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长春:产业链国际开放合作与公司治理

发布时间:2021-10-19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作者:袁长春


编者按

10月15日,长江产经智库举行双月论坛研讨会,聚焦“后疫情时代全球产业链的‘重新连接’(recouple)”,邀请国际知名智库机构专家对这一主题进行分享,现在将部分嘉宾发言内容整理刊发,本期编发的是世泽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斯坦福大学法学博士袁长春的演讲“产业链国际开放合作与公司治理”。


01

产业链的治理会影响到产业链开放合作的成果


讲到产业链的国际开放与合作,为什么要谈公司治理?因为我们知道产业链的国际合作开放需要有政府的牵头、引导,但是很多工作实际上是要靠企业来做的,这是企业之间的合作,是不同的企业、不同的公司之间相互关联,根据各自的需求“走出去”或者“请进来”,形成了合作关系。中国政府现在是号召企业努力走向国际,与国外的企业形成不同层次的、各方面的合作关系,以“一带一路”为契机,加强国际合作,来构建坚实稳固的内外循环的产业链。


产业链的构建与运作实际上涉及很多方面,这里我今天要讲的一个方面就是与产业链开放合作相关的一个方面,就是公司治理的问题。讲到产业链的合作、开放,因为这是公司之间的合作,公司的治理水平会直接影响到产业链的合作和开放的效果。


02

规范公司治理是国际化的要求


公司治理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一个法律问题,是关于权力的行使、分配、监督和追责的制度。现代社会明显的特征是法治,政府要守法,同时也要求社会的每个成员守法,社会的成员包括公民,同时也包括企业和公司,这也就是所谓的公司公民。因为在社会当中,人总是会犯错误的,有故意的,也有非故意的,对于掌握重权的人来说,他们如果犯错或者犯罪,对社会、对国家的危害是非常大的,所以所谓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就是这个道理。


在一些发达国家,许多大公司他们拥有的经济实力可以说是富可敌国。比如苹果公司,目前的市值是2.37万亿美元,苹果手上的现金储备有2500亿,这就相当于大概165个国家一年的GDP,所以可见公司的实力是非常强大的。Facebook 2021年上半年的广告收入就是540亿美元,超过地球上很多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同时,脸书目前掌握的活跃用户,是世界上两个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和印度的人口总和。


拥有这么大的经济实力和社会影响的公司,他们如果能够造福社会,那当然对大家都是好事。但是如果他们也做恶的话,那么就会对社会造成很大的伤害。比如,美国最近就有学者批评脸书公司,说如果脸书是一个国家的话,那么它应该是世界上最大的专制国家,它是一个反民主的敌对势力,因为脸书的高管们容忍在网上的仇恨宣传,容忍恐怖分子招募和极端种族主义,同时他们还严重地削弱了高质量新闻的影响,它监控操纵和削弱用户,这些学者批评美国的大公司在社会上所产生的一些负面影响。


在中国其实也有这样的问题,正常情况下如果他们能够坚持正确的商业道德、坚守法律,尽到很多社会的责任,那这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但是如果他们做坏事或者说他们对市场做一些负面操纵的话,那么他们的影响也是会非常恶劣的。比如中国最近爆的一家公司,它的负债就是1.97万亿,这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中国的四大直辖市或者北上广深这个四大城市的财政收入的总和放在一起,都填不满它这么大的一个债务之坑,可想这对社会的恶劣影响和冲击是多么巨大。那些已经做大做强的公司,社会对他们就需要有适当的监管机制,来保证他们在谋取自己的利益的同时,能够兼顾到消费者、员工、与它合作的方方面面的利益,要让它来履行它的社会责任,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需要公司治理。


公司治理的概念上世纪90年代开始正式产生。它产生的背景是有这么几个:一个是苏联在进行的市场经济改革,然后还有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还有一个背景就是欧盟它在实现统一的欧盟市场,还有一个因素是美国的“安然事件”的爆发,在这样的全球化的背景下,公司治理的必要性为公众和政府所认识,所以这时开始公司治理的概念产生,并且在全球受到重视。


安然公司是美国一家巨大的能源公司,它曾经拥有2000多名员工,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力和天然气公司之一,在美国连续多年被财富杂志评选为“美国最具创新精神的企业”,在2001年的时候因为财务造假被政府调查处理后破产。这件事情爆发以后,政府和民间对公司治理的呼声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潮,公司治理也由此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安然的崩溃不仅仅是因为做假账财务造假,也不完全是因为高层腐败,它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急功近利、唯利是图,而且除了高管的唯利是图、不择手段以外,有一些中介机构,比如会计师事务所也对他们的造假行为进行包庇和纵容,导致了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安然暴雷以后,美国政府制定了历史上最严格的财务监管法律,也就是著名的《萨班斯-奥克斯利法》,又称为《公众公司会计改革和投资者保护法》。规定,如果公司的CEO、CFO他知道申报的事项是假的、是不真实的情况下,最多可以处罚十年的监禁,还有100万美元的罚款,这个惩罚是很严重的。对于故意做出虚假承诺、虚假报告的,最多可以被判禁20年,并处500万美元的罚款。所以说,真正严格意义上的公司治理是从萨班斯这个法律公布以后开始的。    


03

中国公司治理的薄弱点


中国政府层面对公司治理越来越重视,国资委、发改委、银保监会、证监会都发了很多文件,要求企业加强公司治理。企业也在响应,很多企业也在建立健全自己内部的监管机制,“三会一层”等越来越多的企业在做。但也要看到,现在的治理水平还是存在很多薄弱环节,在很多的公司里面谈不上治理,它只有治人或者是人治。比如说中国的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表面上它的治理体系、治理体制都有,它的党委会、纪委都有,但是赖小民自己就说了,在华融里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纪委书记也是归我管的,那他能有什么权威呢?所以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别人很难监督我的。所以在这样的体系下,监管的体系它实际上是流于形式了,管理体制里的各个部门,董事会也好,监事会也好,它不起作用了。民营企业就更明显了,最近海航的创始人陈峰,他在评论海航的败局的时候他说过一句话,他说认为自己什么都能干、什么都可以干的时候,祸根就埋下了。 


再深一步讲,为什么中国治理水平相对较低。个人认为可以从文化和社会的根源上来做一些探讨,因为中国社会本质上目前来说它还是一个关系主导的社会,同时权力至上、崇拜权力的这种现象也是非常严重。所以大家在经营企业的过程中、在找投资的过程中、在找项目的过程中,有一些时候实际上都是在找关系,如果能找到手握重权的人,那么这就是最大的关系了。因为迷信关系或者崇拜权力,就造成普遍的对规则不够尊重,不遵守规则的这种现象也就很严重,所以说很多公司治理不好,包括像清华紫光、北大方正这样这么多专家教授和一流的管理学院在背后的大公司,最近都是被破产清算了。要看看这些公司他们失败的原因,可能绝大多数还是因为公司治理的失败。反过来讲,如果一个公司能做得好、能做得久,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他们的治理水平比较好,当然这是一个原因,不是唯一的原因。


04

中国公司要通过规范治理参与产业链国际合作


产业链合作主要是通过公司与外界的合作来做成的,中国公司在“走出去”的时候如何提高自己的治理水平、如何和国际治理水平对接,这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了。


在我看来,目前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时候仍有一些误区,首先是什么呢?它还是重关系、不重规则,很多公司在“走出去”的时候还是用国内的思维方式、做事的方法,要找关系、找政府的政要,来通过他们办事情。还有一种误区,他们以为去发展中国家比较容易成功,因为这些国家的门槛比较低、比较容易进入,手续也比较简单,但是进入这些国家其实是有风险的,因为这些国家很多是法治水平比较低、政局不稳定,一旦你的关系不灵,投资就可能会血本无归。还有的一些公司去发达国家,发达国家的治理标准、监管要求比较高,他们就得想办法尽量地来满足监管的要求,比如说财务披露、财务信息的报告等等,这些也提升了公司运营的成本。


那么既然我们企业要“走出去”,要提高治理水平,要合规,在对外进行合作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国外的法律和一些国际法律。比如,很多国家目前有《反贪法》、《反洗钱法》,还有一些贸易限制、投资限制的法律、信息保护的法律等等,这些在我们“走出去”的时候一定是要关注。过去公司的高管他们为了保护自己,常常购买一种保险叫董事责任保险。就是因为公司治理的要求、合规的要求,公司的高管实际上成了一个高危职业了,各种法律的限制,如果你治理水平不高,合规水平不高的话,很容易出问题,所以导致现在公司的董事和高管也要想买保险,而且比以前审查的难度要高很多,同时费用要高很多。确实是这样,因为法治越来越严,公司治理的要求和合规的要求越来越严,所以保险公司承担的风险也越来越高了。


再说“引进来”,在引进外资企业的时候,很多外资企业也犯了中国所谓的“本土病”,是什么呢?也是讲通过关系、通过人脉、通过贿赂等等这些方式来推销产品、来扩展业务。英国路透社最近有一篇文章,说在中国做生意的外国企业必须在贿赂成风的企业文化中小心前行,既不能违反中国的法律,不能违反本国的法律,还要想方设法扫除拓展在华业务的障碍。这个报道当然有它的片面性,因为近年来虽然在中国反腐,商业贿赂显然大幅减少,并且企业行贿的问题不光是中国有,国外也有。前几年报道出来的西门子行贿问题其实也是很严重的,问题只是在于如果因为我们的法治不全、如果我们的处罚不严,可能会导致这种企业行贿的现象严重泛滥,要强化公司治理来抑制这种丑恶的文化。


最后,我想总结一下前面所说的内容:公司治理它是实行法治的需要,是法治的原则在企业层面的落实。没有法治,我们的企业其实很难有良好的经营效果、很难有好的国际合作,公司治理也是中国企业参与国际产业链开放合作所必须的。


袁长春 世泽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  斯坦福大学法学博士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