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模式:共同富裕的密码在哪里?

发布时间:2021-07-19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作者: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编者按


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发布的《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为全国的发展探路。在共同富裕方面的走在全国前列的密码和特点有什么?长江产经智库对这一问题在产学研各界进行了调研调查。


林学军 暨南大学


浙江能够成为共同富裕的全国示范区,有以下原因:一是浙江是全国的富裕省份。GDP数值已连续17年稳居全国第四,2020年,浙江实现地区生产总值64613亿元。2020年,该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62699元,连续20年位居全国各省(区)第一;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1930元,连续36年位居全国各省(区)第一。二是浙江是均衡发展的典范。浙江在城乡、区域均衡发展方面的成绩有目共睹,如嘉兴的城乡收入比仅为1.61:1。三是浙江人的创新创业精神值得学习。义乌小商品城、杭州的电商和数字经济,小商品,小老板,代表浙江人的敢闯敢干,艰苦奋斗,勇立潮头的“浙商”精神。四是浙江绿色经济表现突出。浙江注重保护生态环境,以科技为动力,做到可持续发展,落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五是浙江经验具有代表性。


谢杰 浙江工商大学


民营中小企业发达,县域经济发达,这样导致城乡居民间收入差距小。全民创新创业的传统自古至今都比较高涨,地方政府也积极鼓励和引导。


项后军 广东金融学院金融与投资学院


浙江共同富裕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始终保持着旺盛的企业家精神。从早期的义乌的鸡毛换糖,再到中期的温州台州宁波农民企业家的崛起,再到后来以马云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的崛起,以及与互联网发展密切相关的快递行业在浙江的飞速的崛起,这其实都是浙江企业家精神创造出来的共同富裕的基础。此外,它的产业的集聚或者说产业集群做的是比较好的,这个也形成了它的共同富裕的产业基础,企业家精神最终依靠这个来落地。


朱菊萍 江苏省社科院泰州分院


浙江非常重视扶持老百姓创新创业,围绕创新创业的痛点、难点,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案,提高创新创业成功率。以乡村振兴为例,鼓励农民搞乡村旅游,初期为吸引游客,提出向机关事业单位发放旅游券以及鼓励在乡村举办会议、研学等措施,让农民创业能盈利。再比如,利用较为先进的信息基础设施,及时了解中小微企业及个体工商户的发展状况,提出针对性的帮扶措施。


孙华平 江苏大学


浙江的路径具有先导性及示范性,尤其是在推进市场化改革及服务型政府转型方面可为其他区域提供启示。要注重企业家人力资本的动态积累,特别是需要营造尊重企业家、呵护创新创造的社会氛围,形成宽容失败、关心失败者、失意者的创业文化,合力提高人力资本回报水平。


司增绰 江苏师范大学


镇域经济、县域经济、市域经济等都有好的产业基础,地方经济产业业态丰富,产业网络稠密稳定。浙江政商关系较清明和谐,营商环境较好,商业文化和商业文明较丰厚。浙商人数众多,规摸庞大,服务全球全国的能力较强。


吴跃农 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


浙江省是我国民营经济最发达的省份之一,全国工商联举办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浙江连续21年居全国第一,从浙江发展民营经济促进共同富裕可以看出,第一,共同富裕一定是奋斗出来的,共同富裕的核心、第一要务就是要继续通过高质量发展把蛋糕继续做大,这也是共同富裕的前提,浙江人对此十分明确,没有任何通过分化、削减创富动力和企业家群体、打压企业家精神的谵妄;第二,浙江的文化精神是务实,最深刻地践行“两个毫不动摇”,这将是“共同富裕”的最好态度和航道。浙江是传统计划经济束缚较弱的省份,“四千四万精神”来源于浙江,改革开放以来,浙江民间经济力量充分涌流,其制造业、商品市场的市场化开拓实现之早、程度之高都是走在全国前列的,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是浙江“共同富裕”的最切实路径和制度保证,并坚决用好制度和政策。


申可善 中国建设银行浙江省分行


一是历史原因,浙江历史上传统资源禀赋贫乏,求生存必须闯新路。倒逼较早的开放和走向市场,水性比别的地区好。二是文化原因,当得了老板,睡得了地板,吃苦耐劳,敢闯敢冒,抱团守望,讲利义兼顾。三是经济原因,经济主体民营为主,机制活,掉头快,注重第一桶金后市场聚集和专业特色重构,不以利小而不为,重上量和市场占有,工匠精神做产品并注重迭代。四是包容吸纳勇于尝试应用。经济活动任何工具与模式,多选项找到了最优项和更优项。五是地域因素,沿海,地域较易开放和走出去,遍布世界的侨商侨胞形成溢出效应。


刘根荣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


浙江成为全国唯一的共同富裕示范区的主要原因在于:一是浙江省内区域发展均衡,区域间发展差距小;二是浙江省内城乡发展的差距小,较好地实现了城乡均衡发展。


相对于其他省市而言,浙江省走出来一条具有地方特色的共同富裕之路,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大力发展个体经济、私营经济,为民营经济的发展提供了较好的营商环境;二是鼓励居民创业,充分激发社会的企业家精神,使得原来就有经商传统精神的浙江人纷纷创业做老板。特别是抓住电商、数字经济、平台经济等新经济新商业模式的发展机遇,鼓励居民创业。三是,重视农村发展,建设美丽乡村,发展具有地方特色的农村经济。四是,注重城市群的均衡发展战略,形成了富有特色的浙江产业经济布局。浙江共同富裕之路对全国其他各地具有借鉴意义:(1)需要大力发展以民为本的民营经济;(2)需要激发和调动全民的创业精神;(3)注重区域经济协调和城乡协调发展。


吕枫 美国诺尔公司


浙江充分发挥市场经济机制,保障小企业空间,而小企业内部丰富多样的合伙制使得浙江几乎全民皆商,形成了“再小的生意也愿意做”这样的民俗,每个人都积极寻找市场缝隙努力填补,并且善于将业务扩展到海外。小企业灵活机动能打硬仗,千万家小企业出海,给浙江带来了健康的经济生态和共同富裕。


伏玉林 华东理工大学


浙江与全国其他地方相比,区域产品市场和要素市场比较发达,各地有自身特色的要素市场和产品市场,居民创业做企业家的积极性比较高,各类要素参与分配体制比较健全,创新创业积极性比较高,劳动生产率也比较高。这对于均衡发展和实现共同富裕比较有意义。


刘伟丽 深圳大学


政府对于企业的引导作用突出,比如浙江品字标,浙以产品质量和标准规范和引领产业发展,带动共同富裕。浙江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浙江是一村一品,比如,诸暨的珍珠产业等通过产品的集聚效应,带动了共同富裕,尤其是农民的共同富裕。


缪锦春 长江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浙江能够成为全国共同富裕的示范区,一是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比差距全国最小,1.96远低于全国2.56的水平。二是区域经济水平差距很小,区内11个主要城市人均GDP均位于全国百强。三是根植于基层与草根的创富能力与抗压韧性全国最高,浙江是私营经济发展全国最为发达最快的省份。约有42万家工厂,其中超过90%是民营的。在当前,江苏省与山东省各类民企困境重重时,浙江省与广东省一样,民企韧性十足。这些都为实现共同富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实现能力与想象空间。浙江对其他地区的启示是,一是建立真正的服务型政府,以中小民企以及普通民众为服务对象;二是鼓励企业深入乡村,持久建设,推动新住民拥入的绿色小镇群体与乡村旅游、特产农产品加工、手工艺准工业等经济模式的形成。


沈国兵 复旦大学


浙江民营经济为主,水涨船高,水到渠成,根源是国际循环为主导的、要素市场化配置的民营经济为主体。


踪家峰 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浙江的经验在于发展、创新、藏富于民、激发治理活力。不断进行改革,以改革开放促进经济发展,在经济发展中求公平,不是低水平均富而是高水平共同富裕之路;重视民营经济发展,激发基层人民群众创新活力,藏富于民;政府有为有不为,不折腾,市场主体有为,无法律禁止皆可为,不断折腾。


王建文 中信证券


浙江是官商结合开拓市场的典范地区,“藏富于民”是其共同富裕的密码。


徐天舒 苏州科技大学商学院


浙江能成为全国唯一的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原因除了藏富于民、城乡差别小,还在于全省在发达物质文明的基础上建设精神文明,不搞大开发,集中精力建设青山绿水。


新望 中制智库理事长


浙江省内经济发展整体水平高,差距小,贫困现象基本消除;单位国土GDP高,人均GDP高,人均GNP更高;内生型发展,其经验更有普遍意义;在民有民营的基础上实习民享,其共同富裕的基础可靠、可持续。 


民营经济为主,国有经济为辅;民间创新为主,政府引导为辅;中小企业为主,大型企业为辅;中等收入群体占比大,橄榄型收入结构,其社会结构稳定性高。浙江的启发意义是,只有坚定不移走市场经济道路,坚定不移发展民营经济,才能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王海平 21世纪经济报道


简言之,政府管得少,全民做生意,全民赚钱。我观察江苏城市和浙江城市最大的一个区别是,浙江城市很少有围墙。


郑登元 南京审计大学


浙江的民营经济发达是与国际化联系在一起的。这里的国际化是指灵活地争取国外订单,然后邻近地方发包分工,大家都有订单共同富裕。而且商业赚到的钱绝大部分就变成家庭可支配的收入和财富。订单的性质虽然可能不是特别高技术层次,但是因此相对比较灵活,也能够带动周边的区域共同的富裕。


王修志 广西师范大学


浙江的“小政府”,其实正体现了政府的高效能,是其富民密码。把握了市场与政府关系这一核心。改革首先就是要为微观主体赋权,为城市、乡村劳动者和先进要素进入市场破除壁垒,在城乡、区域间促进要素自由流动,从而促进市场不断拓展、不断壮大,可以容纳越来越多的市场参与者。同时,以市场主体和广大民众的发展诉求为导向,持续优化政府职能,提高政府行政效能。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