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伟东:三次分配制度与共同富裕的内在逻辑

发布时间:2021-08-27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作者:霍伟东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要改革收入分配制度,促进共同富裕。2020年5月,习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的经济界委员时提到,要坚持公有制为主体的市场经济,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的多种分配方式,有利于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促进效率和公平有机统一,不断实现共同富裕。8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研究扎实促进共同富裕问题,指出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可见,三次分配协调配套,实现效率和公平的有机统一,是走向共同富裕的必经之路。


在探究三次分配制度如何协同促进共同富裕之前,需对共同富裕的概念有清晰的认识。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和奋斗目标,也是我国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在共同富裕这个概念中,“富裕”反映了财富的数量,是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的体现,“共同”则反映了社会成员对财富的占有方式,是社会生产关系性质的集中体现。因此,共同富裕包含着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两个维度的内容:一方面,从生产力维度来讲,要从“富裕”二字去理解共同富裕,“富裕”意味着财富的不断增长,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这里的财富既包含物质层面,也包含精神层面如自信自强以及环境的宜居宜业、社会的和谐、公共服务的普及普惠等等。总而言之,从生产力角度来讲,共同富裕是财富的不断增长。另一方面,从生产关系的维度来讲,要从“共同”二字去理解共同富裕,“共同”富裕既不是万众同步的同时富裕,也不是平均主义的同等富裕,而是允许存在差别(时间先后差别和财富数量差别)但尽力缩小差别的普遍富裕,即共同富裕允许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先富帮后富,同时按照社会成员的素质和对社会贡献的不同,在财富分配上也会有所差别,但尽力缩小收入差距,逐步实现“共同”富裕。


初次分配保障共同富裕的生产力要求


初次分配是指遵循效率原则,将国民收入按照各生产要素的贡献进行的分配,如劳动力、资本、土地和技术等,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取得这些要素必须支付一定的货币,这种货币报酬就形成各要素提供者的初次分配收入。


在传统理论看来,按要素分配与共同富裕是不相容的,因为这意味着富人会变得更富,收入差距会被拉大。实际上,所谓按要素分配,就是依据要素所有者提供的要素对生产的贡献度获得报酬的分配方式。其包括三个特征:一是商品的形成是各种要素相互结合的结果,任何一种要素都是不可或缺的;二是肯定要素所有者对于要素拥有完全的产权,因此各要素的提供者都享受按照要素贡献度获得报酬的权利,其他任何人、任何单位都无权进行侵占;三是要素所有者获得报酬的多少需根据要素市场价格来确定,而市场价格由要素的供求关系所决定。可见,按要素分配与市场配置资源相互交织、相辅相成,因为市场之所以能够高效配置资源,无非是因为在按要素分配的前提下,要素所有者会自发地将要素投向出价更高和要素使用效率更高的部门。因此,在市场经济下,就必须接受按生产要素分配的方式,才能发挥市场高效的资源配置职能,充分调动各种要素生产积极性和主动性,进而提高社会生产力水平,从而实现的社会财富的不断增长,进而在生产力层面达到共同富裕的要求。


虽然按生产要素分配在一定程度上拉大了收入差距,与“共同”的要义有所出入,但其促进社会财富不断增长的作用不容忽视,即满足“富裕”的要求。因此,初次分配为共同富裕提供生产力前提,即初次分配至少可以促进共同的“富裕”,而不是的共同的“贫穷”。


二次分配和三次分配满足共同富裕的生产关系要求


二次分配是指兼顾公平和效率的原则,通过国家预算、银行信贷、劳务费用、价格变动等来实现国民收入的再次分配。二次分配通常是通过政府财政税收和支出这一收一支来进行再分配。


二次分配兼顾公平和效率。一方面,为什么说二次分配提高了公平性,是因为二次分配通过转移支付等形式使得财富得以再次分配,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现阶段的基本矛盾问题,即发展的不平衡和不充分问题,如一定程度上缩小了收入差距、地区差距等,因而具有公平的属性。另一方面,初次分配实际上也是市场配置资源的一种形式,那么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往往会出现部分失灵,丧失一部分效率,这就需要政府这只“有形的手”进行干预,即通过财政收支进行转移支付,引导要素提供者将要素投向效率更高的部门,从而提高资源配置的整体效率,因而二次分配也具有效率的属性,并对初次分配进行补充,共同促进财富不断增长,符合共同富裕的生产力要求。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二次分配兼顾公平和效率,但其更多的是发挥促进分配公平的作用,其在一定程度上不断地缩小分配的各种差距,符合“共同”二字的要求,即满足共同富裕的生产关系要求。


三次分配是指在自愿性的原则下,通过民间捐赠、志愿行动、慈善事业等方式进行济困扶弱,从而实现收入的第三次分配。


三次分配是对前两次分配的补充和完善,因为初次分配属于市场调节的范畴,二次分配属于政府调节的范畴,如果说二次分配弥补了部分市场失灵,那么三次分配则可以同时弥补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从而实现更为合理的财富分配格局,进而有利于实现“共同富裕”大目标。实际上三次分配也具有二次分配的公平属性(高收入阶层及有关企业对社会的回馈),其在一定程度上缩小收入分配的差距,也满足“共同”二字的要求,即共同富裕的生产关系要求。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决定了社会主义的企业家们,具有高度的回报社会的自觉,相对于资本主义企业家,具有更大的为三次分配做贡献的情怀和主动性,在社会主义中国可以更好地发挥三次分配的补充作用。


综上,初次分配为共同富裕提供生产力前提,有利于实现财富的不断增长,符合共同富裕中“富裕”的要求,而二次分配和三次分配为共同富裕提供生产关系保障,有利于减少财富分配的差距,符合共同富裕中“共同”的要求。当然,我们期待一次分配重效率、二次分配见公平、三次分配再补充,协调配套,成为中国特色的基础性分配制度体系,同共同富裕目标做出贡献。


霍伟东 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辽宁大学教授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