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跃农:做强中蒙经贸赋能“一带一路”发展

发布时间:2024-03-18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作者:吴跃农


蒙古国是“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国家,我国对北开放重要通道,地域辽阔、资源丰富,与我国优势互补。笔者二十多年来,多次前往蒙古国、俄罗斯远东、西伯利亚地区及我国东北、内蒙古及西北省区调研考察,2023年8月,再次从内蒙古二连浩特进入蒙古国深入考察。历史上中蒙至俄罗斯通往欧洲的沙漠丝绸之路、草原丝绸之路被称为“万里茶道”。做强中蒙经贸,对促进中蒙双边经济、中俄蒙经济走廊及发展俄罗斯远东地区和贝加尔湖地区、创建区域化合作新模式、推动东北亚区域合作进程和共建“一带一路”经济带地区的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中蒙经贸关系主要特点


中蒙是山水相连的友好邻邦,有着割不断的历史文化血脉。蒙古国面积约为156.65万平方公里,人口340万(注1),东、南、西三面与中国内蒙古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甘肃省接壤(注2),中蒙边境线长4676.8公里。我国相互尊重、相互支持、“共建开放新格局,共享发展新机遇”的中蒙合作理念与蒙古国秉持的“深化互利合作、实现共同发展”精神契合一致。


(一)蒙古国经济以矿业畜牧业为主、高度依赖中国市场。拥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养殖的各种牲畜数量超过七千万头,主要包括绵羊、山羊、牛、马、骆驼等等。有铁、铜、煤、黄金、稀土等80多种矿产资源及石油,有1170多个矿床,探明8000多处矿点,煤炭储量达1620亿吨、铜矿储量达3600万吨,铁矿储量约20亿吨,2023年年底在东戈壁省投入开采的石油基地储量可使蒙古跻身世界石油国家前五(注3);依靠矿产资源优势,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高时蒙古国一度成为全球经济增速最快国家之一,2011年GDP增长达17.29%,为当年世界第一。1998年中国成为蒙古国第一大投资国,1999年中国成为蒙古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蒙古国矿产、羊绒等主要出口商品中80%以上都销往中国市场,中国是蒙古国最大出口市场和最大进口市场,是贸易顺差对象国和外汇最大来源国。


(二)中蒙发挥产业结构、资源禀赋各自优势。蒙古国缺乏手机、洗衣机、电视机、汽车、化工、机械等等现代化工业,中蒙经济互补性强,互为供应侧、需求侧,形成资金链、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的交错互接关系,经贸合作潜力巨大。蒙古国大力推进六大领域发展政策,推动口岸、能源、工业、城乡发展、绿色发展,对资金、技术、管理及施工建设产能等生产要素的需求旺盛,其矿业、能源、建筑、贸易、旅游、运输、农业、畜牧业等主流产业都是中资企业广泛合作拓展的产业空间和市场。特别是在能源领域,中国企业在蒙古国建设更多风电和太阳能项目,改善蒙古国能源结构,也为中国提供可再生能源的供应来源。两国在农牧业产业发展、农畜产品加工和贸易、农文旅融合等方面进行合作交流,中国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赴蒙古国建设农业示范园区,引进中国的农业技术和经验,帮助蒙古国提高农业生产水平,增加农产品出口。


(三)密切中蒙经贸关系克解蒙古国发展困难。长期困扰蒙古国经济主要有四大难题,一是经济依赖采矿业、煤炭、铜,受国际价格直接影响,难以实现经济可持续增长;二是漫长冬季高寒抗灾能力差,危及畜牧业,增加了经济不稳定性;三是交通等基础设施落后限制向东北亚和更广泛地区出口自然资源;四是技术设施投资巨大,储蓄率和财政收入都很低,主要靠外国直接投资和国际贷款,给国家造成债务负担。这些,在中蒙经贸合作中都能克解,中企持续加强对蒙古国贯通公路、铁路、飞机场、电网、通讯网络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投资和工程承包,推进蒙古国连通中俄两国的997公里高速公路项目、1100公里输电线路铺设项目、拓宽横跨蒙古国的铁路线以及输送天然气、石油管道建设项目。中国企业在蒙古国开展多个矿业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事业援建项目,为蒙古国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和经济与发展动力,有效缓解蒙古国财政赤字和通货膨胀等经济方面巨大压力。


(四)蒙古国对加强中蒙经贸寄予热切期望。中蒙经贸关系具有强大的内生动力和发展韧性,不仅仅是双方经济合作的体现,更是两国关系紧密度的一个重要标志。蒙古国坚信中国在全球经济合作中的重要领导作用,蒙古国“新复兴政策”(注4)、“远景2050”高度契合“一带一路”倡议和全球发展倡议,期望同中国进一步加强经贸及全方位发展合作:在双边贸易及口岸建设、防沙治沙、文体交流、治理污染、改善民生、人才培养通过中国渠道的多边贸易等领域同中国进一步加强发展合作;期望大幅度增强对中国的矿产资源出口,2024年—2025年达到2023年出口量的四倍以上;期望中国对蒙贸易多元化,加强与蒙古国在能源领域、环境领域、科技领域、基础设施领域的对接合作,特别是推动风电、太阳能等清洁、可再生能源合作,深化新能源科技创新合作,提升蒙古国经济实力、创新实力;期望加强生态环境及防沙治沙合作,共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共创清洁美丽的生态环境,共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期望进一步深化两国企业间合作,提升物流通关便利化程度,搭建跨境电商综合服务平台,完善跨境电商保障机制,拓宽电商合作领域。


中蒙经贸突显“一带一路”共赢效应


共建“一带一路”是经济全球化进入新时代的强劲动力和重要标志,是中国与沿线各国多赢、共赢、开放、多元的合作,由此实现基础设施与经贸互联互通,增加基础设施网,促进经济增长。


(一)中国基建协力推进蒙古“新复兴政策”。“新复兴政策”对接“一带一路”倡议,主要包括口岸复兴、能源复兴、工业复兴、城乡复兴、绿色发展复兴、国家效率复兴六方面内容,为中国建设企业提供更为广阔的产能扩张空间。该政策特别聚焦口岸交通瓶颈,迫切于口岸复兴。中国基建企业、新能源企业进军投资蒙古,对接其国家战略性基建项目,协力蒙古国清除口岸障碍、打通交通运输的关键节点,加快中蒙铁路、公路、口岸、铁矿、铜矿、铅锌矿、铀矿、煤炭、石油、电力、化工、汽车制造、轻工和房地产等基础设施和矿能资源大项目产业投资合作,将蒙古国口岸用公路、铁路、高速公路连接成网,对旧道路进行改建,建设一批新的高速公路,并大幅提升其航空运输业水平,使“陆锁国”变为“陆联国”,助其实现跨越式发展。


(二)促进蒙古国多元发展的东北亚市场目标。蒙古国期望多元发展,通过中国渠道加强与周边国家的合作,共同打造区域内的产业链和供应链,稳定并扩大出口市场范围,实现东北亚市场目标。蒙古国在东北亚地区的优先目标是中国、俄罗斯、韩国和日本,最主要目标市场是中国东北地区的辽宁省、吉林省、黑龙江省和内蒙古自治区,除矿产之外,组织目标向中国市场出口500宗及以上商品,进一步扩大对中国贸易顺差,使蒙古国在中国“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具有重要的东北亚经济一体化意义和价值。


(三)促进“一带一路”东北亚及中亚经济发展。蒙古国有着建设中俄过境运输,以及由我国通往东北亚及全球市场的强烈愿望,因此,内蒙古自治区发挥好二连浩特、策克、甘其毛都、珠恩嘎达布其、阿日哈沙特、满都拉、巴格毛都等与蒙古国物资流通的主要传统通道作用,加强乌兰察布、呼伦贝尔等地级市国际货运航空枢纽建设和功能发挥,加强公路网,促进中蒙及与朝、韩、俄、日周边国家的更加密切的贸易往来。


提高互联互通水平,加速中蒙各自经济社会发展,必使整个东北亚地区经济发展受益,有利于我国东北、内蒙古地区深度参与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区域内多个口岸城市成为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的节点、平台及亮点,产生战略转移、开放创新、经济互补、走廊节点、边疆安定、生态文明等新效应,助力我国、东北亚和平发展的国际环境得以稳固、扩展和延续。同时,有利于中国西北地区经济和CAREC地区(注5)的发展,稳固“新丝绸之路”的中亚路线,使中国经中亚进入伊朗,再经伊拉克、叙利亚进入土耳其和欧洲之路更为通畅。


(四)更好发挥“一带一路”中俄蒙经济走廊建设示范效应。蒙古国连接中俄商路,丝绸之路经济带更是连通东西方的贸易生命线,中俄蒙经济走廊是这条生命线上的主动脉。蒙古国是中俄蒙经济走廊“横跨亚欧大陆”的中间绝好地理位置,是中俄两大国在东北亚紧密关系的重要联合体,是贯通欧亚大通道的最佳路线。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和蒙古国被誉为“人类21世纪的自然资源宝库”,中俄蒙在能源、矿产、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建立长期稳定合作关系。中蒙俄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沿线中最早启动实质性合作的经济带,是“一带一路”六大经济走廊的先行者(注6)。中俄合作通过中蒙商路获得便利和溢出效应,中俄2023年贸易额超过2400亿美元。中国连续14年稳居俄罗斯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是俄罗斯第一大机电产品进口来源国,第一大牛肉、海产品进口国,在能源、矿业、电子、化工、防空、反导、核技术领域有广泛深入拓展的合作空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俄罗斯一向优势的重工业领域取得举世瞩目的进步。俄罗斯在高新技术领域、国防科技领域对我国仍具有优势,我国与俄罗斯在航空、航天、加快落实建设研议中的“北京—莫斯科”欧亚高速运输走廊,打通跨越欧亚大陆的高速运输通道,带动中俄双边及中俄蒙三方运输物流产业增长,推动蒙古国及沿线地区经济社会发展。


中蒙经贸关系的健康发展,促进中蒙俄经济走廊在交通基础设施发展及互联互通、口岸建设和海关、产能与投资合作、经贸合作、人文交流合作、生态环保合作、地方及边境地区合作共七大方面成效显著,发挥着“一带一路”六大经济走廊建设最快最好部分的示范效应,揭示“一带一路”的巨大潜力和广阔前景。


进一步加强中蒙经贸关系的思路和对策建议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可以把丝绸之路经济带同俄罗斯跨欧亚大铁路、蒙古国草原之路倡议进行对接,打造中俄蒙经济走廊,加强铁路、公路等互联互通建设,推进通关和运输便利化,促进过境运输合作”(注7)。与蒙古国新复兴发展战略非常契合,打通基础设施的五个通道,即连接中俄的铁路通道、连接亚欧的公路通道、出口中国的电力通道、经由蒙古国的石油管道和天然气管道。


新时代中蒙经贸关系必然要成为中蒙两国和相关国家、地区产业链、供应链一体化的生产—市场合作互利共生关系,促进和平发展的开放包容性经贸合作关系,赋能“一带一路”发展,满足中蒙双边参与全球产品内分工的愿望,带动、促进中蒙在经贸、文化、教育、卫生、人文领域的合作达到国家现代化进程中的典范性合作水平。对此,提出四点对策建议:


第一,加快布局建设中蒙自由贸易区、产业园区


在中国内蒙以及东北、天津和唐山等地以及蒙古国乌兰巴托等地,建立自由贸易区,双方严格遵循国际合作准则,协助蒙古国进一步建设好阿拉坦布拉格自贸区、扎门乌德自贸区、赛音山达工业区和查干淖尔自贸区等四个经济特区,建设优化中蒙二连浩特——扎门乌德跨境经济区,拓造呼伦贝尔中蒙俄合作先导区,在这些地区建设相应项目,为促进多边互动以及跨境发展和贸易创造有利平台,融入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贸区网络。


不断整合两国优质特色资源,建设具有现代化的商业和城市服务功能,由此共建实现全球奥特莱斯国际商品核心,创建具有国际领先水平且有影响力的综合产业园区,加快中国制造业落地,改变其经济模式较为单一、整体经济水平较落后的现状,进一步激发、鼓励我国东部沿海民营企业和民间资本进入,复制企业合作成功模式。推动共建“一带一路”与蒙古国“新复兴政策”的契合对接,融入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创新链。


第二,扩大双方内需加强技术合作绿色发展


中蒙在贸易、投资和金融矿产等多种领域实现更积极对接合作,特别是要重新开放、增强甘肃省与蒙古国的口岸交往关系,拓展我国中西部与蒙古国的经贸关系,通过全面增强双边贸易不断拉动扩大双方内需促进两国整体经济增长。加强技术合作,拓宽中蒙技术领域互利空间,中国具有成熟技术和丰富经验,蒙方则拥有丰富资源和市场需求,通过共同研究和开发新技术,通过建设项目和人文项目,加强对蒙古国高科技人才、高技术人才的培育,推动双边贸易和投资发展;合力提升蒙古国矿产品深加工产业比重,提升农牧产品生产加工等轻工产业水平,提高消费品在双边贸易总额中的比重,推动贸易结构更优化;加强双方在智能农牧业、绿色农畜产品精深加工、加强节能减排、清洁能源等领域合作,共同应对气候变化、沙漠化等全球性挑战。 

      

第三,做强建设蒙古国更近“出海口”


加强中蒙交通运输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及在跨境物流方面更紧密合作,更要从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的长远建设出发,考量俄罗斯物流重新定向、拓展东向运输线路包括经由蒙古国前往中国、亚洲及其他目的地交通必须,助力蒙古国纵贯铁路建设及铁路现代化改建,加快推进亚洲公路网3号和4号线蒙古国境内段的基础设施建设、升级改造。


蒙古国跨境运输有效利用我国出海港口,一是充分运用好目前中国渤海沿线港口,特别是针对蒙古国石油储量之巨的未来输出需求,规划管道线路连接,改造扩建其最近“出海口”锦州港、营口港,继续用好天津港;二是同时加强这些港口中俄“冰上丝绸之路”节点港口地位作用,发挥时间、运输成本优势,开展锦州港、营口港、天津新港至挪威和丹麦等北欧国家的北极往返线路;三是积极利用中俄协定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注8)中国内贸港口地位,增强蒙古国的出海新通道,使之更好融入“绥芬河—满洲里—俄罗斯—欧洲铁路”和“绥芬河—俄远东港口”陆海联运为主的战略通道之中。同时,中方更多优质产品出口到蒙古,蒙古国优质农牧以及矿产等多方面资源更好引进中国,并借助中国出海向全球发送。


第四,加强中俄蒙经济走廊共赢和建设东北亚新增长极


加强中蒙经贸应与推进中蒙俄经济走廊项目、增强东北亚一体化通盘考虑,特别可以摆上桌面多方协商的是建设数个加强中俄蒙共赢关系、优化东北亚经济环境的大结构项目:一是依据蒙古国一直以来与朝鲜保持良好关系、两国经贸合作有极大潜力的优势,规划共建中俄朝的日本海港口,协调理顺、谋划发力建设吉林省晖春市中俄朝及蒙古国共享的日本海港口及中俄朝三国港口经济特区,加快推进四国经贸一体化;二是弘扬“万里茶道”传统,着眼更为长远的中俄蒙“世纪工程”——跨国人工运河联通陆海运一体化的多重经济社会效应,中俄蒙协同谋划贝加尔湖水经蒙古国南引中国北方及因此的现代化人工运河规划项目,建设中俄蒙三国运河经济特区,更有效更有抓手地建设俄罗斯远东地区、贝加尔湖地区和彻底改造蒙古国、内蒙古地区的沙漠为牧场良田,形成共建“一带一路”的中俄蒙、东北亚新增长极(注9)。


注释

注1:本文数据来自新华社、海关总署、商务部、中国驻蒙古国大使馆商务处,不一一注明。 

注2 :我国内蒙古对蒙古国有10个边境口岸,二连浩特铁路口岸、二连浩特公路口岸、策克公路口岸、甘其毛都公路口岸、珠恩嘎达布其公路口岸、阿日哈沙特公路口岸、满都拉公路口岸、额布都格水运口岸、阿尔山公路口岸、巴格毛都公路口岸;新疆对蒙古国有4个边境口岸,老爷庙口岸(哈密地区)、乌拉斯台口岸(昌吉回族自治州)、塔克什肯口岸(阿勒泰地区)和红山嘴口岸(阿勒泰地区),甘肃省与蒙古国有一个关闭的马鬃山口岸——作者注。

注3:《蒙古国境内特大石油矿横空出世 引世界首富马斯克关注》 中国商报网2023年12月28日 15:22,35  https://www.zgswcn.com/news.html?aid=153277

注4:蒙古国“新复兴政策”又名“草原之路”。

注5:指中亚区域经济合作机制,包括阿富汗、阿塞拜疆、中国、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蒙古、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11个成员国——作者注。

注6:“一带一路”六大经济走廊为中蒙俄经济走廊、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中巴经济走廊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作者注。

注7:《中俄蒙元首会晤将举行 打造三国经济走廊》  人民网-时政频道 2016年06月21日10:48

注8: 符拉迪沃斯托克(Владивосток),即原中国海参崴,系1860年《北京条约》割给沙俄——作者注。  注9:本文作者20年前就公开提出引贝加尔湖水南下的思路,见《从大黑瞎子岛到贝加尔湖》、《遥想贝加尔湖之水》等文,刊《南风窗》2005年12期。


吴跃农  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理事、中国商业史学会理事兼苏商史专委会副会长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