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彪:以构建新发展格局为目标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

发布时间:2021-12-29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作者:刘志彪


编者按


12月27日,南京大学长江产经研究院举行双月论坛研讨会,以“三重压力下改革如何激发市场活力?”为主题,邀请相关领域的专家进行分享,现将部分专家发言内容刊发。本期刊发的是刘志彪教授的发言“以构建新发展格局为目标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


大家知道,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从需求、供给、预期三个方面分析了目前经济运行中的问题。在我看来,这些实际上是新旧发展格局转换当中的问题,新旧格局转换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统一市场建设的进程。

 

一、准确理解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


近年来中央连续出台了很多关于统一市场建设的文件,其中比较重要的三个文件:一个是关于完善要素市场方面的文件,一个是关于高标准市场体系建设的文件,另外一个是最近中央深改委做的关于加快统一市场提高政府监管效能的文件,这些文件出台的重要目的,事实上就是在国内外形势发生重大变化的过程当中,要求中国在经济发展中要更多地利用国内超大规模市场的优势,尽快形成新发展格局,用新发展格局来统领整个中国经济发展。


对于全国统一大市场来说,现在很多人有不同的看法。我经常听到一些人说,现在需要建设统一大市场,可能就是重新用统一的中央计划来主导市场,认为可能是新计划经济的一种恢复。这个看法对全国统一大市场的理解是有歧义的。


统一大市场是指由市场机制来统一协调的一体化、开放化、竞争化、有序化的这种既具有内在特征,同时又具有规模巨大、结构完整、功能强大、机制灵活、环境优化等显著外在特征的大市场。它并不是说可以由统一计划来进行管制的市场体系,而是由市场机制作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机制或者主要机制的这样一种经济体系,在这样的一种协调机制下才能称之为统一大市场,否则就变成统一大计划。


当然,中国要建设的统一大市场有中国特色,这个特色主要是两个方面:


一是在纵向方面。中央管制的力度要比一般市场力度大,主要体现为中央统一实施的产业政策和竞争政策对于资源配置会起到很大的影响。中央主导型产业政策功能主要是要突出国家的战略意图,作为中国赶超战略的一部分来发挥作用,这一条是比较明显的,一般的市场没有这么明显的中央管理的特征。


二是在横向治理方面。就是在中国经济发展中存在着一个比较明显的“行政区经济”的现象问题。“行政区经济”是改革当中形成的。中国赶超的动力从哪里来?地方政府的竞争是一个很重要的选择。考虑到中国的赶超战略是一个比较长的时期,要发挥地方政府的积极性,而不是仅仅发挥一个中央政府的积极性,要“两条腿”走路。所以在中国在建设市场经济的过程中,地方政府的作用角色也比较明显,其竞争动力和功能都要强大于其他国家。但地方政府的作用大,就有一个预算软约束的副作用,它的投资冲动比较严重、投资效益相对差一些。在转型经济体制里面,出现一定的市场分割也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因为政府在参与这个市场活动,要想完全达到统一大市场的目的还是有一定的困难。


统一大市场具有中国特色,并不意味着它是中央统一计划经济,不意味着它是一种新计划经济的恢复。这个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判断。


过去中国依靠全球价值链分工,进口中间品后加工组装成可供出口的最终产品,这种全球化我们取得了巨大的红利,但是现在遇到了西方市场的问题,西方不再愿意为中国增长提供市场;另外,关键投入品的供应链也遇到了卡脖子的障碍。中国作为加工制造平台的生产成本也在上升,竞争优势相对在下降,因此这个发展格局要转换。就是把以国际循环为主的方式,改成循环的大部分过程放在国内市场,以国内市场比较大的优势,来支撑中国的经济成长和消化巨大的生产能力,同时这个需求又能够吸引国外的要素投入,成为世界经济发展增长的发动机。


二、建立健全国内统一大市场的作用


中国超大规模市场是最稀缺的资源,市场资源也是中国未来巨大的优势,必须充分利用和发挥这个优势,不断地巩固和增强这个优势,它是形成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雄厚支撑。从理论上来看,国内统一大市场在构建新发展格局当中主要有四个方面的作用:


第一个方面的作用,是把握未来发展的主动权和战略布局的先手棋。也就是未来的竞争中国的优势在哪里,过去是劳动力成本比较低的优势,这个优势在逐步消失,需要我们寻求新的优势。中国还没有形成技术创新优势的情况下,目前优势又不在低成本上,因此我们现在的优势更大的是在巨大规模的国内统一大市场方面。


第二个方面的作用是畅通经济循环的关键所在。经济循环无论是从生产、分配、流通、消费、投资的过程看,还是从其他形式的循环过程看,市场都是最关键的要素。马克思在《资本论》里面讲的从商品到货币的循环是惊险的一跃,生产价值的实现必须通过市场循环这一关,是价值实现的一个必经环节。


第三个方面的作用是实现高水平自立自强的内在要求。国内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它的本质就是高水平的自立自强,第一方面是市场不再依赖西方国家,第二个方面关键核心环节的技术也要自主开发、自立自强,而不是过度地依赖西方国家,这都要通过统一的市场来实现。大规模的统一市场,为中国的过剩产能提供一个出路,不仅要为中国增长提供支撑,而且要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支撑。第三个方面就是要通过中国的市场需求,能够有效地拉动和促进中国的中间产品的技术进步和技术创新,其中一个关键环节就是来自市场的最终需求端,尤其是我们居民家庭、家庭主妇对于中国生产的产品要挑剔,只有挑剔才能把竞争的信号和要求传递给生产者,这一点是为日本经验所证明的。


第四个方面的作用,健全统一市场的作用是高水平开放的基础。过去的开放只要搞一个开发区,弄点优惠政策,把外资吸引过来,这种开放相对是比较简单的。未来的开放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中国的企业要走出去吸收国外的资源,另外一个方面是我们不仅是要把产品输送出去,我们还要把人才引进来,人才怎么引进来?要有发展的机会!所以我们的市场要形成一个强大的虹吸效应,对国外的人力资本、技术资本、知识资本产生强大的吸引效应,所以你必须要有很强大的市场提供这样一个机会给人才,海外人才有可能来创新创业。所以中国的内需、庞大的国内市场是有利于实现高水平开放的,同时也是支撑我们中国积极走出去的一个关键因素。


三、 国内市场建设不顺利将阻碍新发展格局的形成


当我们以国际循环为主的时候,我们可以利用西方的市场来实现我们的增长,国内市场完善不完善并不是正常循环的必要条件。相反,分割的市场有时候却成为刺激出口的力量。国际贸易研究里面一个非常著名的命题,就是中国国内市场的分割促进了中国企业的出口,为什么呢?因为国内市场不够大,市场分割、市场信用不好,企业在国内销售交易成本高,因而更愿意出口,所以反而导致了出口增加。转向国内循环为主时,如果国内市场仍然是一个以行政干预为主的行政性区域市场,而不是开放的统一市场,那么这种性状的市场就无法支撑国内经济增长,无法消化国内的过剩生产能力,无法吸收全球的先进技术资源,无法利用需求来促进国内中间产品的技术创新,就必然阻碍新发展格局形成。


要素市场在发展格局中形成中的重要地位,我们还可以用一个具体的问题来说明和强调一下。在旧发展格局下,通过出口增加、吸引外资变成国内的外汇增加,外汇增加之后会变成基础货币的投放。大量的国内信用流入到土地和房地产市场。据推算,大约有150万亿人民币沉积在房地产和土地市场。流入房地产和土地市场的资金在推动房价、地价上涨之后,一大部分到了政府手上,即政府通过土地出卖、房地产税费等取得财政收入,并用其搞基建、搞公共投资、搞战略新兴产业投资,这就导致了基建扩张、房地产扩张和新兴产业扩张,带来了整个产业链的扩张,经济出现繁荣,基础设施投资环境优化,然后外资进一步增加、出口进一步增加。整个循环过程,枢纽是什么呢?是土地和房地产市场。土地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的发育和壮大成为这里循环的关键点。


这个市场如果出现了一些堵点,就会导致旧发展格局的恶性循环。旧循环里面有两个动力机制:一个是与出口吸引外资有关的,一个是和房地产土地市场有关的。如果出口增速下降导致外汇收入下降的话,国内货币发行就会减少,由此出现通货紧缩效应。如果不想通货紧缩,就必须以国家信用为背书发行更多人民币。在当前政府债务率高的前提下,人民币币值稳定就受到很大的影响。另外一个就是土地房地产市场,土地房地产市场如果处于低迷状态,又没有另外一个市场来替代它吸收货币的功能,那么就会出现随着土地市场价格下降、房地产价格下降,政府获益减少,再后面就是经济萧条、债务增加,然后使得投资环境恶化,进一步形恶性循环陷阱。


新旧格局转换中的重要一点,就是必须要有一个规模和功能强大的市场能够替代房地产市场的货币吸收功能。房地产市场现在已经不可能再吸收更多货币了,需要再造就一个新的资金池。目前资本市场还没有那么大的规模和功能。今后随着资本市场强国目标的实现,资本市场就可以吸收超发的国家信用,同时给整个实体经济提供创新投资。


四、构建国内统一大市场的政策取向


第一条是要进行市场规模的建设。要把潜在的市场规模大变成现实的市场规模大,我们现在只是潜在的市场规模大,并不是现实的市场规模大,现在总的GDP有100多万亿人民币,但是人均还很小,潜在的市场能力没有发挥出来。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要启动以劳动权利改革为主的配套改革,提高劳动者积极性,改善资本/劳动比率关系,以改善劳动者的权利来提高劳动者的收入,提高劳动者的福利水平和消费水平。总的来说,就是要提高消费占GDP的比例、提高劳动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例,以此来启动内需、启动新发展格局的形成。


第二条是市场结构的建设。市场结构的核心是市场门类发展的均衡,当前最要紧的就是要发展生产要素市场。要根据先易后难的原则来推进要素市场的建设。要素市场建设跟商品市场建设不一样,它的难度比较大,中国目前市场体系里面建设的相对比较落后的都在要素市场方面。


第三条是市场功能的建设。市场功能的建设最重要的就是要纠偏市场改革不足的地方和市场改革过度的地方,让市场机制统一发挥作用,同时让政府要更多的在市场不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发挥更多的作用。


第四条是市场机制的建设。市场机制最重要是竞争机制,讲究公平、公正、公开这“三公”,核心是以竞争政策为基础,以此来引领整个市场机制的体系改革,《竞争法》是所有经济政策里最重要的政策,也是市场经济当中的根本大法,在经济政策体系里相当于宪法的地位,所以必须要树立它的根本性地位。


第五条是市场环境的建设。最重要的是要降低企业的交易成本,大力发展现代生产性服务业,促进制度创新。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