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跃农:美国的事业就是企业——美国企业家精神启示录

发布时间:2022-04-07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作者:吴跃农


按目前发展状态估算,中国经济总量超越美国在2029—2032年间,但应该清醒,即使今后经济总量超过美国,也不意味全面赶超美国,首先两国人均GDP差距巨大,美国是中国的5.8倍;其次在劳动生产率、劳动力分布三产占比、营商环境世界排名、企业500强的高科技性和营收额、人均医疗卫生支出、股市总市值和科研、教育、军费投入等诸多方面,中美差距十分明显,此外,还有并不能量化计算的许多项目,如企业创新能力、高等教育水平、国家军事实力。解读美国强大的一个重要角度,是需要从美国企业家精神入手。


01 不可忽视美国企业巨大创新创富力


美国有一个流行的“1元钱神话”故事,很有启示意义。1802年有三个美国人手里各有1元钱,但他们作出了不同投资决定,一个人害怕风险买了最保险的黄金,一个人买了有风险但风险并不是太大的债券,第三个人买了风险很大的股票。沧海桑田,斗转星移,190年过去,到了1992年后,三份原始票据与实物被发现,三位投资者的后裔成了这些财产的受益者,但受益程度却是天壤之别:


1美元黄金值:13.4美元;1美元债券值:6620美元;1美元股票值:3005000美元。


1美元投资股票,竟然变成300多万美元,这个财富神话是谁创造的?答案十分清楚,是企业家在转动创造财富的风火魔轮。美国企业创造财富和财富增值的轨迹超乎想象力,200多年美国扩张积累的惊世财富,正是美国企业家主导创造的。


美国企业家就是美国社会的特殊财富,是财富之源。美国的发展告诉世人,一个工业化的社会,其经济增长机制一定是以具有创业和创新精神的企业家为核心的,企业家团结引领了科学家、银行家和发明家,创造创新主导财富增长。


惠普、英特尔、苹果、思科、雅虎,这些都是座落于硅谷的美国公司。1999年硅谷销售额达3000亿美元,超过全中国GDP的四分之一,这意味着人口200多万的硅谷创造了相当于中国3亿人创造的财富。硅谷上市公司的总市值在2000年初,即超过1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深沪两市上市公司(1000余家)总市值两倍。截至2021年9月底,美股总市值达48.2万亿美元,遥遥领先全球其他股市;中国大陆股市总市值13.44万亿美元,居位全球第二,但美国是中国的3.5倍多。


企业强一定是因为营商环境好、企业家能力强,企业家率领团队的创新才智得以淋漓发挥。硅谷平均每月诞生30位百万富翁,即平均每天产生一位百万富翁,而且这些人都是白手起家,靠的是大脑风暴和对大脑金矿的开挖。疫情前2016年全球8位千亿富豪,均是美国企业家,2021年全球亿万富豪前10人中有8位是美国企业家,其中风头正劲的马斯克从2020年的第31位飙升至第2位,成为3位千亿美国富豪之一。


02 现在依然需要学习美国企业家精神


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西风东渐、戊戌变法和辛亥革命的中国工业化进程之中,从以“中国留学生之父”容闳到孙中山为代表的一批又一批留美生学习美国的政治文化、科学技术,他们创办教育和企业、推动中美关系发展和登上中国政治舞台。尽管1949年新中国“一边倒”学习苏联“计划经济”政府架构和管理社会,但不可否认,改革开放之后,留学美国潮再起,各级领导干部到访美国是重要阅历,各级组织部安排中青年干部到美国开阔眼界、研习交流成常态化,各科研院所与美国对口合作交流是极为重要的工作业务,克服困难,持续至今,中国曾坦然学习美国的经济制度,许多现代政治理念与制度框架及市场经济理念、金融资本运作、公司管理经验等也都还可以追溯到美国。


当前,美国综合国力的全面性、引领最新科技变革的创新性及凝聚全球人才的机制仍然值得我们学习借鉴参考。尤其是我们“一带一路”倡议主导构建“双循环”新格局新全球化,美国在全球治理、对外传播、跨国投资、货币国际化、海外安全等方面的经验教训,更是值得学习借鉴参考。任正非说,“我们要正视美国的强大,看到差距,坚定地向美国学习,永远不要让反美情绪主导我们的工作。”


03 美国企业家精神启示录


当下,正视美国的强大没有什么可以顾虑的,也不会有什么损害,深刻辨识其值得我们批判借鉴和学习汲纳内容,尤其是正视美国企业家精神和美国将企业家尊为主角、全面廓清企业家突飞猛进创新之道的社会文化价值观,对我们是大可以有启示的——


第一,美国的事业就是企业。


美国总统柯立芝早在1923总结美国精神时说,“美国的事业就是企业”。早在美国建国之初,《宪法》出台之后陆续出台了《专利法》《土地法》《商法》等基础法律,确立了产权保护、鼓励创新、有限公司制等有利于创新创业的法律基础,“1元钱神话”更是说明美国在此基础上建立和普及现代企业制度之先行之稳健;在金融领域,美国建立了稳定的公共财政、债务管理、货币体系,中央银行和证券市场的高效有序,美国金融总体上既稳定有序、又激励金融创新,源源不断地吸引欧洲等其他大洲包括中国的资金流入。


企业为本,体现在国家主导市场软硬件都硬。基础建设及良好运行对企业发展至关重要,美国很早重视国内运输和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不断扩大和深化市场创业基础设施,为企业发展打造好的市场环境。美国是世界最早进行大规模铁路建设的国家,纽约地铁始建于1863年,纽约和芝加哥地铁系统全年无休,24小時营运,目前中国还没有一座城市地铁能够做到。特别是纽约地铁,拥有425座车站,总铺轨长度1355公里,地铁车厢数逾6400个,迄今仍为全球第一。美国没有高铁,但美国铁路货运系统仍然居世界第一,全年运送货物在美国货运中占比近40%,超过任何其他国家。美国在1917年就宣称实现车轮上的国家,也是最早形成海陆空发达立体交通网络的国家,是航空最发达的国家。疫情前世界最繁忙的前50家机场中,中国9座,美国16座。疫情前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国际机场是全球唯一年运载旅客逾一亿人次的机场,光登机门就设了209个,而它位于美国东南内陆,并非一线城市。这背后,是美国较为均衡的客流、物流、经济和城市布局。疫情前美国共有5136座公共机场、14112座私人机场。这一“巨无霸”机场数量,至2022年尚无其他国家能望其项背。美国的硬件基础建设尽管陈旧,但还是过硬的。新基础建设美国也在全力建设布局,1.2万颗卫星星链5G通信已经于2020年运行,无人驾驶汽车、Space X火箭星际运输正全力推进,而人类第五种出行方式“超回路列车”于2013年启动研发,一旦实现商业化,更迅捷、更舒适和更价廉,必碾压高铁。


尽管服务业、金融业比重在美国行业中占比不断上升,但美国精神定义的企业制造业立国并没有改变。尤其值得重视的是,美国企业—社会组织—政府的治理结构,政商关系不会有形无形为体制内外尊卑、主从关系,能够确保企业家、市场主体的社会地位。诚然,美国社会的资本主义属性是寡头政治、政治代表大企业利益及企业家直接参政干政的国家政治生态,但市场主体和政府官员个人并不构成不亲不清寻租关系,美国企业和企业家推动经济发展的地位有较充分政治保障、法律保障及金融支持、基础交通支撑和文化褒扬。


正是“国家事业就是企业”的美国精神或“基本国策”、价值导向,美国企业家通过科技创新和市场自由公平竞争,做大做强做优企业上不封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企业和企业家层出不穷,美国企业家后备队伍更是信心十足,源源不断。与当前我国寻获“体制内”旱涝保收铁饭碗不同,美国青年投身企业是人生首选,硅谷“活着就是为了工作”的生活观、人生观更是得到有志青年热烈追随。


第二,企业家志在改变世界。


国家事业就是企业的美国精神,倡导将企业和企业家尊为社会主角,形成以企业家精神为主导的强国梦和“企业家改变世界”的美国文化价值观。美国企业家受新教伦理影响较大,企业成功获得利润,货币只是成功的标志之一,企业和全体员工对事业的忠诚和责任,才是企业家“顶峰体验”和不竭动力——“企业家以创新改变世界和创造新时代为己任”。


乔布斯说,我讨厌一种人,他们把自己称为“企业家”,实际上真正想做的却是创建一家企业然后把它卖掉或上市,他们就可以变现一走了之。他对百事可乐总裁约翰·斯卡利说:“你是希望一辈子卖糖水呢还是想抓住机会改变世界?”美国企业家经营企业不只是经营全球化战略,更是经营着全人类的战略——这就是企业家“改变世界”的美国企业家精神本质。


1990年全球前五强企业都是美国公司——通用汽车、福特、埃克森美孚、IBM和通用电气,30年后全球前五强依然是美国公司,但都是数字经济企业——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和脸书,美国企业全力以赴对数字云、半导体生产、人工智能、5G或6G网络以及量子计算机安全性控制权的竞争和对全球生产生活方式变革的创新推动。马斯克们的想法是,干事就要“发展到极致,会出现什么问题,那我就提前去解决这个问题”。他们确实客观上不是赚钱,而是星辰大海和严肃认真的人类生存哲学高度——人类作为一个文明要在太空繁衍下去,必须有一个最低的规模比如100万人,于是马斯克创新火箭回收再使用以及成本的数量级降低,这样才可能把100万人源源送到火星。


美国企业家英雄们起初的奇思妙想并没有得到过任何美国官方机构的帮助或政策特惠——没有政策特惠就是释放企业家精神的最好导向和市场的充分公平公正,马斯克们从来走的是不向政府伸手的纯粹商业路线。人类招手打火箭往返宇宙不会是梦,马斯克的火箭制造成本是美国官方同款的十分之一,这就是市场为本,创新者强,强者改变世界。


第三,企业家是新美国英雄。


美国强大的全部奥秘就是企业家创新创造精神和赫赫业绩。“1元钱神话”更是说明企业家与敢冒风险同义。美国企业家冒险创新精神极强烈,美国一直有视企业家为英雄的文化观,美国社会把企业家冠之以“新美国英雄”。比尔·盖茨说,“过去的二十年间,对我来说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冒险过程。对于尚未开拓的领域,绝不可能有一幅可靠的地图。”美国文化对创业失败者格外宽容甚至鼓励,美国3M公司有一个很有价值的口号:“为了发现王子,你必须和无数个青蛙接吻。”“接吻青蛙”常常意味着冒险与失败,但是“如果你不想犯错误,那么什么也别干”。没有甘冒风险和承担风险的魄力,就不可能成为企业家,不少企业家经过不断努力和失败,最后获得成功。


视企业家为英雄与充分尊重个人首创精神是高度一致的。美国文化鼓励个人英雄主义,尊重个人的才情性格和野心。企业家的才智和豪情壮志、企业家的社会价值得到普遍理解、认同和应有尊崇。韦尔奇说“有想法的人就是英雄”,美国文化鼓励美国人追求梦想、鼓励美国人追求梦想竭尽全力成为有价值的人,鼓励美国人创建新的企业和创造财富。马斯克前妻称马斯克是极致的个性、极致的成就,她说,“他们的思维方式不同常人,他们总能以全新的角度看待事物,找到具有洞见的创意。但是,人们常常认为他们是疯子。”这恐怕也就只有美国文化能够容得下“草莽”成为企业家之前的奇想骇世、胆大狂为,宽容他们自由挥洒豪情,完成美国新英雄的一次次壮烈“冲顶”。


视企业家为英雄的文化观更表现在有利于英雄辈出的美国企业制度——以打破原组织的旧有秩序为前提,建构适应于颠覆性创新的企业组织制度,美国硅谷的苹果、谷歌、脸书等企业,职工在同一公司就业的平均时间为5-7年,流动成为常态,员工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业务量安排等方面,拥有足够自由选择空间。


第四,企业引领产学用合一。


马斯克们是科学家与企业家合体,是美国商业与科研的高度合一。科技决定生产,企业引领产学用高度合一。在当今全球10大科技顶尖公司中,美国占8家。美国是半导体技术的诞生地,且始终是半导体研发的领导者,英特尔公司向全世界提供芯片,美国成为全球芯片市场的设计和销售领先者、产能决定者和发包者。微软公司和甲骨文公司占据了软件业的基础市场——从百度、腾讯到中国各级政府部门,现在都使用甲骨文提供的数据库软件和技术。


企业家惊世骇俗的科技创新超出任何人的想象,却在通过企业引领产学用合一变为现实。马斯克开创互联网支付平台Palpay项目,诞生在中国人家喻户晓的支付宝之前。2004年2月,马斯克向特斯拉投资630万美元,成为特斯拉电动汽车的董事长,制造颠覆传统燃油发动机汽车的特斯拉电动车。他还独具慧眼投资SolarCity公司,目前该公司发展为美国光伏业巨头,业务量几乎以年100%的速度在增长,成为全美最大的太阳能屋顶租赁运营商,他创造的星链5G网络则在俄乌冲突中改变人们对战争的认知,创造弹指间以弱克强的全新战争神奇。美国企业和企业家敢于也善于将高新科技转化为企业生产力和市场产品,在新想法、新技术冒尖而大多数人不看好时,美国企业家敢试敢闯敢开发,他们打通了科研与企业生产的任何隔阻,科研就是生产,生产就是科研,这是美国全社会科学技术素质为厚实支撑的,是企业整体科学技术能力的高境界,也是全球人才趋之若鹜的原因,是美国企业家强劲实力和勇夺世界强企第一的奥秘。


对21世纪经济增长至关重要的关键技术——生物、纳米、信息领域,美国均处在领先地位。美国拥有与企业生产结合最紧密的顶尖科学实验室、研发机构,在军工产业,在航空航天产业,在医学新技术产业,在信息科学产业......美国企业都以无可匹敌的实力和压倒性技术优势雄居世界企业之首。


2021年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约为30%,高于美国21.2%的贡献率。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说,美国和中国都是经济和技术力量极强的国家。确实,美国会越来越认识到与中国合作的重要性、必要性。同样,坚持学习借鉴,与美国企业合作共处,是改革开放四十四年证明的我国企业发展的重要成功经验,也是面向未来中国企业凝聚创新和创业精神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选择。


本文数据未注明的均采自新华社


作者系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评审专家、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理事兼统战理论和非公党建课题组副组长、中国商业史学会理事兼苏商史专委会副会长。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