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晓杰:让高科技为乡村现代化释放更多土地红利

发布时间:2019-12-24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作者:沈晓杰


当前乡村振兴面临土地指标约束

我国经济要保持可持续的优质高速发展,占国土面积绝大部分的乡村,既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和矛盾突出之地,更是未来发展最大的空间和市场所在。据初步估算,如果我国乡村像城市那样大面积实施现代化,仅农村的住房更新改造、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建设、农村社会保障投入以及乡村新型经济发展等,就会在未来15年内给我国经济发展带来200万亿以上的经济发展和市场空间。平摊到每年约有13万亿的市场容量,估算能对未来十多年我国GDP的年均增长带来5%拉动。而乡村振兴、城乡融合和新型城镇化国家战略和重大决策,更是为我国的乡村现代化发展提供了政策支撑和保障。

但在实施乡村振兴和城乡融合中,我国一些乡村特别是像苏南等经济发达的地区,农村土地资源的稀缺和政策红线,已越来越成为乡村现代化发展和一二三产业融合的瓶颈和制衡。我们在苏南一些地方调研时发现,一些特别有助于城乡融合和乡村振兴的一二三产业融合创新的新型产业项目(如乡村田园康养产业、观光休闲农业和其他服务业等),只要涉及到用地占地问题,不是受土地资源和指标限制难以全面发展推广,就是需要靠“打擦边球”及违规型的变通才有立足之地。在苏北某县调研时得知,为了突破土地资源和政策的制肘,苏南某市不惜投入上百亿元,在土地交易市场上换取该县农民宅基地集中居住整合后多出来的农村建设用地指标。正是由于乡村发展中一地难求,现在土地市场农村建设用地的交易价格已高达每亩50万元上下。

在我国乡村及三农治理中,以“18亿亩耕地红线”的刚性约束,这成了乡村现代化发展各种产业一道难以逾越的门槛。在乡村振兴和城乡融合一体化中,不少有益于乡村现代化的新型产业,最后都是“兵败于”严苛的土地政策和土地资源的制约之中,在经济发达地区这种现象尤其突出。

但是,要全面实施以乡村为重点的“又一场现代化革命”, 根除中国发展最大的“不平衡不充分”矛盾,实现两个100年的伟大目标,如果在最大的空间和舞台的我国乡村,连发展一二三产业融合和新型产业的建设用地都得不到保障,今后十几年要在我国乡村实施现代化所需的200万亿的市场空间,还能有多少立足发展之地?我们在一些发达地区调研就发现,一些非常有利于城乡融合一体化的好的项目,正是由于土地的稀缺和政策的红线,最终胎死腹中。

以产量倍增新型农业突破土地约束的畅想

那么,有没有什么全新的突破性发展,能使我们摆脱以“18亿亩耕地红线”为代表的土地资源和政策红线的制肘和束缚,为乡村现代化的发展提供更加广阔天地的呢?答案是肯定的。这就是以智慧农业和立体化植物工厂为代表的最新现代农业。

今年上半年美国纽约新建了一座占地面积只有650平方米现代化垂直植物农场,它的产量达到同面积上传统农业390倍,且节水95%。在完全封闭的环境中,led灯的照射取代了阳光,生长槽生长液代替了农场泥土。蔬菜从小伢生长成的成熟只需要12天的时间。据介绍,美国现在有多家类似的室内垂直农场项目,预计到2024年,像这样垂直农场的产业规模在美国将达到30亿美元。

其实随着植物工厂新型光源和环境控制等关键技术突破,早在十多年前发达国家的植物工厂发展就迎来了快速增长期。2009年日本政府就拿出500亿日元的预算,补贴和支持植物工厂的发展,松下、富士通、东芝、夏普和一些初创企业也纷纷搞起植物工厂推进室内蔬菜生产。电子巨头纷纷将闲置的工厂改装为高科技温室大棚。据不完全统计,到去年中全球400多座植物工厂中,日本就占了254家植物工厂,无论从数量、面积、还是产量、产值均为全球第一。

以现有几分之一的土地,产出比过去数倍的农产品,把复种指数提高几十倍,这样的智慧立体工厂化农业的出现,对当下备受土地资源制约的经济发达地区农村来说,犹如天助。一直期望在苏南推广立体化高效农业工厂的笔者在苏州调研时发现,类似于美日的立体垂直农业工厂在苏南也已出现。在苏州工业园区就有一家智慧互联网植物工厂,他们的蔬菜瓜果生长在集装箱式植物智慧栽培舱里,一键启动系统就能实现全自动栽培。260平方米的集装箱面积产出的蔬菜瓜果,相当于50亩有机良田的产量,大大提高了蔬菜瓜果的生长质量和效率。它的移动式生产,甚至可把农产品生产和服务延伸到社区和小区里,直接将农产品的产销打通,并根据需要进行定制化生产。通过进一步调研我们还发现,日本松下公司早在2017年初就已在苏州松下工厂生产松下Panasonic品牌的蔬菜,并供应上海苏州无锡的高档超市和送菜到家,当时该厂年产可食用蔬果(主要产出高端绿色蔬菜、净菜、果类和中药材)就已达100吨。另外,松下在大连也建起了规模相当的植物工厂。

据调查,我国的植物工厂研究起步不晚。早在六七年前“十二五”的 863计划中,就把“智能化植物工厂生产技术研究”纳入项目之中。但真正热起来还是这几年。松下三菱等日本跨国企业掀起的植物工厂热,近两年也引燃了我国国内的该行业的蓬勃发展。除了富士康、京东在国内建起规模远超日本同行的上万平方米的植物工厂外,中粮、宝钢也在布局植物工厂园区,飞利浦、三菱等外资也纷纷介入植物工厂的技术研发与产业推广。中科院和三安集团更是投资数十亿,在福建建起占地300亩、总建筑面积达到70万平方米全球最大的植物工厂。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植物工厂每年增加都在30-40家,今年全国的植物工厂已发展到200家以上。日本有关专家预计,中国植物工厂未来有望达到日本植物工厂10倍以上的规模(2500家以上)。按照业内对今年全球植物工厂植物育成产值数百亿美元推算,我国今年植物工厂的农产品产值可达到千亿元人民币左右。据初步了解,江苏目前在南京、苏州、宿迁和洪泽涟水等地,也已建起规模不等的植物工厂。

以产出指标而非土地指标考核实现粮食安全

智慧农业植物工厂带来的“革命性影响”,不仅是现代化农业生产方式的巨变,更带来了对现有土地政策的反思。当现代农业生产方式革命可以带来单位面积的农产品产量和收益数十倍甚至上百倍增长的时候,那么就可能以新的思路保障我国粮食安全,我国以耕地保有量为“安全红线”的土地政策就可能突破。

我国制定“18亿亩耕地红线”政策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保障粮食等农产品的产量及我国的粮食安全。但现在如果能使单产增加数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最新农业大面积推广,就意味着哪怕我国现有的耕地少几千万亩甚至上亿亩,通过单产的增加和种植结构的改变,我国的粮食和农产品的产量,照样可以生产出比原来18亿亩耕地更多的粮食和农产品,照样可以“把饭碗端在自己的手里”。 国际上这方面就有成功的范例。荷兰以不到江苏二分之一的土地面积,通过高科技和工厂化的现代农业生产,一举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的农产品出口大国,22万农民的的农业产出超过了我国2.2亿农民。

苏南这类的发达富庶地区,土地资源的短缺和政策红线已越来越成为城乡发展、尤其是乡村振兴城乡融合的制衡和束缚。这些发达地区在人多地少,土地资源稀缺但比较效益和边际效益高。在面临越来越大的土地压力的同时,地方政府财政和集体经济实力较强。他们既有发展高投入高收益的高科技立体化植物工厂的现代农业的财力和基础,更有在土地和农业生产压力下的现实而迫切需求。这类发达地区,完全可以借助政府和农村集体和各类资本的丰厚财力,以高科技、高投入发展高收益、高产出及高附加值的现代智慧立体工厂化农业。

大规模推广单产多出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全新农业生产方式后,农产品产量暴增势必大幅减少对土地总量的依赖。这就可以用比过去明显减少的土地总量,完成相同的农业生产各项指标。在保证各级粮食和农产品总的产量和产值都不比过去减少甚至有所增加的情况下,就不必拘泥于过去的“土地红线”的束缚,与时俱进、科学适度的进行土地政策的调整。

“18亿亩耕地红线”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保证粮食和农产品的安全,而有了单产数十倍增长的全新农业后,我们在政策设计上完全可以而且也应该把和粮食安全挂钩的耕地面积“紧箍咒”,及时而科学的改为对粮食和农产品产出总量的考核。粮食安全和农产品生产,不仅可以通过耕地来保障,更能够通过现代化农业工厂的生产效率倍增来实现。建议今后对粮食和农产品生产的考核,减少土地面积的权重,主要以产出总量为主。这样,就可以让更多的土地用在“刀刃上”。

而把高科技结余出来农业用地,通过在土地交易市场转租或外包,反过来又可反哺和补贴发达地区建设和推广智慧立体工厂化现代农业的高投入。亩均50万元左右的农村建设用地指标的转让,用土地经营的收益反哺农业现代化和乡村建设,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减少和分担政府在植物工厂等现代农业上的财政投入负担。这同样也把现代农业和乡村新兴产业发展的一盘棋完全走活了。

目前,以植物工厂为代表的智慧立体工厂化现代农业,还面临成本较高、菜品售价较贵和盈利良性运转的问题。随着规模化和新技术的发展,它的高成本和高价格的问题也将得到彻底解决。日本的植物工厂在没有政府补贴的商业化运营下,目前已有30%左右实现真正盈利(另有50%处于收支平衡,20%在亏损)。相关专家认为,对新生事物的发展不必过度担忧。就像50年前没有人认同大棚种植蔬菜,但现在日本80%的西红柿和90%的草莓都在温室内种植。如今,在日本已有植物工厂在生产的蔬菜与普通蔬菜价格相同情况下实现盈利,而且还有成本进一步下降的空间。而我国不仅在土地、人力资本上有较大的优势,更有工业规模化上大幅消减成本的能力和传统。发展以植物工厂为代表的智慧立体工厂化现代农业,既是农业和乡村现代化之必须,更是大有作为的新型朝阳产业,必将为中国的乡村带来前所未有的影响和冲击。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0)