逯建: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

发布时间:2022-04-19来源:光明网作者:逯建


  2001年,中国加入了WTO,由此开启了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二十多年中国的经济发展证明,加入WTO不仅极大地拓宽了中国的海外市场,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中国企业也通过与海外企业竞争,学习到其他国家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中国加入世界经济体系也使得全球产业分工更加深入,更激励的竞争促进了全球企业的效率的进一步提升,从而使得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人民的生活质量都得到了改善。


  然而,与中国对外贸易快速增长相对应的是,中国国内贸易的发展却有些未达预期。中国地域广阔,各地区之间自然气候、经济发展程度、风俗习惯差异较大,使得历史上就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统一大市场。由于中国采用的是中央和省市县等多级政府的管理模式,各地区的管理规定和对同一政策的理解存在很多的不同之处,因此给企业的跨地区发展带来了很多的麻烦。各地政府为加快本地经济建设,逐渐与本地企业形成了比较密切的联系,各种市场资源也会随之向本地企业倾斜,从而形成群众广泛痛恶的“地方保护”。地方保护造成了中国各地市场的事实上的分割,使得中国企业曾大量出现先出口然后再选择内销的现象,即中国的对外开放甚至可能要比对内开放更加容易。


  为此,4月10日公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就为如何破除地方保护、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提出了总体思路。统一大市场需要市场保持高效畅通,需要公平透明的营商环境,以及更低的交易成本以促进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因此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推进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以及要素和资源市场、商品和服务市场高水平统一就成为建设的重中之重,统一的市场的还需要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可以预料,未来还会有专项文件,对文件中提出的总体意见进行逐一落实。笔者认为,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可以重点从以下几点发力。


  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扩大“对内开放”


  与对外开放相比,对内开放仍有很多问题需要面临挑战。国内贸易不同于国际贸易,国际贸易有一套比较成熟的国际规则和惯例,这些规则经过了充分的讨论,基本能够适应不同国家的国情,同时促进贸易参与方经济的增长。正确处理经济发展过程中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发挥政府和市场作用的“双轮驱动”,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运行的特点,也是优势所在。如何在扩大对内开放的同时,保持经济高质量增长,就成为了需要思考的问题。此次《意见》的总体要求就包括要“加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制度规则,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畅通流动”。未来可以根据《意见》要求,通过全面充分地讨论,制订更加公平高效的改革政策,堵住制度漏洞以及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整合全国统一市场,进而广泛带来全国范围内的市场竞争。由此我们说,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可以为企业带来发展大机遇,为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找到新的增长引擎,也将有助于居民的收入和福利都的普遍提高。


  强化市场基础制度,统一竞争规则


  建设统一大市场,应秉持此次《意见》所提出的的“有效市场,有为政府”工作原则,做政府调控的减法,不做干预市场的加法,切实做到“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要尽快强化市场发展的基本制度,想方设法通过精简政府管理激励市场竞争。统一大市场的建设旨在制订市场经济的高水平规则,去除各地阻碍经济发展的显性和隐形地方保护,促进于全国范围内要素和商品流动,提升企业的生产效率。因此,任何去简就繁、机械片面的改革措施都不应是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只有像中国加入WTO那样推进全国各区域间的“对内开放”,才是推进全国市场经济一体化的正确举措。


  遵循先易后难的渐进式改革步骤


  统一大市场的建设最终目标应该是全国市场的最终统一,不过就像中国对外开放一样,建设统一大市场也并不会一蹴而就。有些比较容易实现的改革措施,可以立即规划并在不远的时间内实施,但对于涉及面较广、存在制度漏洞、与现行管理规则存在较大冲突的改革措施,可以听取多方面的意见,待制订出合理改革方案后再行实施。由于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任务较多,涉及统一市场的制度建设、公平的监管、统一的要素资源商品服务市场、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等等,因此渐进式的改革措施能够在总体保持人们的生活生产秩序不变的情况下持续释放改革的红利,在较长的时期内维持经济平稳高质量的发展。


  推进大市场建设还可以对优先改革的行业的事项进行设想。对于那些市场竞争比较充分,已有全国性大型企业充分竞争的行业,推行统一大市场基本可谓是水到渠成。有些行业地域属性较低,对特殊的材料来源依赖度较低,也可以探索先行进行市场统一的探索。而对于近几年才形成的新兴产业,由于市场竞争格局还没有完全成型,也可以考虑积极诱导向全国竞争转换。而对于生态环境这种有强烈外部性的市场行业,则应该尽早进行全国化的市场改革。另外,全国统一的商品质量标准和计量标准、执法标准也是应该及早进行的,这是确保全国市场充分竞争的先决保证。


  切实减少群众办事成本和政府管理的负担


  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改革,如果能做到切实降低群众办事的成本与减小政府管理的负担,那改革将会事半功倍。借助全国范围内统一的大数据、全球定位、区块链等数字辅助管理手段,应该能够实现这一目标。《意见》也提出要“加快数字化建设”,“支持数字化第三方物流交付平台建设”,还强调要“培育一批有全球影响力的数字化平台企业和供应链企业”,并要“加快推动商品市场数字化改造和智能化升级”,可以说,数字辅助手段既可以实现快速便捷、准确高效、长距离分散式的服务管理,在窗口业务申报、跨地区资料保存调取、辅助监管执法等方面具有优势,能够方便公众实务管理的有效降低。数字辅助管理的还有一个重要的优势是能够在全国范围内统一标准,激发各地对统一标准的广泛讨论,实现标准的不断优化更新。


逯建  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研究员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