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创新是广州现代服务业发展的“大招”

发布时间:2021-09-24来源:广州日报作者:陈文杰


  推动现代服务业出新出彩,不仅是习近平总书记对广州的殷殷嘱托,也是广州未来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新形势下,如何找准加快现代服务业发展的新路径,从中巩固自身优势,发掘潜力优势,是广州现代服务业未来出新出彩的关键。本期智库论坛邀请三位专家线上线下共同展开探讨。本篇为该系列论坛之三。


  访谈嘉宾


  刘志彪 国家高端智库建设培育单位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理事长、院长,南京大学教授(右一)


  赖长强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国际商贸所副研究员(右二)


  陈旭佳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财政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右三)


  推动现代服务业出新出彩是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的突破口


  广州日报:如何准确把握现代服务业与现代产业体系之间的关系?广州现代服务业这几年取得了哪些成绩?


  刘志彪:所谓现代产业体系,是以较稳固的现代农业基础、比较发达的制造业尤其是高端装备制造业以及门类齐全、水平较高的现代服务业为特征的现代产业结构系统。它具体表现为科技、人才、金融等要素之间的协调发展,以及技术进步在产业发展中的贡献份额不断提高、产业国际竞争力不断增强。显然,现代服务业是现代产业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是在城市经济发展中表现最为突出的组成部分。


  赖长强:全面推动现代服务业出新出彩,是广州加快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的突破口、助推器,是广州实现老城市新活力的动力基础、内在要求。现代服务业成为广州名副其实的第一大产业与增长主动力。2020年第三产业占比稳步提升至72.51%,现代服务业占服务业比重提高到65.1%,第三产业规模居全国城市第三,形成6个增加值超千亿的服务业集群。广州正朝着“两个70%”(服务业占GDP70%、现代服务业占服务业70%)的目标迈进。


  陈旭佳:3年来,广州现代服务业的质量效益和专业化、品牌化、国际化水平显著提升,在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价值链中的地位和控制力持续提升,表现为:一是新兴服务业发展迅猛。荣获首批“全球定制之都”案例城市,跨境电商总体规模稳居全国首位。二是市场主体加速集聚。拥有中国服务业企业500强48家,多家电子商务龙头企业在穗设立区域总部。三是功能性平台加快落地。广州期货交易所、上交所南方中心等相继落户,重点引进了数十家国内知名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四是产业布局日趋合理。中心城区形成广州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天河中央商务区、广州国际金融城等一批现代服务业集聚区,外围郊区依托大型交通枢纽和国家级开发区,形成了广州空港经济区、南沙粤港产业深度合作园等重大平台。五是服务网络全球拓展。“读懂中国”广州国际会议、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等高端国际会议活动相继举办,从都国际论坛、海丝博览会等一批高端会议活动品牌日渐成型。


  “综合性”优势是广州“底牌”也是“王牌”


  广州日报:现代服务业与先进制造业深度融合是服务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促进二者整合的要素有哪些?广州现代服务业的优势是什么?


  刘志彪:促进现代服务业与先进制造业深度融合的要素有三方面。一是市场要素。现代服务业与先进制造业在市场上相互依赖,各取所需。现代服务业的服务对象大多数来自于制造业,而先进制造业需要现代服务业为它投入技术和服务。二是技术要素。这更多地体现在制造业的创新发展中,制造业的智能化、信息化过程与现代服务业创新密切相关,相辅相成。三是体制要素,或者说是一种观念要素。促进两者融合,关键在于改变人们对生产性服务业的固有印象,它虽不生产实质产品,但是提供生产所需的知识、技术、人力等资源,这些都是发展先进制造业的根本。


  陈旭佳:产业升级,创新为核。当前广州现代服务业发展的“大招”,在于创新。高质量发展离不开创新支持,现代服务业对创新的依赖度迅速上升并被置于首位因素。近年来,在创新驱动下,广州电子商务、共享经济、互联网金融等新业态、新模式快速崛起,新零售、在线教育、精准医疗、智慧物流、网上旅游等方兴未艾,在线办公、无人配送、定制经济等初显端倪,成为当前广州现代服务业发展的最大优势。


  赖长强:广州现代服务业与先进制造业深度融合的主要优势是“综合性”,这是“底牌”也是“王牌”。广州作为全国首批服务型制造示范城市,一要发挥广州现代产业体系完善和高校资源云集的优势,推动制造业与服务业耦合共生、相融相长,大力推广服务型制造新模式,推广“广州定制”等制造新模式,推进“制造+服务”的产业融合和区域融合。二要聚焦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培育壮大服务主体,加快培育一批集战略咨询、管理优化、解决方案创新、数字能力建设于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平台,加快工业设备和企业上云用云步伐,培育一批面向制造业中小企业的数字化服务商,逐步完善先进制造业供应链关键配套服务体系。三要全面推进城市有机更新和乡村振兴战略,为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提供深度融合空间。


  制造业是推动服务业发展的最大发力点


  广州日报:在现代服务业提质增效的过程中,政府应扮演何种角色?广州现代服务业发力点在哪里?


  刘志彪:一方面,政府要为现代服务业高质量发展创造良好的制度环境。现代服务业属于“制度敏感性产业”,需要政府在深化“放管服”改革的同时,强化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提高制造业资源配置效率,促进优质生产要素流向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以此降低交易成本。另一方面,政府要有意识地推进现代服务业集聚区的发展,尤其是要发挥大城市在人才、资本、创新资源集聚等方面的优势,以此推进先进制造业集群和现代服务业集群融合发展,并形成规模效应和辐射效应,进而达成两者协同集聚的合理空间布局。此外,政府还要用好负面清单制度,真正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加快推进服务业发展。


  赖长强:推动服务业提质增效,广州未来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发力。一是“唤醒”传统优势服务业的新活力,打造老城市商贸业提升发展的新范例。如高标准推进广交会展馆四期、广州国际会议中心建设,支持广交会创新发展提升影响力、辐射面,探索“新业态+新经济+会展”新模式,塑造“广州会展”品牌。二是增添高端服务业发展新动能。如加快推进5G、AI、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服务,加快发展研发、设计、会计、法律、咨询、人力资源等专业服务业,联合港澳共同打造一批高端专业服务业集聚平台。三是滋育现代服务业新业态新模式。把握全球科技革命与消费升级新趋势,积极支持产业跨界创新,借助发展特色、新兴经济集聚高端服务资源,促进“广式服务”线上与线下融合、虚拟与现实互动。


  陈旭佳:历史和实践表明,制造业是经济发展的根基和关键动力,且对服务业具有更大的推动力,这是推动服务业发展的最大发力点。一般而言,加快先进制造业投资与发展,不仅会拓宽服务市场,推动服务业全面发展,也可借由制造业高级化而剥离出研发、设计、检测、营销、配送等环节,从而推动科技、信息、物流等生产性服务业发展。因此,面向未来,制造业复苏将成为推动广州现代服务业发展最为重要的驱动力。


  广州日报:常态化疫情防控之下,现代服务行业有了哪些新变化、新趋势?广州现代服务业未来发展方向是什么?


  刘志彪:经济活动从物理世界走向数字世界,这是发展新兴服务业的重大机遇,可以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如数字医疗、数字教学、数字娱乐、线上购物等生活性服务业,数字办公、服务外包、远程视频会议等生产性服务业,以及诸如机器换人、无人机应用等实体经济活动。


  陈旭佳:面临新形势、新格局,广州推动现代服务业发展,要深入落实建设现代服务业强市决策部署,加快建设现代服务业发展新体系,立足国际大都市核心优势,实施新旧结合、虚实结合和产城融合,充分利用“双区”建设重大机遇,推动服务业创新、融合、集群、联动发展,促进传统服务业优化升级、新兴服务业加速成长,大力培育现代服务新业态、新模式,全面提高现代服务业发展水平和国际竞争力,使广州在全球服务网络中的枢纽地位不断攀升。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