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明:在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中应展示个性化特色

发布时间:2022-05-03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作者:王志明


王志明  南京理工大学 


2019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主持召开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吹响了各地开展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号角。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是新时代我国文化遗产资源保护和开发的创新举措。体现了以文化发展作为核心战略,对我国文化遗产和优秀文化资源开发、保护、利用、发展方向的定位。方案发布以来,各地积极响应,在国家文化公园上的投资热情持续增加,民众对长城国家文化公园中的历史文化遗产热情高涨并充满向往。但总体而言,游客对国家公园的认知度大多仍停留在风景名胜区的层面,对自然保护地、历史文化遗产及文化体验的认知较为欠缺。各地在长城人文景观商业化、观光方式单一、文化保护设施不完善等诸多方面亟待改进。典型问题在于长城文化资源利用、文化旅游资源开发的趋近雷同、文化创新转化不足,旅游资源配置方式过于单调;产业政策方面欠缺健全的文旅/资本融合机制、产业发展路径单一。在政策支持体系层面,长城文化旅游缺乏历史文化宣传教育、考古研究展示、文化产业、旅游信息的有效链接与整合,文化旅游产业链没有得到延伸。


比如,北京北部山区现有风景名胜区16个,其中景观与长城相关的有8 个,又如,天津天津段长城长度40.28公里,有长城墙体176段,有关隘城堡10 座、敌台85座、烽火台4座,还有长城文化公园的遗迹如火池、烟灶、居住址、水窖、水井等。北京跟长城相关的历史文化村镇14 个、民俗旅游村 165个。目前各地蜂拥而上的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存在过于单调、发展模式趋近雷同。建设长城国家文化公园的大多从防御意义、战略诉求和空间生产等维度来展示。体现出中华文明的古老、悲壮、伟大、壮丽、坚固、自强;维护世界和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些无疑是具有积极意义的。但一些地方长城世界文化遗产走廊几近复制雷同的文化公园景观,没有考虑各地文旅的个性化特色。


其实,我国长城文化遗产资源呈线性分布,跨越了1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404个县域,总长度达2万多千米,这其中长城资源主要分布于内蒙古、河北、山西、甘肃、辽宁、陕西、北京等地,占比分别为18.89%、9.74%、8.79%、6.86%、6.66%、5.38%(国家文物局,2018)。随着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全面启动,作为文化资源富集带、生态屏障保护带、游憩空间生产带的长城,将成为沿线人民的小康线、幸福线。这其中,在立足于尊重文化遗产价值,突出普遍价值及真实性、完整性的前提下,如何以文化遗产保护、生态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为原则,彰显长城沿线的文化资源个性化特色,将现有文物景区、遗产公园等植入个性化元素、区域文化元素,使主题展示区与文物古迹保护合理利用、区域经济发展、城乡建设和民众生活改善有机结合起来,统筹考虑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治理与可持续发展,成为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必须思考和解决的首要问题。


长城沿线地方特色文化是生活在长城文化遗产区域群体的历史、文化和生活,而衍生出具有生命力的表现模式。地方文化的个性化及特色是发展旅游产业的主要文化资源,也是带动长城沿线文化产业经济和凝聚居民共识的主要无形资产。各地应整合原有的地方文物遗产和传统特色,再赋予长城遗产文化意义和价值,转型为独特的、有文化内涵、吸引人的人文旅游产业,为地方经济和长城文化公园注入品质和生机。在后期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中文化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是以消费者所需求的差异消费、知识消费为主,往往以“地区个性化”作为主要策略。独特风格是地区个性化差异载体。适度展现地方特质的差异性,才能发展地方长城独特的区域文化优势及开展文化创意旅游。地方文化资源开发建设中,政府发挥鼓励和激励角色,公共部门发挥聚合作用,鼓励多形式、多渠道的参与。 


在弘扬长城文化公园建设方面,天津某些做法值得借鉴。由于临近京畿重地,是明长城九边重镇,因此这里边墙修建得雄伟高大,关口密集。天津段长城向东与河北省遵化市马兰关明长城相接,向西过黄崖关之后,折向西北,与北京市平谷区的将军关相连。著名的黄崖关关城是蓟州长城的最重要的关隘之一,它位于县城以北30余公里,关城正扼守着两山夹峙、一水中流的狭处,易守难攻。黄崖关不仅地势险要,而且景色极佳,每当夕阳西下,东山壁立的山崖巨石被照得如火如荼,十分好看。天津长城保护和传承利用的重要举措是文化产业协同发展。在推进长城文旅协同方面,天津市积极整合京津冀三地长城旅游的比较优势,突出黄崖关明长城的文化特色,着力提升文旅活动的文化品位。一方面将京津冀三地沿线文化资源进行整合,串线成珠,构建一条持续领略长城文化的景观走廊;另一方面,创新长城文化产品,引导公众体验长城文化,如利用 “黄崖关长城博物馆” “天津黄崖关长城国际马拉松” “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等活动,以及挖掘与天津明长城相关的历史故事、民间艺术、诗词歌赋、民乐戏曲等文化资源,提升天津长城文旅的影响力,共同深化长城历史的文化记忆。可见,地方文化是具有独特吸引力的,是促进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文旅产业发展,实现地方文化个性化发展的特质载体。


国家文化公园沿线区域文旅个性化没有得到彰显的一个原因是从共性到个性未能有效融合。个性化融合重视独特闪光点的延长,文旅资源转化为文旅资产,就要依据市场需求和地区文化特色丰富文化融合产品,发展“参与式体验文化旅行”模式,形成文化创意旅行的产品体系,实现产业链条的延伸。创意旅游主题设计代表地方特色,赋予旅游景区、目的地独特性。以“文化+”体验旅游实现文化要素的市场聚集,避免市场同质化。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可基于区域经济文化特点进行设计,采用多种形式,民俗类的文化旅游体系包括节庆表演、民俗文化体验馆等;生活类文化旅游体系包括以种植、养殖、花草文化体验等形式的农业与旅游融合、生态养生、徒步健身、饮食文化体验;专项类文化旅游体系包括长城民族精神的文旅产品、体育类的文旅产品等。


在文化生态链中,文化行政的新思维是建立新型文化创意社区,整合“人民、历史、地理、景色、特产”要素。“人民”是满足社区居民需求和生活福祉,包括有能力组织社区的领军人、有特殊技艺的人等。“历史”是社区共同历史文化的传承和延续,艺术文体活动开展、各种文化设施和活动,包括传统工艺、古街、有特色的美术馆、博物馆、传统文化和习俗活动等。“地理”是地理环境和自然资源的保持和特色发扬,包括特色的景观、温泉、矿区、植物等生态环境。“景色”是社区公共空间的营造、独特景观的创造,包括森林、古迹、庭院和建筑等自然和人文景观。“特产”是长城沿线的经济活动,包括农林牧渔产业、手工业、饮食文化、休闲观光等。“长城文化+个性化”的跨域融合发展就是以长城本身作为思考的主体,基于地方特色、条件、人才和地方人文旅游发展。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