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江苏“专精特新”企业发展下一步:政府从财政补贴转为建设产业集群

发布时间:2021-09-03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王海平


滤波器,一个市场价只有几元人民币的毫米级零件,却成为了某国产头部品牌的5G手机不能使用5G信号的根本原因。


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类似滤波器等被“卡脖子”技术的突破,使得具备专精特新特点的中小企业越发重要。


所谓专精特新企业,即具备专业化、精细化、特色化、新颖化等4大优势的中小企业。江苏省工信厅二级巡视员周毅彪指出,国家层面重视专精特新是从2013年开始,近10年来,一批专精特新企业代表了中国企业的最高水平,所发挥的作用,尤其是科技创新和对地方的贡献,超出了原来的预期。


到目前为止,被列入国家层面的专精特新企业有3批、4762家,其中制造大省江苏有285家,在全国处于领先,而省级层面认定的有1374家,已形成了国家、省、市等多层次多梯度的培育体系。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根据有关规划,到2022年,再培育1000家省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100家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南通、苏州、镇江等多个城市调研中获悉,不少获得专精特新荣誉的企业认为,比起来自政府层面直接的财政奖励,更加希望得到政府对人才招引和发展的帮助。


对此,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刘志彪教授认为,在进入新发展阶段,鼓励中小企业向专精特新方向发展,地方政府需要改变一贯以来的产业政策导向。


追寻创新源


来自江苏省工信厅的数据显示,专精特新企业取得的利润,对江苏省中小企业增长贡献率超过60%。从产业集聚看,属于装备制造业和以医药、电子为代表的消费型新兴产业的占比达65.7%;其中,通用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企业数最多,医药制造业企业税收产出最高。


梳理江苏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发展脉络,呈现3个特点,即长期专注主业、成长性好、创新能力强。这些企业专注细分领域均在10年以上;近百家企业的主导产品在细分领域国内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或国际市场占有率排名前三;2020年研发投入总额为38.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6.2%。


周毅彪指出,专精特新企业一个最大的共同点是研发创新投入,并且是“相信、舍得、善于”,其研发投入是行业平均一倍以上,其中国家级认定的平均超过10%(研发投入占比销售额)以上。


南通汤臣汽车公司研发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企业2014年净利润60万,但研发投入达到730万;2016年净利润2300万,研发投入1000万。“那一阶段,来自客户具体需求的多,客户提出了材料的轻量化需求,我们的研发产品使得国内汽车生产企业的单车成本平均下降了1200元,也一并解决了控制臂断裂的问题。”该负责人表示。


事实上,通过对江苏层面的专精特新企业研究发现,大约有70%的创新需求来自用户。


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柳表示,对制造业持续创新模式的研究发现,来自供应商和客户占据了一定的比例,比如,控制成型工艺中用户占到90%,科学仪器占到77%,半导体和印刷工艺占67%,而线路终端设备中供应商占56%、工业气体利用占33%。


目前看,专精特新的创新源主要来自产业链上下游的协同创新、并购和人才储备,其创新产品也让企业获得了高回报。


转变产业政策导向


早在2012年,江苏就率先在全国开始尝试培育“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并统一了“专精特新”企业的内涵和标准。到2020年底,江苏省级共扶持“专精特新”创新项目1521个,资金总额9.3亿元。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大多地方政府在“专精特新”企业评选并给予一定的财政奖励或其他荣誉后,就认为任务完成,也就基本上没有了下文。


对此,周毅彪指出,对待“专精特新”企业的发展,很多地方政府在认知上仍有不平衡思想,典型的就是“重大轻小、重外轻私、重招轻育。”


这有着历史和现实的因素。“过去国家的产业政策是追求数量、规模,而这些企业所在领域是细分市场,规模有限,自身产值也有限。”刘志彪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但现在必须改变。从中央到地方的产业政策,需要从过去的数量赶超让位于质量和效益赶超,从追求增长速度让位于经济质量,将发展的效率第一位,数量不再是第一位。


对地方政府来说,怎样更好支持专精特新企业的发展?


“政府牵线搭桥,比奖励资金更重要。”上述汤臣汽车研发部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比如,正是因为政府的牵线搭桥,其产学研产品油气弹簧就获得了国内诸多工程机械企业的重视,“耗费了4年时间,科研成果变成了赚钱产品,再经过了与用户之间的无数次测试磨合,预计2021年销售可突破2亿元。”


上述做法,其实是对专精特新企业进行的市场支持,就解决了创新产品没有市场需求的关键,提升了创新企业的积极性。有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如果要求产品有一定的销量才能列入招标范围,创新产品就很难被购买,“政府牵线搭桥,与市场需求方一起研发实践,就能解决对国外产品的依赖,解决不敢用中国企业生产东西的问题。”


财政补贴的方式往往会造成获奖专业户,并且其绩效难以评估。既然企业都认为直接给钱的意义有限,那地方如何创新支持方式?刘志彪指出,政府应当从财政补贴改为产业链支持,创造产业链生态环境,有条件的地方可以探索建立有利于中小企业发展的产业集群。周毅彪认为,地方政府应当构建产业生态,围绕产业集群特别是产业链的发展,瞄准中高端环节,引导企业向专精特新方向发展,逐步掌握在产业链内的话语权、影响力和控制力。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这在实践中已有案例,如太仓的德资产业园,刚开始发展时才几家企业,但近几年很多欧洲企业主动过来。这一模式,更能适应中国的经济发展特点。


对地方政府来说,还需要发挥出政策计算器功能,进行智能化政策匹配,改变等企业上门表达诉求的状态,改为主动告诉企业可以申请什么政策。


也有学者认为,类似“专精特新”的评选,应该从政府让位于有权威、有公信力的第三方评估体系。这样做的一个好处是,可以避免在新兴领域的重复投资和盲目建设。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