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越、邓利静:绿地投资视角看产业链“去中国化”现象

发布时间:2021-12-31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作者:吕越、邓利静


吕越,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

邓利静,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博士生


2020年来华绿地投资出现较大幅度总量数据的下降,其中美国对华绿地投资下降幅度较高,且出现了明显的产业转移现象;欧洲来华投资率先不降反升;服务业来华绿地投资出现明显的逆势增长。我们从更高质量引资、加快中国产业链的高水平对外对内开放的角度,提出了一些有针对性的对策建议。


一、用绿地投资数据对产业链“去中国化”现象的研判


(一)来华绿地投资出现较大幅度总量数据的下降


根据fDi Markets数据库提供的全球绿地投资数据测算,2020年来华绿地投资金额为310.36亿美元,比2019年下降约40.71%;来华绿地投项目数为403个,比2019年下降约52.92%。虽然国内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但由于国外疫情加剧蔓延,投资者恐慌情绪进一步上调,国际环境的恶化等一系列因素的作用,2020年来华绿地投资水平较于2019年大幅缩水。这与UNCTAD分析指出的“全球绿地投资趋势普遍下降”的背景保持一致,也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我国FDI总量数据表现良好的背后,的确存在着结构性风险。此外,从投资来源国和地区来看,2020年来华绿地投资金额下降最大的国家分别是美国、德国、韩国、新加坡和加拿大;来华绿地投资项目数下降最多的集中在美国、德国、英国、中国香港和新加坡。


(二)全球绿地投资缩水,并不表明出现全面“去中国化”现象


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第38期全球投资趋势监测,2020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FDI)同比大幅下降42%至8590亿美元。在全球绿地投资萎靡的背景下,来华绿地投资是否存在产业转移问题,无法单单依赖来华绿地投资规模的下降来判断,需要从来华绿地投资占世界绿地投资的比重的变动趋势,来分析是否存在产业转移和投资替代等问题,从而进一步判断全面的“去中国化”现象是否发生。首先,从投资项目数来讲,在3月份国内疫情得到有效防控之后,来华绿地投资项目数占比开始出现反弹,逐步恢复到疫情冲击前水平,在4月份后,该占比虽偶有下降,但基本回归到2019年3%-5%的正常波动区间。其次,从绿地投资金额占比来讲,3月份及之后,来华绿地投资金额占世界比重虽偶有回落,但是总体出现了较好的反弹趋势,3、4月及8月份为来华绿地投资金额占世界比重的峰值时刻,分别达到9.16%、8.62%和9.75%。


(三)美国对华绿地投资下降幅度较高,出现了明显的产业转移现象


2020年美国来华绿地投资下降明显,投资金额为53.79亿美元,相较于2019年同比下降57.45%,来华绿地投资项目数88个,同比下降59.07%。同时,2020年美国全部对外绿地投资降幅相对较慢,投资金额相较于2019年同比下降2.73%,绿地投资项目数同比下降23.41%。对比分析上述两组数据,虽然2020年美国全部对外绿地投资出现了明显的下降,但其中对华绿地投资下降幅度更高,这说明在疫情全球爆发和蔓延的背景之下,美国的在华的产业转移趋势逐步显现。进一步地,我们还发现2020年美国在华绿地投资开始退出消费品行业和能源产业,同时运输设备制造业、运输行业投资金额也出现大幅度下降超20亿美元,损失接近100%。


(四)欧洲来华投资率先不降反升


2020年欧洲全部对外绿地投资金额为2405.97亿美元,比2019年下降31.06%,其中对华绿地投资金额为142.90亿美元,比2019年下降26.90%。说明在欧洲对外全部绿地投资大幅下调的背景下,欧洲对华绿地投资金额实际上并没有出现明显的产业转移倾向。同时,2020年部分欧洲国家绿地投资不降反升,其中上升最大的国家分别是瑞士、法国和英国,分别上升约11亿、9亿和3亿美元,增幅分别为113.56%、66.46%和7.19%。进一步地,我们还发现专业服务、金融服务等服务业部门的投资增长更为明显,2020年欧洲对华专业服务部门的绿地投资金额增长283.14%至12.09亿美元,金融服务部门增长443.32%至39.87亿美元,平均增长速度远超2020年欧洲整体对华绿地投资变动趋势。


(五)服务业来华绿地投资出现明显的逆势增长


从投资的行业分布来看,2020年金融服务、环境技术和专业服务部门同比增加23.97亿美元、19.81亿美元和7.42亿美元(相比之下,其他部门平均减少18.89亿美元);从投资项目的部门分布看,环境技术和物理科学部门的下降相对较小,分别同比下降5、6个项目(其他部门平均减少29.47个项目)。此外,除服务业的向好趋势外,大部分行业表现出了不同程度的下降,从下降规模来看,疫情冲击下运输设备制造业呈现出较为明显的下降趋势,减少约93.62亿美元;信息通信技术(ICT)、运输业和旅游业也是受到疫情冲击相对较为严重的部门,平均减少超25亿美元。


二、中国应对全球产业链重组趋势的对策建议


从绿地投资数据库看,短期内全球产业链全面“去中国化”的现象并不存在。从中国市场的吸引力、规模性以及产业配套优势等方面看,全球产业链全面去中国化也根本不现实。但从中长期看,由于协调产业效率与安全性矛盾的需要,全球产品内分工程度将会有所降低,全球经贸规则也将有所调整,全球产业链重构不可避免。这将对中国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发展造成多重的冲击。为此我们对加快中国产业链的高水平对外对内开放,打通大国经济循环提出如下建议。


一是扩大与欧盟等国家的投资便利化,为破解美国等国家的“去中国化”提供新路径。按照现有的价值链分工模式,美国等国掌握了产业链中的关键环节和“卡脖子”领域,这势必对中国的产业安全和价值链跃升形成较为严峻的掣肘。因此,为了突破美国等国家的“封锁”和“断供”,我们一方面要积极寻求新的替代产业链合作伙伴,在关键领域和关键部件上能够快速找到替代方案,德国等欧盟国家先进的技术为这一问题提供了可能的突破思路;另一方面,伴随《中欧投资协定》的签署,如何尽快落实协定内容,切实带动中欧的投资互动,成为当前最为关键的问题。同时,由于价值链的依存关系,美国发起的贸易摩擦也会间接传导到欧盟的企业,因此我们可以联合欧盟,发起和推动维护产业链的全球公共产品属性的倡议,在未来的国际经贸合作中,要基于利益共享、合作共赢和相互信任的基础,消除非经济因素对产业链稳定性、安全性的干扰,推动形成维护全球产业链稳定安全的国际共识和准则,通过国际协调和合作阻止危害全球产业链安全稳定的不良行为。


二是积极推动扩大服务业开放,提升“制造业+生产性服务业”占比。随着信息技术革命的深化,以智能化、数字化和网络化的服务业引领制造业创新,推动制造业乃至所有产业的转型升级是大势所趋。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金融业、专业服务等服务业在疫情冲击下,表现出了极为优秀的抵御风险和吸引外资的韧性和能力。因此,有必要有序拓宽服务业开放领域,创新服务贸易方式,推动取消或放款服务贸易的限制措施,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积极推广北京等试点经验,逐步放开服务业外资负面清单,加快形成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全面开放。此外,在“十四五”期间,除了继续巩固壮大实体经济根基以外,应提升“制造业占比+生产性服务业占比”,将其作为优化产业结构的指导性指标。


三是开展更广泛深入对外开放新高地建设,避免产业“局部脱钩”风险。通过建设更高水平的双边和区域合作,以突破部分发达国家的产业转移所形成的“局部脱钩”风险,是打造国内国际双循环的关键支撑点。其一,伴随RCEP的达成以及《中欧投资协定》的签署,中国在全球产业链循环受阻大背景下,正在开拓引资合作新局面,继续推动目前已经达成的协议落实是接下来的重中之重。其二,2020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了要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同时,中日韩自贸协定的谈判也正在推进中,这些都将为推动我国与更高水准的环境、高科技以及知识产权标准的对标,和更高质量的引资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和合作机制。其三,通过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探索与沿线国家的双边自贸协定或投资协定,有利于进一步优化引资环境,也有利于减少各国对中国的疑虑,从而帮助吸引优质外资和跨国公司来华,助力破解局部“去中国化”局面。


四是通过国内大循环带动国际循环,培育引资新优势。第一,加快要素市场化改革,破除影响资源顺畅流动的行业、地区层面的体制机制障碍,从而消除国内市场建设的主要梗阻,从而加快搭建强大国内市场,实现对全球要素资源的强大吸引力;第二,通过加强利用外资管理方式的改革,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加强全国各地已经批准实施的自贸试验区改革开放创新,推动海关特殊监管区域与自贸试验区融合发展,并坚决按照竞争法要求,促进内外资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依法保护外资企业合法权益,从根本上改善营商环境,实现“靶向”引资和精准引资。第三,通过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打通产业链供应链中尚存在的诸多“堵点”、“断点”,锻造出我国长板产业的杀手锏技术,提升我国优势产业的国际领先地位,从而形成对那些把产业链当政治武器,对我方企业人为脱钩、断供、制裁的行为主体的强有力反制和威慑能力,并为高质量引资提供配套支持。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