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博、张坤:美国对华新能源汽车产业限制:违背气候承诺的"保护主义"困局

发布时间:2024-06-05来源:中国环境作者:马博、张坤



近年来,中国凭借领先的供应链优势和低成本的市场竞争优势,在新能源汽车产业上高歌猛进,已经在全球市场上占据了主导地位。中国的领先角色引发了美国对本国新能源产业发展和经济安全的担忧和焦虑。在此背景下,美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限制性政策措施来遏制中国新能源车企业在美国市场的发展。


首先,美国在补贴政策上对中国实施歧视性对待。自去年开始,美国相继出台了《两党基础设施法案》、《芯片和科学法案》、《通胀削减法案》等,其中均包含了针对中国制造电动车的差异化补贴条款,大幅削弱了中国新能源车型在美国市场的价格竞争力。


其次,美国加大了对中国新能源汽车的进口限制。除了在补贴政策上歧视中国,美国政府还在原有对华301关税基础上,大幅提高了对从中国进口的电动车、锂电池、光伏电池等新能源产品的关税水平,形成了较大的贸易壁垒。这不仅增加了中国新能源企业在美国市场的运营成本,也阻碍了清洁能源技术在全球范围内的推广应用。


最后,美国政府还频繁以“国家安全威胁”和“产能过剩”等理由,对中国新能源车产业进行污名化。这些言论试图渲染中国新能源车企业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了潜在威胁,直接限制了中国新能源车在美销售和运营的拓展。这显然是将国家安全诉求凌驾于正常的贸易竞争之上的“泛安全化”行径。


这些对华限制性政策与拜登政府在新能源车产业发展和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承诺存在明显矛盾。拜登曾承诺要通过大幅增加联邦投资、制定更严格排放标准等方式,确保美国在新能源技术和电动汽车领域保持全球领先地位。但目前美国政府所采取的对外限制措施却与这一国内承诺的目标背道而驰。同时,拜登政府还承诺要重新引领全球气候治理进程,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美国的贡献。但美国政府针对中国新能源车产业的各种限制客观上阻碍了清洁能源技术在全球范围内的推广应用,这显然与这一国际承诺相悖。


从实际打压和限制的效果来看,美国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和“泛安全化”政策不仅对中国新能源汽车的遏制效果有限,同时还可能“得不偿失”,阻碍美国自身的产业经济发展,拖累绿色能源转型的步伐。一方面,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出口并不依赖美国市场。2023年,中国对美国的电动汽车直接出口额仅为3.68亿美元,美国国内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仍主要由本土品牌主导,中国产汽车的市场渗透率较低。另一方面,汽车是一个高度全球化且产业链较长的行业,中国目前已经几乎独立于美国的技术和原材料,主导着关键矿物和动力电池等关键供应链节点。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行动将更具市场竞争力的中国电动汽车拒之门外,只会增加美国企业和消费者的成本,同时也无法像中国最初引进特斯拉一样对国内产业形成“鲶鱼效应”,不利于本土车企竞争力的提升和本国汽车产业的电气化转型进程,进而拖累全球绿色能源转型的进度。


目前,美国正在投入数以千亿美元的资金发展清洁能源产业,却在实践的过程中逐渐背离其目标。美国的“保护主义”是一种以本国利益为出发点的狭隘做法,其并不利于推进本国汽车产业向清洁化转型,也正在破坏全球自由贸易和公平竞争秩序,阻碍了世界经济绿色转型进程,消解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共同努力。


美国政府之所以采取如此自相矛盾的政策,关键在于其本土新能源汽车产业全面落后于中国,导致其不得不对内诉诸贸易保护主义手段来维护本土产业,对外采用“泛安全化”手段压制具有竞争优势的中国市场。具体来说,这源自于以下几个方面的考虑:


第一,出于保持国内产业竞争力和技术主导地位的需要。随着中国新能源车企业在全球市场崛起,美国政府担心本土产业在技术、成本等方面彻底输给中国,从而开始采取各种手段来限制中国企业,为其本土企业的成长和发展保留市场空间。同时拜登政府也着力于遏制中国在新能源车关键技术和零部件上不断提升的主导地位,维护自身在这一战略性领域的话语权和控制力。


第二,出于拜登政府在大选之下的选举需求。清洁能源产业是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等关键摇摆州选民关心的问题,同时这些“铁锈地带”也是汽车制造业的核心区域。因此,拜登政府试图通过限制中国新能源车的进入,同时对华展现出强硬姿态,来满足本国汽车制造业选民的预期诉求,以获取和巩固这些关键选民的政治支持。


最后,出于护持美国全球霸权的政治目标。拜登政府认为务必要改变自身新能源汽车产业链高度依赖中国的现状,在采取对华“保护主义”和“去风险化”政策的同时在美国盟友体系内推动产业链重构,增强韧性。这也体现了其企图利用关键技术优势维护自身国际影响力和主导地位的战略考虑,是其遏制中国崛起、护持美国霸权的一种手段。


美国政府对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保护主义”政策取向,反映了其在应对气候变化与维护本国产业利益之间的深层次困境和博弈。它既源自本国新能源产业的技术和成本劣势,也体现了美国在新兴技术竞争中的战略野心,以及在选举政治中的短期考虑。这一自相矛盾的政策无疑损害了全球环境治理的共同利益,也阻碍了清洁能源技术在全球范围内的推广应用。面对美国的“保护主义”困局,中国应继续坚持扩大开放,推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为全球绿色低碳转型贡献“中国方案”。


作者马博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张坤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科研助理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