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观新闻】四川外贸促稳提质的关键为什么是“中间品贸易”?

发布时间:2024-03-22来源:川观新闻作者:徐也晴


外贸,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要加快培育外贸新动能”,具体部署中,“拓展中间品贸易”不仅是首次提出,还排在加快培育外贸新动能相关工作前列。2024年四川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加快发展中间品贸易”也被列为更大力度稳外贸稳外资工作重点之一。


拓展中间品贸易将对四川的外贸产生怎样的作用?又对外贸工作提出了什么新要求?为此,川观智库邀请南开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白雪洁、西华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程盈莹、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原副所长白明以及中国人民大学长江经济带研究院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石慧敏,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逯建、西南财经大学国际商学院教授李雨浓,武汉学院教授、湖北民营企业创新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柯玲等专家学者,对上述问题进行分析。


Part.1 拓展中间品贸易 四川在出口上存在较大增长空间


●稳中间品就是稳贸易的基本盘,就是在稳产业链供应链

●需要高度关注附加值更高、技术含量更高的中间品


按照产品的生产过程或使用原则,商品分为初级产品、中间产品(即中间品)和最终产品,从初级原料生产到消费者要求的最终产品之前所发生的国际贸易,就是“中间品贸易”。


目前,我省中间品贸易存在较大拓展空间。川观智库从成都海关了解到,去年四川进出口中间品总值5965.7亿元人民币,其中,出口中间品总值2785.5亿元人民币,约占四川贸易出口总值的46%,略低于全国,全国平均水平是47.3%。从欧美、日韩等外贸发达地区的发展历程看,在其贸易高速发展时期,中间品在出口中的占比达到65%至75%。也就是说,从出口来看,四川中间品贸易还具有较大拓展空间。


“推动外贸质升量稳”是今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对外贸工作提出的首要任务。那么拓展中间品贸易对四川外贸能起到多大作用?多位受访专家认为:拓展中间品贸易是推动四川外贸质升量稳的关键一环。


就中间品贸易“稳量”,专家们认为可从两个方面理解。一方面,稳中间品就是稳贸易的基本盘。四川的中间品贸易约占整体进出口总值的62%,量大的同时,也是与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合作最紧密的产品。程盈莹指出,四川的中间品贸易正成为国际产业链供应链极为重要的环节。比如,去年四川分别出口碳酸锂、氢氧化锂、锂镍钴锰氧化物分别为19.4亿元、110.9亿元、56.4亿元,分列全国第一、第二、第三位,且锂离子蓄电池、太阳能电池、电动载人汽车等“新三样”产品出口161.8亿元,增长46.7%,成为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亦有研究进一步表明,如果中间品供给发生中断或停滞,会给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造成极为严重的外生冲击,而中间品供给和流通的效率,同样也会影响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水平。值得一提的是,四川也通过大量进口中间品,保障全省各行业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运行。因此,四川稳中间品贸易也就是在稳产业链供应链。


另一方面,拓展中间品贸易可以更进一步促稳。白雪洁表示,当前,外部环境的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上升,这可能会让四川目前的传统贸易合作伙伴发生变化,进而导致传统商品和市场优势转移,使得传统贸易模式所产生的动能下降,从这一点看,中间品能起到稳定市场和巩固地位的作用。逯建认为,四川中间品的种类繁多,加快发展中间品贸易能够拓宽销售渠道,进而开发一些非传统的、有市场的国家,扩大出口目的地。李雨浓、柯玲等受访专家也提到,比起直接做成品来出口,四川的中间品也相对更好“找买家”,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弥补四川制成品品牌效应不强以及部分新兴产业(如光伏等)“受制于人”的问题。白明强调,四川如果想要参加国际产业分工,就一定要在中间品上寻找适合自己的关键环节。


如何理解拓展中间品贸易是“提质”的关键?首先,从贸易结构上看,四川是以加工贸易作为主要贸易方式的省份,但人力成本低的优势逐渐减弱,迫切需要提升产品附加值。数据显示,四川去年以加工贸易方式进出口3996.2亿元,占全省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的41.7%。但程盈莹、柯玲等专家表示,越南、印度等逐渐成为世界加工贸易主要的承接地,现阶段四川人力成本较低的优势也正在减弱,因此需要高度关注附加值更高、技术含量更高的中间品。他们认为,四川的中间品细分种类多、涉及的企业广,也是最能被科技创新赋能,进而提升附加值的。白雪洁举例,比如同样是做传感器,“用于电梯的和用于汽车的,肯定是后者的附加值更高。”因此企业若想提升利润,就需要选择开发技术含量更高的中间品,这也可以增强技术溢出效应、提升出口国内增加值率。其次,出口中间品就意味着接轨国际水平,对制造业的要求自然更高。依据木桶原理,产品最终质量和品质层次,取决于其所有部件中质量最低的部分。在程盈莹、石慧敏等专家看来,这也侧面给四川制造业提出了更高要求,四川要想进一步向知识密集型产业靠拢,就需要有可靠的供给保障,否则就会影响到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性。白明也提到,拓展中间品贸易的背后是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以及制造业水平的提升,四川也是同理。


Part.2  拓展中间品贸易 四川比较优势明显


●具备相对完整的产业链和供应链、良好的国际物流基础、强大的科研队伍

●提升自主研发能力和高水平沟通协作能力,并“盘清家底”


拓展中间品贸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此前提到过做大做强中间品贸易所需的三个条件:一是具备相对完整的产业链和供应链,并且正在全球价值链中从中低端向中高端迈进;二是具备良好的国际物流基础;三是具备强大的科研队伍。


从现实情况来看,四川具备了上述条件。一是四川是我国为数不多拥有全部41个工业大类、31个制造业大类的省份,石慧敏表示,这为出口提供了重要基础。再者近年四川特色优势产业不断壮大,去年“新三样”产品出口增长,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四川正在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迈进。二是四川具备很好物流基础,比如位于西部陆海新通道主通道,成都拥有双国际机场,开行中欧班列等。去年四川通过航空运输的货物额占进出口总额的47.2%,铁路运输同比增长了28.1%。三是四川科技实力雄厚,最新数据显示,去年四川区域创新能力提升2位、居全国第10位。此外,四川还拥有西部唯一的国家实验室,有普通高校137所、科研院所369家,综合创新能力稳居西部首位。


在基础条件之上,四川还拥有明显的比较优势。受访专家均提到了以下例子:一是在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战略的背景下,东部产能正在转向四川,其中就包含了很多涉及中间品的产业;二是自《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生效实施以来,四川与RCEP成员国进出口保持快速增长态势,有研究表明RCEP的实施有利于促进区域内中间产品的贸易和投资活动,推动区域价值链产业链深化发展;三是虽然四川地处内陆,但并不闭塞。李雨浓认为,当前四川省自贸试验区建设、内陆开放高地建设取得显著成绩,向西(欧洲)向南(东南亚)贸易总量增长较快。白雪洁也补充,四川借着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和西部陆海新通道加快建设的东风,在拓展中间品贸易上“反而比东部沿海的一些港口城市更具备交通区位优势”。


当下拓展中间品贸易,对四川的企业和政府分别提出了怎样的新要求?


对企业而言,最主要的是提升自主研发能力和高水平沟通协作能力。对于前者,从数据来看,去年四川的中间品进口3180.2亿元,占中间品贸易的大多数。李雨浓等专家表示,目前四川在一些技术含量高的、关键的中间品上依赖于进口。但随着产业结构升级,生产中间品能力水平持续提升,拓展中间品贸易,特别是出口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的中间品,是四川外贸高质量发展必然要求。在白雪洁看来,中间品技术含量的高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地区的产业竞争力和外贸出口能力,因此,四川的企业需要加大研发力度,实现自身技术与产品的创新和升级,生产更高附加值的中间品产品,从而将此前依赖技术与产品进口的劣势转化成企业的出口优势。对于后者,综合受访专家的观点,拓展中间品贸易与传统的“最终品贸易”“加工品贸易”关键区别在于销售模式不再是单一的TOC(面向消费者),更主要的在于TOB(面向企业),因此需要企业能高水平深度参与跨国生产协作的全过程。数据显示,四川去年有进出口实绩的企业达8250家,其中民营企业就有7328家,占将近九成。这就要求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必须能够从上游产品采购、产品设计创新到生产运输销售等各阶段,与海外供应商、生产商、客户等保持高水平沟通协作。此外,逯建也提到,中小微企业需要有敏锐的嗅觉去开拓新市场,比如深圳一些卖电子元器件的商家就已经嗅到来自中东地区的新商机,并开始大量用中文、英文和阿拉伯文三种语言标注产品,提升了销售量。


对于政府而言,当务之急是做好“盘清家底”的工作。石慧敏表示,只有做好贸易核算、统计工作,才能更好地把握四川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白雪洁也提到,由于中间品分类琐碎,四川应全面深入梳理、掌握当地制造业企业,特别是“专精特新”企业的发展情况及其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所发挥的具体作用,从而为其发展提供更具针对性的指导与支持。此外,李雨浓补充,中间品贸易需要深度参与跨国协作生产,政府更多要做“锦上添花”的服务工作,比如进一步提高中间品贸易的通关效率,做好国际商务人士的沟通、远程旅行的服务工作等。


经济瞭望

中国企业已从“产品出海”进入“品牌出海”阶段


日前,IBM商业价值研究院发布《使命在手,融入全球:中国企业出海新动能》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该《报告》认为,中国企业从以出口为导向的劳动密集型产业,逐步发展为具备国际影响力、价值链不断延伸的全球整合型企业。但是在当下,中国企业也面临着一定的挑战。


一是缺乏对区域市场客户需求的深入研究与本地化产品设计与运营。《报告》认为,过去中国企业出海往往提供标准化的产品,通过当地渠道销售,但现今仅仅依靠标准化的产品已经不再足够。企业需要提升产品全球化研发能力,从而进一步平衡本地化与标准化的策略,根据不同市场的需求和特点作出灵活决策,这意味着企业需要在一些有潜力的品类上进行本地化定制,同时还要保持核心价值观和品牌识别度。


二是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品牌力和消费者体验变得更为重要。《报告》认为,中国企业的出海已经从“产品出海”走到了“品牌出海”阶段,除了传统社交媒体,中国企业还需要挖掘其他的宣传渠道。中国企业可以挖掘智能网络电视(CTV,Connected TV)的价值,全渠道拓展品牌力。CTV指的是通过互联网连接的电视设备,用户可以在电视上观看流媒体内容。在美国,CTV呈现指数级增长,数据显示,预计到2025年,美国的CTV用户数量将达到2.01亿人,76%的美国营销人员也已将CTV纳入必选策略。此外,沉浸式的大屏体验能够提升受众15%—35%的品牌印象。通过加强品牌体验,中国企业可以在国际市场上建立更强的品牌认知度和差异化优势,进一步巩固其出海战略的长期发展。


除了上述两点,《报告》还提到了中国企业出海时,要加强国际市场洞察、建立全球整合运营体系、建立渠道和生态合作伙伴、健全备件保障体系与售后服务体系以及制定长期全球化战略与发展规划等。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