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彪:建立产业链链主企业治理机制 提升重点产业链国际竞争力

发布时间:2024-03-08来源:新型工业化理论与实践作者:刘志彪


摘  要: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建议建立产业链链主企业治理机制,提升重点产业链国际竞争力,解决绝大多数重要产业的“卡脖子”难题。链主企业作为微观治理机制的主导力量,可以为上游企业提供技术创新需求和商业化应用场景,通过卡点投资、利益联盟、协调机制、平台支持等途径来破解“卡脖子”难题。因此,建议在建立现代化产业体系的过程中,产业政策要转向产业链政策,加强产业链系统思维,提升收购兼并政策的地位,大力鼓励具有市场和技术优势的各类企业充当链主,健全链主企业治理机制。


关键词:产业链;链主企业;治理机制;“卡脖子”


引言

当前美西方联盟对我在关键产品、材料、工艺、设备、软件等方面的“断供”行为,就是抽掉了全球产业链分工协作体系中,中国企业进行常态化产业升级的“梯子”。为解决投入品供应领域的技术和产品“卡脖子”难题,我国已经推出一系列鼓励加速本地化发展的技术和产业创新措施,如运用新型举国体制对某些关键技术进行攻关、实施大力发展专精特新企业等方面的政策。从中长期看,“断供”行为的负面影响是暂时的,只会激发起国人独立自主奋发图强的精神,最终加速形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自主品牌的国内技术和产业。对绝大部分产业来说,最理想的是在市场的基础上,同时发挥有为政府的政策设计、推动作用,从而形成促进技术创新的宏观上的引力、中观上的压力、微观上的动力,从而破解技术和产业“卡脖子”难题,实现提升产业链国际竞争力。经过最近一个时期的系列调研和案例分析,结合借鉴发达国家的实践经验,我们发现仅仅形成宏观方面的政策环境、仅仅依靠政府的努力还不够,还必须从市场主体的角度,实现市场机制基础上的全产业链协同协调协作,尤其是要从建立健全产业链链主治理机制方面,从源头上、在微观层面上,用市场的办法找到破解技术和产业“卡脖子”的办法。


链主企业的功能定位及作用


产业治理,是全球价值链理论中用于分析全球产业链中企业运行方式、行为方式和附加值分配的重要概念,它主要指的是具有市场势力或技术垄断能力的大买家或大企业,在产业链中通过自己的优势为产业链正常运行而制定规则、执行规则等行为。链主治理机制是现代开放性市场经济中的基本现象和普遍规则,是主导经济全球化的重要的、微观化的市场力量和自发动力。


产业治理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中的作用,主要表现为两种形式:一种是无管理的市场交易型的治理机制,另一种是有程度不同的管理的治理机制。前者就是指在产业链上的企业间交易,奉行的是“最低价中标”原则,产业头部企业除了拥有巨大外包订单或者技术优势,对产业链上的交易与运行并没有什么作为和干预。与此不同的是,后者作为产业链中有垄断力量的龙头企业,在企业间关系的协调上,积极主动地发挥各种协调作用,企业间的交易行为受到各种产业链中具有主导力量的企业制定的治理规则的规范和管理,如可能制定产业链上的产品质量、价格、交易方式等方面的必须自信的规则,以协调各利益主体的行动,维护产业链上企业的整体利益。


实践证明,市场机制内部本身也是有管理的,并不是过去一些理论所说的那样,是完全盲目自发的混乱行为。这种有管理的产业治理机制,就是一种典型的产业链内部的“有管理的手”。虽然其本身最初的设计,并不是为了解决产业链上的技术创新问题,而是为了产业链秩序的稳定和收益分配,但是其积极效应却可以为我们提供重要的启示意义,可以用来为我们解决产业链上的“卡脖子”难题提供战略思路,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一)链主企业强大的需求拉动或技术创新推动上游企业的技术不断突破


链主企业是否对产业链采取管理,主要取决于它在产业链上的规模、能力和地位。链主在市场控制力、技术领先度上越是强大,以需求拉动或供给推动上游供应商成长的可能性越大,上游投入品技术突破的可能性越大。如以某些典型企业等为代表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和新能源电池产业的崛起,带动了从上游的矿产资源的开发提炼,到电池、电机、电控等核心零部件的研发制造,再到智能驾驶技术的创新与应用,这样一个庞大的产业链被不断地推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某品牌汽车与腾讯签订合作协议,围绕智能座舱、导航及地图、自动驾驶、海外生态、企业数字化转型等诸多领域加强合作,加速向致力于智能低碳出行的科技公司转型。在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带动下,汽车热管理行业也正在经历颠覆式的技术革新,下一代热管理冷媒技术正在尝试落地,同时电动车的超充技术、动力电池的材料变革等,也为汽车热管理行业带来了新的机遇。新能源汽车企业还带动了国产汽车电子公司的崛起,其中在激光雷达领域,有很多国内厂商拥有领先优势,产品创新和降本速度超过预期。


(二)链主企业为上游企业提供技术创新的商业化应用场景


据很多工程技术人员反映,实践中很多的“卡脖子”技术,并非由于技术难以突破,而是因为供应商很难接触到用户的实际需要,也无法了解实际使用的真实场景。当没有整机厂作为链主来扶持的时候,基础材料的工艺突破甚至连方向都不知道在哪里。据林雪萍的叙述,例如工程机械,就长期被美国的卡特彼勒、日本的小松等垄断。对于工程机械的关键零部件——液压系统,基本都是日本川崎液压阀和KYB油缸的天下。中国的工程机械,如三一重工、徐工、柳工等的大体量整机厂家,在形成大规模企业、具有宝贵的系统集成能力后,开始扶持国产投入品企业,常州恒立液压就得以率先突破日本KYB油缸的“卡脖子”,成为中国异军突起的液压力量。当中国没有强大的链主时,零部件即使突破也无人问津,而有了链主的推动,恒立液压开始挑战难度更大的液压阀。这是一个链主为供应商提供创新场景需求并与供应链同步攻坚、实现产业升级的生动成果案例。


(三)链主企业可以沿着产业链对准“卡脖子”点进行精准的投资


由于长期处于同一产业链,链主对产业链上各个环节的发展状态往往具有非常完备、准确、对称的信息,知道自己需要什么,问题的关键和痛点在哪里,因此由其领头组织产业链内的资源要素进行投资,往往具有比外人尤其是政府投资更加成功的可行性。如某通信类高科技企业为了解决断链的问题,从2019年成立哈勃投资公司,投资于材料、测量设备等,以应对美国的封锁打压。截至2023年3月,哈勃共投资了近90家企业,很多都是有专业特长的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这种投资并不以追求财务回报为目标,而是致力于解决技术上的卡点。在这些公司进入正轨之后,哈勃会选择抽身而退,转向新的目标。


(四)链主企业与上游企业结成利益联盟进行协同创新


产业链协同协调协作,最有效的机制是上下游之间形成以股权投资为纽带的利益联盟。在遵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的前提下,这种利益共同体能够共同抵御创新的风险,具有强大的利益激励效应。从我国新能源产业链成长发展的实践看,基本上都是上下游企业以资本为纽带相互投资参股,形成“利益共同体”,它们真正有动力进行产业链协同创新,最终到资本市场上实现价值。资本市场也可以成为集结相关技术人员进行国际合作、开放创新的有效机制。如日本企业对员工持股就比较保守,而新一代的中国企业家则愿意让研发团队多持有本公司的股份。据此,很多中国光伏生产制造企业在制度设计上,都强调在产业链上下游合作,通过持有股权吸引海外科技人员。实践证明,这是我国光伏类产业获得技术突破并迅速拥有国际竞争力的一个重要原因。


(五)链主企业依据其核心能力,将产业链上的具有关键价值环节的企业整合在一起,在创新上形成闭环


链主企业的核心能力会出现辐射或波及效应,这对第三者来说往往具有外部性或外溢性。这种效应出现在链主企业向上整合产业链上的关键价值环节的时候。如我国过去的挖矿煤机的液压支架,都靠进口美国或日本的产品。当行业龙头郑煤机在液压支架的研发上取得突破后,它不仅占据了全球市场,而且也由此拉动了上游高端不锈钢材料的突破。液压支架用的不锈钢材料的抗拉强度,其要求比潜水艇用钢还要高,中国当时只能生产低档产品。当没有郑煤机这种整机厂作为链主扶持的时候,单从供应商方面进行创新,基础材料的工艺突破就缺少正确的方向。在这个例子中,鞍钢等钢铁企业一起研究共同开发,终于带动上游高端钢材料的升级。这是一个链主和供应链协同攻关突破的杰出例子。


(六)链主企业也通过平台,把软件嵌入制造业设计、生产、装配乃至服务的各个环节中,以数据贯穿、推动产业链的各环节创新


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支持下,各种以软件平台形态出现的链主企业,正在深刻地改变整个制造业的生态环境、产业组织和竞争格局。观察腾讯、美团、蚂蚁、京东等平台企业,可以发现现在产业链的链主,已经由过去工业化时代的以资本密集型企业为主导,转变为人工智能时代的以知识资本、人力资本、技术资本密集型企业为主导,新质生产力也由过去的“马力、电力”,转变为“网力、算力”。今后无数的制造企业、生产性服务企业,将会在这些作为新质生产力一种形式的巨型平台基础上,进行不断的创业、积累和扩张。相应地,产业链的组织方式、市场格局、创新方式和治理规则等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革命性变革。


培育我国产业链链主企业的若干建议


综上所述,通过培育、建立和健全产业链链主企业治理机制来提升重点产业链国际竞争力,推动“卡脖子”行业的技术进步,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的一种重要的、可选择的方式和思路。掌握这种市场化操作技巧的根本途径,首先要做的显然是发育各类产业链链主。实践证明,具有产业链链主功能的巨型企业普遍缺乏,是我国实现以国内循环主导新形势下产业升级、技术突破的重要障碍。在过去出口导向性的经济全球化中,中国企业嵌入的是西方跨国企业作为链主的全球价值链,自己只是一个国际代工者,因此链主企业在中国经济过去的全球化循环中,并没有随着增长而真正发育并壮大起来,国内链主企业的缺乏和链主功能的缺乏,也并不会表现出严重的问题。但是,当经济循环逐步由外循环为主转向内循环为主时,国内链主企业和其功能的缺乏,却会实实在在地阻碍经济体系的健康发展。这个问题的严重负效应,迄今为止并没有引起政策决策者的高度重视。随着产业链供应链安全问题在国家发展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发育各类产业链链主,应该成为中国产业链现代化、强链、补链、延链的重要的、具体的政策取向。


(一)要加强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中产业链政策的系统性思维


“卡脖子”现象看上去是发生在一个技术节点上,其实它并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也不是单一投入品领域的技术突破问题,而是由产业链的系统性失灵所造成的,它涉及多家供应商、链主以及与不同行业的知识链接、交流和吸收创新问题。在这个过程中,链主可以起到交流的枢纽作用,具体是通过提供场景、资金和资源,建立联系机制,很好地破解创新难题。产业链现代化的一个重要含义,是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超越简单的供求关系,以资本、研发、技术路线为纽带,形成利益共享和联合创新的联盟。鉴于此,我们在推进新型工业化时,除了要把产业政策转向产业链政策,使政策更多地深入到细微的产业间关系外,还应该从完善产业系统的角度,高度重视产业链上链主企业培育和其治理机制的建设,而不能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办法。可以这样说,没有产业链方面系统性政策的突破,就很难有产业链和产业体系现代化。


(二)鼓励上市公司利用资本市场功能加快收购兼并


鼓励有核心技术实力和市场规模的龙头企业,通过资本市场的收购兼并形成各类链主企业,应该成为我国推进新型工业化、实现产业体系现代化中产业链政策的重要取向。纵观世界著名的大企业、大集团,几乎没有哪一家不是在某种程度上以某种方式,通过资本并购重组收购等资本运作手段而发展起来的。我国在过去的工业化过程中,较多地关注经济成长而较少地关注结构调整,经过长期的新增投资,工业化推动得非常迅速,但是产业结构、产业组织并没有经过收购兼并浪潮的洗礼,因此结构性矛盾长期堆积,市场没有彻底结清,极大地影响了发展的效益提升。以人工智能革命为代表的新的第四次产业革命的到来,为结构调整提供了重大的机遇。资本市场不仅可以为链主企业的发育和发展提供最佳的成长空间,而且可以主推结构调整步伐,反过来形成资本市场强国、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三)要支持符合条件的大型企业勇当现代产业链链主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大型企业不仅要承担一般的社会公共责任,那些在产业链上处于重要地位的国有企业也尤其不能仅仅以营利性行为为目标,而是要勇于承担产业体系现代化的社会责任,在支持产业链企业创新方面承担特殊的角色。实践中,一些作为产业链下游客户的企业由于害怕承担研发的风险,而“不敢用”上游国内企业的本地化发展产品;有些则因为它们对国外产品、设备形成了长期依赖,而“不愿用”本地化发展产品。这说明,现实中这些企业并没有把自己当成是现代产业链的链主,而仅仅是一个市场经营主体。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体制机制上缺乏对其勇当现代产业链链主的激励和保障。为此,必须从企业绩效考核、风险责任审计、社会责任和长期行为鼓励等方面,综合施策,真正解决激励机制问题。


(四)发挥巨型科技企业的作用,让其承担产业链技术选择和链主投资的基本功能


与新能源电池和新能源车等产业不同,某通信类高科技企业虽然也是中国优秀的电子通信类企业,但与其过去一些具有技术垄断地位的供应商相比,并不具有真正的链主地位。2018年,在其92家核心供应商名单中,美国供应商数量最多,有英特尔、高通、博通等共计33家;日本11家;中国台湾10家;德国4家;中国大陆供应商数量虽然排名第二,包括立讯精密、比亚迪、瑞声科技、顺丰等共计25家,但是并不是核心供应商。在新发展格局中推进新型工业化,发挥这类中国巨型科技企业在产业链现代化中的作用,就是要强化其链主能力和功能。如可以考虑把政府组建的相关投资基金,以一定的契约方式交给这些优秀的巨型科技企业,让它们按照市场化原则和方式进行自主运作,通过卡点精准投资等方式真正解决“卡脖子”难题。


(五)政府要为产业链技术标准和商业应用场景提供政策可靠的法律条件


光有鼓励企业自主创新的前半段政策还不够,还需要有市场和应用场景这后半段政策的支持。我国西部省份某企业自主研发的超级电容器,打破日韩企业垄断,获得多项国家级发明专利,却屡屡被客户提出“应用1万台以上或应用3年以上等要求”而拒绝。某医疗设备企业打破了国外企业垄断的血液透析技术,成功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血液透析机,但如今在全国各地的招投标中,却屡屡因不符合客户要求的设备参数而出局。某集团自主研发出首台国产化H171-5MW海上风电机组,成功打破国外技术垄断。但在全国各地招投标中,这款“首台套”即使入围,也往往在评审环节被淘汰出局。很多企业遇到的情况是:在招投标评分时,一些企业将产品分成三六九等,第一档是进口品牌,第二档是合资品牌,第三档才是国产品牌。这些问题都亟待解决,需要政府为产业链技术标准和商业应用场景提供可靠的法律和政策条件给予支持,以期推动其发展。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