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理论研究专栏】张智、孔令池:基础设施升级促进企业家精神成长了吗?

发布时间:2021-07-30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作者:张智、孔令池


一、引言


改革开放以来,基础设施建设对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一方面,基础设施投资在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中承担着重要角色,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其占GDP的比例在2015年已达19.10%,而在1978年该比例仅为5.44%;另一方面,基础设施作为经济活动的“齿轮”,为国民经济高效运行提供了基本服务。虽然学者们已经就基础设施如何影响经济发展进行了大量的理论分析和实证检验,特别是关于其如何影响经济增长这一论题,但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发展阶段,在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和实现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讨论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新型基础设施如何影响经济发展的内生力量仍具有深刻意义。企业家精神是研究这一现实问题的重要切入点。


基础设施升级是否有效提升了城市的企业家精神?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其背后的作用机制是什么?在不同区域发挥的影响又有哪些差异?遗憾的是,将基础设施与企业家精神进行讨论的研究比较匮乏。德国学者David B.Audretsch作为这一领域的开拓者,对此评论到:“基础设施可能是企业家精神研究中最容易被忽视的影响之一。”已有研究大都关注发达国家和传统基础设施,来自“基建狂魔”中国这样的经济转型国家的证据尚待补充。


二、基于高铁开通和智慧城市建设的经验分析


本文通过一个融合个体创业选择的NEG模型对基础设施如何影响企业家精神进行理论分析,认为降低初创企业经营的边际成本,是前者对后者产生促进作用的原因。为准确评估基础设施升级对于企业家精神的影响,进一步以高铁开通和智慧城市建设作为外生冲击变量,基于完备的企业工商注册信息和风险投资案例两个微观数据集,通过DID模型实证考察二者间的效应、区域差异和作用机制。高铁作为极大提升城市间互联互通水平的铁路系统,是近年来对我国经济地理格局产生重大影响的交通基础设施。智慧城市建设的核心是如何运用互联网、物联网和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赋能传统的城市基础设施运行以及管理,最终促进政务、民生、生产活动等智能式运行,以上技术和应用思维都体现了新型基础设施逐步演化的发展内涵。中国于2012年正式发布“关于开展智慧城市试点工作的通知”与首批智慧城市试点名单,此后于2013年、2014年相继公布了第二批和第三批试点名单。由于高铁开通和智慧城市建设都具有渐进式扩容特点,可以成为观察基础设施升级如何影响企业家精神的“准自然实验”。主要得出的实证结论有以下三点:


第一,新型基础设施与企业家精神的关系。以企业工商注册信息作为原始数据集,采用创业活跃度劳动力市场法测度城市的企业家精神,相比国内大部分研究采用私营企业和个体从业人数占总从业人数比重作为城市的企业家精神指标更具客观性。在基准模型中发现,新型基础设施水平的提升均能够对企业家精神成长产生显著正向影响。考虑了平行趋势、排除选择和非观测因素干扰等DID前提假设以及替换回归方法的稳健性检验后,该结论依然成立。


第二,新型基础设施影响企业家精神的区域异质性。分地区、分城市规模进行分样本考察时,发现了新型基础设施对于不同区域企业家精神产生的效应存在明显异质性:高铁开通显著促进了东部大型城市的企业家精神,但对中西部中小型城市的影响较弱;智慧城市建设则对各地区、各规模城市的企业家精神都存在显著正向溢出效应。这可能是受到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在高铁建设过程中,东部地区具有明显的领先优势;二是在地区本身的地理特征上,中西部地区幅员更为广阔,高铁能够发挥的时空压缩效应相比东部地区会出现递减。对于智慧城市建设,虽然东部大型城市依然是企业家精神提升最为明显的区域,但中西部中小型城市也享受到了十分可观的溢出效应,并且都在1%水平下显著。这一结果可能缘于新型基础设施能够促进区域经济协同发展的特点,即强大的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能够进一步破除区域间地理环境的制约,使得个体选择创业更加自由,表明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对于弥合各地区、各规模城市间的企业家精神差距有着重要意义。


第三,新型基础设施影响企业家精神的作用机制。选用风险投资案例对数值和中国数字金融普惠指数作为路径变量进行机制验证时发现,交通基础设施主要通过提升城市创业生态系统的要素流动,对企业家精神产生积极影响;而智慧城市建设则凭借网络化、智能化和信息化等优势,从数字经济普惠性的渠道促进企业家精神。二者的不同作用机制能够解释上述结论2中观察到的区域异质性。


三、政策性建议


本文作为较早关注新型基础设施与企业家精神关系,并以高铁和智慧城市两类基础设施前沿发展形式作为切入点的研究,除了具备拓展研究视角、补充经验证据等理论意义,其结论还具有一定的政策性价值。


首先,除了从宏观层面关注基础设施建设对于经济增长的重要作用,还要充分利用基础设施升级对于改善营商硬环境的积极影响。充分释放基础设施升级对于促进地方创业生态系统的发展红利,进而为企业家精神这一赋能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力量成长提供“硬件”支撑。


其次,高度重视新型基础设施作为数字经济的基石,在新时代迈向创新驱动发展阶段促进企业家精神成长、改善区域间企业家精神不平衡的重要意义。通过加快5G商用、大数据中心构建和人工智能应用,依托新型基础设施让城市创业生态系统走上由地理空间向网络空间转型的跨越式发展路径,弥补中西部地区、中小型城市在培育企业家精神上的资源“短板”。


最后,对于高铁等交通基础设施的规划和建设要控制好速度和节奏,关注其对地区间经济发展的动态影响,尤其是要注意中西部地区中小型城市受高铁虹吸效应的影响,避免加剧地区间企业家精神水平的差距。


张智 国家开发银行四川省分行/孔令池 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