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柳:提升江苏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水平

发布时间:2023-01-11来源:群众作者:陈柳


党的二十大报告把提升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水平放到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位置。江苏作为全国制造业第一大省,要继续在维护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水平上彰显特色、展现担当,为全国做出全局性的贡献。


提升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水平关系到建设中国式现代化的全局


中国式现代化是人口规模巨大的现代化,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十四亿多人口整体迈进现代化社会是前所未有的创举,首要是具备坚实的物质技术基础。高质量发展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首要任务。追求高质量发展,就要求我们把经济发展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制造业是我国最大的实体经济,发展制造业有利于吸纳多种技能人员就业,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减少收入差距。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到2035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迈上新的大台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是我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


按照中国式现代化的目标和要求,产业链供应链发展要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道路,要努力创造和平发展、开放包容的国际环境。加入WTO之后的20多年,我国抓住了全球化环境相对友好的战略机遇期,发挥基础设施、人口红利等优势,融入全球价值链成为“世界工厂”,通过坚定不移走改革开放道路实现了经济腾飞,综合国力得到空前增强。与此同时,由于以低端要素切入全球分工,其粗犷型发展模式的弊端也逐步显现,产业链处于中低端导致的人与自然的矛盾日益突出。在新时代,党中央将可持续发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强调节约优先、保护优先,通过促进技术进步和重建激励机制,加快产业链供应链绿色低碳转型,构建绿色发展的产业生态体系。我们要将全球碳中和的愿景与共识作为维护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的切入点,持续深化低碳科技创新领域国际合作,努力为我国经济内外循环争取友善的发展环境,支撑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积极促进不同发展水平、不同工业化阶段的国家在产业链供应链上、在开放、绿色、共享的旗帜下更好地合作,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


当前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面临国内外挑战


从外部环境看,我国重要产业链尤其是高科技产业链,受到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的连续打压,可以预见这一趋势将长期化。比如,美国正对中国出口继续加征关税,实施“出口制裁”和“长臂管辖”,把阻断人才培养与交流渠道作为美国在高科技产业链“去中国化”的重要手段,利用程序化甚至“模糊区域”“工业间谍”等打击为中国提供技术的服务者。此外,美国还构筑盟友“小集团”,依托美欧贸易与技术委员会和印太经济框架(IPEF)两大经济技术合作框架,通过规则设定等方式,打造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供应链安全体系,并将中国排斥在外。我们来自外部的打压遏制随时可能升级,亟待建立完善的产业链反制裁、反干涉、反“长臂管辖”机制。


从内部环境看,也存在一些结构性矛盾影响我国产业链供应链畅通发展。比如,全国统一大市场还没有完全形成,区域市场分割还比较严重,从而阻碍了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的发挥,疫情期间各地防疫政策的不统一导致一些产业链供应链乱象,也是地方行政壁垒的突出表现;人才等关键要素的配置还不够合理,大量人才没有面向科技创新主战场,产业链上的广大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人才匮乏;竞争性和功能性产业政策尚未得到有效发挥,地方政府在预算软约束下营造优惠政策洼地进行产业发展的竞争,这种模式在当前地方债务累积和房地产市场转向的背景下难以持续,负面效应更加突出。此外,“十四五”期间,我国制造业还面临更严峻的能耗约束,一些地区现在的能源实施目标往往不能满足产业规划落地的需求。


国际国内诸多挑战对产业链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卡脖子”技术的突破难度加大。在外部科技打压和制裁情况下,产业链上依赖进口的核心技术、核心零部件、基础软件、基础材料等突破需要的时间拉长,我们创新体制和要素还有较多不能适应产业链现代化和产业基础高级化要求之处,当面临极端情况时,我们产业链的备份能力、运行能力尚存在较大风险。二是在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对华限制的背景下,跨国公司聚焦我国着力赶超和具有优势的产业链领域,试图将我国企业排除出产业链。除了讨论较多的半导体产业链,近期美国《通胀削减法案》试图通过补贴减少我国新能源动力电池在全球产业链中的比重。三是产业向印度、越南等国转移。过去发展中国家主要以更低的劳动成本承接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现在随着跨国公司产业链分散化布局,部分高科技产业的组装集成环节也从我国转移到周边地区。


提升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水平是展现江苏作为的关键一招


江苏的产业链在全国是有优势的,应该体现更强担当、更多贡献。全省制造业规模全国第一,10个集群入选工信部评选的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名单,位居全国第一。江苏拥有众多高等院校、大院大所以及应用性研究机构,上市公司数量、制造业的融资规模也在全国处于前列,在产业链、创新链、资金链、人才链协同上具有生态优势。


提升江苏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水平,要继续练好内功。第一,将集群作为产业链供应链发展的基本盘。16个先进制造业集群是布局重点产业链的主要载体,要持续优化集群生态,强化产业集群的国际竞争力,促进毗邻行政区域之间的产业协作,推动江苏与粤港澳大湾区重要集群之间的良性互动。第二,强化布局江苏制造业战略科技力量。江苏拥有众多高水平大学、科学基础设施、国家实验室、国家重点实验室、制造业创新中心、产业创新中心、技术创新中心、新型研发机构,把这些机构利用好,它们将成为未来提高江苏产业竞争力的重要依托。第三,促进“链主—专精特新”融通发展。链主企业和专精特新企业是产业链上的两个关键主体,聚焦支持两者之间的协作关系将是推动产业链上中下游、大中小企业融通创新发展的关键。


提升江苏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水平,要在构建产业内外循环上做出特色。虽然面临风高浪急的国际环境,但是江苏在构建国际产业合作上仍可有作为。比如,加强与日韩合作,构建东亚产业链小循环。可以立足于重点发展新能源汽车、电子信息等具体产业链,形成自己的产业协作联盟,为国家争取良好的国际产业协作环境做出贡献。此外,要在RCEP框架下主动作为。部分跨国企业出于关税、成本等因素,将手机等产业链组装环节向越南等东盟地区转移的态势明显,但上游投入品是产业链高附加值的环节,江苏企业要用好RCEP原产地区域累积规则,提升跨境资源整合能力,瞄准东盟国家组装规模增长快的产业链,顺势而为、主动作为,更加针对性地发展产业链关键技术、关键环节和零部件等。□


(作者系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江苏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南京大学理论研究基地特约研究员)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