则要在充分公平竞争的基础上,实现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

  客体维度,一体化重点是推进要素市场改革、实现生产性服务业与周边地区制造业协同的一体化,鼓励企业集团化发展进而在企业层面上推进一体化。

  时间维度,一体化形式有三方面动态变化:过去以上海为中心在出口导向中实现一体化,现在是以上海为枢纽在双循环中实现一体化;过去注重长三角经济发展效应,现在是基础设施硬件建设、规划和环保为主的一体化,未来将是制度和竞争的一体化;过去是以财税和GDP增长为中心进行政府间竞争为主,现在是在市场竞争基础上的区域政府间的全面合作。

  空间维度,一是循序渐进逐步形成全国统一市场,二是通过极化—扩散效应缓解区域发展差距,三是重点发展可以突破行政边界的全球产业链集群,如沪宁合高科技产业带,沪杭宁生态科技产业带等,既有链主治理,又有链长协调。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