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在补链强链中“强”自身“补”全链

发布时间:2022-12-28来源:新华日报作者:杭春燕 付奇 许海燕 梅剑飞


经济全球化遭遇逆风,新冠肺炎疫情反复延宕,“产业链韧性”一词在过往四年中得到空前关注。


2020年底,江苏出台《江苏省“产业强链”三年行动计划(2021—2023年)》,提出实施“531”产业链递进培育工程,鼓励支持以“冠军企业”为代表的专精特新企业围绕全省50条重点产业链、30条优势产业链、10条卓越产业链补链强链,增强产业发展的整体竞争力。


记者在回访中发现,四年来,这批“冠军企业”中的绝大多数,通过拉长产业链、补齐供应链、提升价值链,在实现自身成长的同时,亦有效提高了全省乃至全国产业链的韧性和竞争力。


“穿针引线”,补齐产业链“断点”


近几年来,深耕高端装备制造业的博众精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逆势狂飙,2021年5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鸣锣上市。


“装备制造业是工业的心脏和国民经济的生命线,可以带动并且强化多个产业链的发展。但高端装备的核心技术长期掌握在外国人手里,一个零件可能就会卡住整个链条的运行。”记者四年后再次走进博众精工,公司证券部负责人余军对过往的“卡脖子”技术依然耿耿于怀。


疫情的冲击更验证了博众精工坚持自主研发核心技术的正确性。“我们拥有超过1800位工程师组成的研发团队,动力锂电池注液机、切叠一体机等自主研发的核心产品,都是新能源汽车及锂电池产业链条上不可或缺的设备。”余军坦言,这几年,尽管企业生产受到疫情波及,但订单不仅未受影响,增速还很快,已成功打入宁德时代、蜂巢能源等头部锂电池制造企业。


统计显示,江苏1998家省级专精特新中小企业中,八成以上集中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先进制造业集群领域,九成以上企业生产工艺及产品性能居于国内领先位置,七成以上企业分布于全省49条重点产业链,一成以上企业掌握产业链核心技术。


记者从省工信厅了解到,截至目前,在我省50条重点产业链中,多个行业形成从原材料到终端产品、从研发设计到加工制造的完整产业链条,这得益于大量专精特新企业的支撑。作为其中的“佼佼者”,“冠军企业”绝大多数都掌握独门绝技,为增强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提供了有力支撑。


记者在回访中发现,有的企业紧盯产业链的“中间环节”,通过掌握核心技术,“拿下”全球顶级制造商,成为产业链不可或缺的“配套专家”——


“2025年,全省要形成10条以上综合实力国际一流的卓越产业链,集成电路产业链就是其中之一。”江苏卓胜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许志翰告诉记者,公司主攻的射频前端,可以理解成手机信号的“接收器”和“发射器”。四年来,由于掌握核心技术,公司得以与全球顶级的晶圆制造商、芯片封测厂商形成紧密合作,目前客户覆盖三星、OPPO、vivo、小米等诸多全球知名手机品牌。


在工业机器人产业链中,控制器、伺服电机和精密减速器是技术壁垒最高、成本占比最大的部件。苏州绿的谐波传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机器人谐波减速器领域率先实现国产的基础上,通过持续拓展,成立江苏开璇智能、江苏钧微动力、苏州麻雀智能等一批细分领域子公司,成功实现上述三类关键产品从研发设计、生产制造到销售服务的全覆盖,大大增强了整个产业链条的自主可控性。


有的企业则不断延伸拓展产业链,持续增强其在更广领域的主导能力——


在淮安,“一片草”已长成大产业。占地527亩的江苏共创人造草坪股份有限公司工业园,是全球最大的人造草坪单体工厂。每天,约7万平方米的人造草坪从这里走向世界。


2020年9月,共创草坪在上交所A股主板上市,成为行业内唯一一家主板上市企业,也是淮安市第一家在主板上市的民营企业,其产品遍布140多个国家和地区,引领了淮安当地新材料千亿级主导产业的发展。“这几年,我们重在将产品和服务的‘触角’向产业链下游不断开拓延伸。”公司董事长王强翔介绍,今年6月,人造草坪衍生产品——总投资1.2亿元、年产500万平方米的仿真植物项目已经竣工投产,填补了江苏相关市场的空白。


生物医药产业链是我省专精特新企业分布最多的产业链,然而参与“研发外包”这一价值链高端环节的企业相对较少。作为全球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基因合成供应商,金斯瑞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去年7月成立南京蓬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致力研发生产外包服务,成为我省生物医药产业链上一家重要的“独角兽企业”。


“从一定程度来说,专精特新企业就是为‘补链’而生的。绝大多数‘冠军企业’更愿意并有能力在‘利基市场’(指高度专门化的需求市场)布局。”本报调研组特聘专家、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柳认为,聚焦产业链“堵漏补缺”,“冠军企业”在促进产业关联畅通方面可以发挥“穿针引线”的独特作用,既能够打破许多细分领域的堵点,也能够通过头雁带动效应,引领众多中小企业共同参与制造业产业基础再造,从而增强产业链的本土“根植性”和全球竞争力。


“尽在掌控”,谨防供应链“失血”


记者调研发现,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形势,四年来,不少“冠军企业”因企制宜、因行业制宜,发展了必要的产业备份和适度冗余,解决资源要素供应潜在风险,防止供应链“失血”。


——原材料自主化。原材料是产品的“血液”,是供给的起点。然而,这四年中,原料价格高企甚至“断供”的情形时有发生。对很多企业来说,“把原材料握在自己手中”的意愿空前强烈。


光伏补贴政策调整、中美贸易摩擦带来贸易壁垒、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供应链各环节涨价……这几年,光伏行业的发展面临诸多挑战。为缓解压力,天合光能股份有限公司在两年前就牵头与数十家国内企业共同组建“600W+光伏开放创新生态联盟”,从源头加强创新,推动硅片、电池、光伏组件等国产化、自主化。


2021年9月,常州市宏发纵横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功建成国内首条年产3000吨50K大丝束碳纤维碳化生产线,一举实现国产大丝束碳纤维供应链的自主保障。这也让宏发纵横更有底气向全产业链布局。“下一步,公司将加快推进聚丙烯腈原丝项目建设,向上游原材料端拓展,努力补足江苏先进碳材料产业链上的关键一环。”公司负责人说。


——供应商本地化。随着疫情对供应链的持续冲击,很多企业开始实行供应商本地化策略:或从国外供方切换到国内供方,或从外地供方切换到本地供方,最大程度“缩短”供应链、减少风险。


今年上半年,因疫情影响,长三角地区物流车辆管控严格,导致很多江苏企业的生产基地原材料供应不足、产品运输困难,总部位于南京的红宝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就是生产经营受较大影响的企业之一。


“尽管现在情况已经缓和,但我们痛定思痛、下定决心:必须增强集团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性。”红宝丽集团党委书记、总裁芮益民说,集团已经制定“一揽子”计划:“同位”产品替代方案,以部分生物基产品替代石化产品;筹备引进新供应商,以国内产业链企业为主,增加合作伙伴储备量;拓宽物流供应渠道,增加应急储备资源;建设短距离供应圈,加强应急调度能力等。


当然,供应商本地化不代表拒绝其他供应商。“在当前国内外形势错综复杂的背景下,合作方选择要灵活,最终目的是保障供应。”江苏中能硅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财务副总监张回予介绍,他们针对大宗原材料、核心设备,与供应商签订“战略长协”,锁定未来产能;生产辅料则采用“年度框协”,以本地供应为主,兼顾外地供应,最大限度降低疫情造成的影响。


——供应链数字化。眼下,智能化改造数字化转型,已成为企业对供应链实现更高效管控的新路径。这也正契合《江苏省“产业强链”三年行动计划(2021—2023年)》明确的方向。


急、急、急!2020年2月1日上午,大全集团有限公司接到武汉雷神山医院配电设备紧急增援需求:30台开关柜,需2月4日前送抵现场。除去物流时间,考虑到产品的设计、生产、质检等环节,留给大全集团的时间不足48小时。


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任务?紧急关头,“数字大全”充分发挥出数字制造的优势。“大全集团拥有完善的全产业链生产模式,公司通过数字化供应链管理,对供应链各环节的状态及时动态监管,大大提升供应链效能。以前生产要排工期,这次是所有设备开着等,一对一服务缩短流程。”大全集团总裁徐翔说。


2020年2月1日下午,集团数字化程度最高的镇江默勒公司凭借标准化图纸设计,迅速完成图纸绘制与技术资料下达工作,当晚即完成钣金件、部分铜排及框架装配等工序生产;2日凌晨4时,凯帆开关公司完成核心元器件的装配及检测;2日上午9时,凯悦铜材公司生产人员完成全部铜排制作并送货到位;3日下午3时,成品装车完毕发往武汉,集团同时派遣服务工程师前往现场指导安装。不到48小时,30台低压配电柜全部出厂,创造了电气行业的履约纪录。


“逆风出海”,勇攀价值链高端


四年间,不稳定、不确定性持续蔓延,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不断向分散型、本地型演变,全球价值链加速重构。对于江苏诸多“冠军企业”来说,这也恰恰成为突破价值链“低端锁定”的机遇。


2021年3月25日,李克强总理视察江苏恒立液压股份有限公司,这让公司董事长汪立平无比振奋。“总理希望我们继续坚持合作创新,始终瞄准全球和全行业先进水平。这也是我们企业名字‘恒立’的寓意:不仅要永恒立起来,而且要勇敢立在潮头。”


汪立平告诉记者,企业这几年稳扎稳打,在稳固液压油缸产品市场份额的同时,加快液压泵阀、液压马达等工程机械用核心液压产品的开发,不仅得到三一、徐工、柳工等国内龙头企业广泛认可,而且出口至海外市场。2021年,为应对北美区域业务增长,恒立液压投资建设墨西哥工厂,进一步加速全球化业务布局。


陈柳认为,像这样从服务国内到走向全球,是专精特新企业走向价值链高端的有效路径。记者统计发现,45家“冠军企业”中,八成以上都制定了开拓海外市场的相关发展战略,旨在深度嵌入全球市场网络,争夺行业话语权。


然而,这一过程并不容易,尤其是在这四年。


江苏鹏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专注回转窑系统、粉磨设备方案的服务型制造企业。企业负责人坦言,今年以来,在全球疫情、地缘局势紧张等多重因素影响下,公司对外工程总承包遇到订单下滑、成本上升、物流受阻等多方面压力。“有些项目谈了好长时间都没有最终确定。”


困难不止于此。不少企业提出,随着江苏制造的崛起,江苏企业在“闯世界”时,有时也受到国外部分市场的消极反应。


尽管如此,很多企业还是大胆闯了出去,演绎着一个个精彩的“江苏故事”——


“见招拆招”,分散风险。对于恒立液压来说,当前企业面临的挑战主要是“贸易摩擦”。针对中国对美出口的液压件加征25%的关税,极大地影响了企业在美国市场的拓展,为此,企业一方面加快布局墨西哥工厂,一方面采取与美国市场客户进行商务谈判等措施,尽最大努力削减关税带来的不利影响。


投资海外,借智全球。为让公司更好走出国门、充分利用海外技术资源,2020年初,苏州明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德国莱比锡建立的欧洲制造基地正式投入使用。明志莱比锡与苏州总部协同合作,共同研发和制造高质量铸造装备产品。如今,其智能铸造装备产品已全面打开法国、保加利亚等欧洲多国的市场大门。


取强补短,以质取胜。2011年,南京天加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开始推行“质量精进十年计划”,全面引入日本专家团队,从5S、标准化、执行力、品质、工艺、管理等基础的管理手段,提升企业所有员工的基础素养。如今,“天加制造”的产品质量相较“日本制造”,已从“追赶”变为“超越”。


主导标准,领航未来。作为全球童车领域的No.1,好孩子集团有限公司已参与全球257项标准的制定,成为国际标准化组织儿童用品技术委员会轮值主席单位。“我们立志做行业标准的制定者,用更严苛的测试标准、更高的品质要求,让好孩子树立起全球行业标杆的品牌形象。”集团董事局主席宋郑还说。因为遥遥领先,所以不惧风险。2021年,集团营收达到145亿元,创历史新高。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