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柳、张瑜:浙江出口首次反超江苏的结构性原因初探

发布时间:2024-01-25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作者:陈柳、张瑜


2023年江苏实现出口3.37万亿元,较上年下降2.5%;浙江实现出口3.57万亿元,较上年增长3.9%。这是十多年来浙江首次在出口额上超过了江苏,其原因从统计数据可以略见一斑。


一、从出口目的地看,江苏对发达国家的出口集中度更高,浙江对一带一路国家出口具有相对优势。2023年江苏出口排名前五的经济体分别为欧盟(17.2%)、美国(16.7%)、东盟(14.8%)、韩国(6.8%)和日本(6.1%),合计占江苏总出口的61.7%。江苏对这些经济体的出口均有显著下降,降幅分别为7.5%、4.6%、0.1%、4.4%和8.0%。2023年浙江出口排名前五的经济体分别为欧盟(17.2%)、美国(15.7%)、东盟(12.9%)、非洲(8.7%)和印度(4.0%),合计占浙江省总出口的58.5%。浙江对欧盟和美国的出口分别下降4.9%和3.3%,对东盟、非洲和印度的出口分别上升5.3%、18.2%和11.0%。可以看出,一方面,浙江对欧美发达经济体出口体现出较强韧性;另一方面,日韩作为江苏重要经贸伙伴的长期优势转为短期劣势,而浙江多年保持对非洲出口第一大省份的位置,非洲、印度等南方国家过去相对次要的出口市场成为浙江的显著增量。


二、从省内出口分布看,江苏苏中、苏北等部分传统后发地区出口增速可喜,但由于基数较小难抵苏南出口重镇出口下滑。2023年江苏主要出口地区分别为苏州(44.7%)、无锡(13.8%)、南京(9.9%)以及南通(6.8%),合计占江苏总出口的75.2%。2023年苏州、无锡、南京和南通的出口均有显著下降,降幅分别为2.5%、3.9%、11.8%和2.4%。而出口份额相对较低(低于3.0%)的地区其出口则高速增长,淮安、盐城、泰州和宿迁的出口分别上涨了24.0%、12.3%、4.7%和16.3%。浙江前五大出口地级市为宁波(23.3%)、金华(18.7%)、杭州(14.9%)、绍兴(10.6%)和嘉兴(9.4%),合计占浙江总出口的76.8%,2023年这五个地区的出口分别上涨1.2%、11.1%、2.3%、10.9%和3.8%。


三、从出口企业的所有制来看,浙江民营企业的主力军作用充分展现。2023年江苏外商投资企业出口占比为43.4%、民营企业出口占比为49.7%,大致各占半壁江山,其中,外商投资企业出口下降8.7%,民营企业出口增长了6.1%。浙江出口中民营企业出口占比达到了84.8%、外商投资企业出口占比仅为11.0%。2023年民营企业出口增长了6.4%,而外商投资企业同样大幅度下降7.7%。


四、从出口商品分类来看,江苏出口高度依赖电子机械类产品,浙江出口品类的集中度则相对分散,有利于提升韧性。2023年江苏省主要出口产品类型为电子机械(52.9%)、化工产品(11.1%)、纺织服装(9.3%)、贱金属及其制品(7.8%)以及运输设备(6.7%),合计占2023年江苏出口的87.8%。其中,占半壁江山的电子机械出口下降了1.2%,此外,化工产品出口下降15.3%,纺织服装出口下降8.4%,仅有运输设备出口上升了14.1%。2023年浙江省主要出口产品类型为电子机械(27.8%)、纺织服装(16.9%)、化工产品(12.6%)、贱金属及其制品(10.7%)以及杂项制品(10.4%),合计占2023年浙江省总出口的78.3%。其中,电子机械、纺织服装、贱金属及其制品、杂项制品的出口分别上涨5.2%、1.3%、2.8%和4.4%,而化工产品出口则下降7.5%。


五、从贸易方式来看,浙江长期以来在一般贸易上的优势,有利于抵御国际供应链变动的风险。2023年江苏一般贸易出口占比为58.4%,加工贸易出口占比为32.6%,合计占总出口比重的91%。其中,一般贸易出口下降2.9%,加工贸易出口增长1.1%。浙江一般贸易出口占比为78.1%,加工贸易出口占比为5.9%,合计占总出口比重的84%。其中,一般贸易出口上涨3.1%,加工贸易出口下降6.9%。浙江一般贸易比重相对于粤沪苏等东部大省,长期高出20%左右,一般贸易的较高比重和较快增长,体现出浙江在产业链上更强的根植性。


上述只是表象分析,五个方面其实是存在内在联系的。新世纪以来的外向型经济阶段,苏南地区是全国著名的外资高地,良好的基础设施、高效的政府运行、高素质的劳动力吸引外资企业将这里作为世界工厂,来自美欧日韩的外资企业一度成为江苏出口的主力军,也形成了外企民企共生发展的局面。苏南、外资外企、加工贸易、电子机械产品...各种元素相互之间存在密切的逻辑联系,体现的正是外循环阶段中国成功经济模式的典型特征。然而,当全球化和全球供应链波动的趋势下,江苏在出口方面相对于浙江受到更多的压力,这并不令人感到奇怪,转型发展的压力与动力同在。近现代以来,江浙两省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作用举足轻重。实干笃行、大省勇担当,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关键时点,江浙若能在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模式转型中领全国之先,相比于进出口额等经济指标的支撑,将是更为深远的、历史性的贡献。


注:数据来源:南京海关、杭州海关,其中江苏省的数据为2023年1-12月合计;浙江省的数据为2023年1-11月合计。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